第七百八十三章:暗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

卦。本來安之素都要回婆婆家是的結果半路就看到了全城求婚的於有繞了個道的和夏寧一起來蘇家看看熱鬨。反正的閒著也有閒著。她多看看熱鬨的等她家阿成回家了的她好一一說給他解悶。夏景澤冇說話的隻有靜靜地看著蘇清晨的一臉是八卦相。蘇清晨差點暈過去的你們速度要不要這麼快?不止有夏寧她們看到全城求婚第一時間趕回來了的蘇父蘇母和蘇夜也隨後就趕了回來的蘇清晨逃跑不成反被包了餃子的整個人都不好了。完了完了的唐越的我要被...商業街,一家低碳咖啡廳內。

今天不是週末,有空來喝咖啡的客人不多,兩層的咖啡廳裡三三兩兩的坐著少許客人,算不上很安靜,但在二樓的某個能看清整個一樓的座位裡坐著一個格外安靜的女孩。

那個女孩穿著簡單的衣服,但卻帶著帽子和墨鏡,墨鏡下的眼睛很漂亮,大大的眼睛正在目光炯炯的看著一樓的一個卡座。

在一樓的那個卡座裡坐著一男一女,男女對麵而坐,男人很英俊,不屬於那種柔和的俊朗,帶著濃濃的剛毅,棱角間都透著硬朗的帥氣。

坐在他對麵的女人也很漂亮,化著淡淡的妝,看著比男人要小兩三歲,很溫和的樣子,說話柔聲細語的,若非是個大家閨秀,也是一個小家碧玉。

蘇清晨站在同性的角度都覺得那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她聽不清他們的對話,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她隻是靜靜地看著他們,桌子上的咖啡一口未動。

正看的出神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她漫不經心的拿出手機接通貼在了耳邊,視線依然停留在那對男女身上,或者準確點說是停在俊朗的男人身上。

“小姑奶奶,你的新聞被壓下去了。”電話是經紀人打來的。

蘇清晨的眼珠子終於有了反應,她微微坐直了一點,視線也從男人身上暫時抽離了回來,低聲道:“不是讓你不要管的嗎?”

經紀人鄭歉很冤枉:“你都發話了,我敢管嗎,不是我壓的,我還冇有那麼大的本事能讓全網刪除你的緋聞。”

蘇清晨聞言就懷疑到了自己的哥哥頭上:“我哥?”

“應該是吧,你們家能由著你胡鬨嗎。”鄭歉說道。

蘇清晨二話不說就掛了鄭歉的電話,接著打給了蘇夜:“哥,我的新聞是你讓人壓下去的嗎?”

“我可冇時間管你的事。”蘇夜似是在開會,話筒裡還傳來了其他人的聲音。

蘇清晨疑惑了:“那是誰?”

“阿成。”蘇夜給了她答案。

蘇清晨受寵若驚:“瀾成哥怎麼關心起我來了?”

“他更冇時間關心你,是唐越借了他的人脈。”蘇夜一心二用,一邊接妹妹的電話,一邊還能聽下屬們的開會內容。

“唐越!”蘇清晨咬牙切齒:“瀾成哥為什麼要借他人脈?”

“他的人救了阿成的妻兒,阿成欠他人情,借他人脈不是正常。”蘇夜冇太多時間和她閒聊:“好了,我開會呢。你乖一點,不要總胡鬨。”

蘇夜掛了蘇清晨的電話,蘇清晨捏著手機垂頭鬱悶,她還以為唐越在S市冇辦法像在紐約那樣隻手遮天呢,看來她是低估他了。

哼,那就走著瞧。

本小姐天天給你造緋聞,你就壓去吧,看是你壓的快,還是我緋聞出的快。

“清晨。”

蘇清晨正在心裡打著鬼主意的時候,頭頂就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蘇清晨心裡一慌,手機都差點掉地上去,她忙抬起了頭,果然就看到了江騰那張帥氣俊朗的臉。

他不是在樓下相親嗎?

蘇清晨下意識的偏頭朝樓下看了一眼,那個卡座已經冇人了,服務員正在收拾喝剩的咖啡。

“啊哈哈,阿騰,好巧啊。”蘇清晨迅速的轉過了頭,假裝和江騰是偶遇。

江騰挑挑眉,在她對麵坐下:“我怎麼覺得你是來這裡偷看我的?”

“怎麼可能,我偷看你相親乾嘛。”蘇清晨立刻否認。

“我冇說我來相親的吧。”江騰笑著問道。

蘇清晨:……

好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嘴巴為什麼要這麼快?

算了,反正都被套出來了,蘇清晨也不裝了,她嘿嘿一笑:“我這不是聽江伯母說你今天來相親嗎,我正好閒著冇事,就過來幫你把把關咯。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如果有人一直盯著你看,你會不會發現?”江騰反問。

彆說他特種兵出身了,就算是普通人一直被一道視線盯著也會有所感覺。

蘇清晨被問的臉都紅了,生怕自己那點小心思被髮現,急忙給自己找藉口:“我又冇看你,我在看人家女孩。”

江騰輕笑,問道:“那你覺得怎麼樣?”

“長的挺漂亮的。”蘇清晨客觀的說道。

“還有呢?”江騰又問。

“看著挺知書達理的。”蘇清晨又給了一個客觀的評價。

“還有嗎?”江騰又問。

蘇清晨絞儘腦汁的想了好幾個褒義詞:“蕙質蘭心,秀外慧中,才華橫溢,靜若處子……”

“你是打算把你知道的褒義詞都說一遍嗎?”江騰笑著打斷了她。

誰稀罕誇她啊。

蘇清晨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說什麼呢?”江騰冇聽清。

蘇清晨假笑:“我說江伯母眼光就是好。”

江騰笑而不語。

“問了我這麼多,那你呢,你覺得人家怎麼樣?”蘇清晨趁機問道。

“你說呢?”江騰又把問題踢了回來。

蘇清晨撇撇嘴:“我覺得江伯母都是白費心,你心裡隻有你的白月光,要是相親有用的話,你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江騰隔著桌子伸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不錯,還算瞭解我,那你記得給我媽打個電話,讓她以後彆費心了。”

“為什麼要我打?你回家不能自己跟她說?”蘇清晨指著自己,她招他了嗎。

“你的話比較有用。”江騰說道。

蘇清晨翻他白眼:“我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

“不客氣,誰讓你是她乾閨女,比我這個親兒子都親。”江騰微笑。

蘇清晨忽然就笑不出來了,心裡有點鈍鈍的,就像江騰忽然往她心臟裡塞了一團棉花,難受的要窒息了。

江伯母喜歡她,喜歡到待她如親生女兒,也曾提過認她當乾女兒,可她婉拒了。她那時候還小,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拒絕,明明她也很喜歡江伯母,也很喜歡江騰這個哥哥。

後來她大了之後才找到答案,她想喊江伯母一聲媽媽,卻不想以乾女兒的身份。她喜歡江騰,卻不想當她的妹妹。

她喜歡江騰這件事,除了她自己,冇人知道。

暗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你在心裡喜歡他喜歡的聲嘶力竭他聽不到,你在自己的世界裡喜歡他喜歡的天崩地裂他也看不到。

她孤獨又勇敢的暗戀著他,這麼多年,真想為自己頒發一個最佳暗戀獎。

“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啊。”江騰見她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笑著問道。

蘇清晨搖頭,微微垂眸,掩飾住了自己的悲傷,聲音低低的:“我隻是心疼你,十六年了,你還在找她。”,他自己結婚都冇搞交通管製呢。“騙誰呢,你就是不想幫我。”葉玲瓏早就看透葉瀾成了。葉瀾成也不否認,朝沈子卓努了努嘴“你老公在哪兒呢,彆什麼事都找我。”“誰稀罕你。”葉玲瓏叉腰“不就是弄點特權嘛,冇有我葉玲瓏辦不成的事,你看著吧,交通管製我肯定能要來。”沈子卓揉了揉她的頭“真這麼想要中式婚禮?”“嗯嗯嗯。”葉玲瓏點頭如搗蒜“我看電視裡演的都特彆美,良田千畝,十裡紅妝,我都有啊,我就想要中式婚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