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春宵千金

幾乎是懇求的,似乎已經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林染的身上了。看來,太子是真的很關心墨千寒,可是又為何要向皇上進言奪了他的兵權呢?“太子很關心王爺?”林染知道這不是自己該問的問題,但還是問出口了。都說親兄弟之間沒有隔夜仇,相信太子並不是真的想墨千寒沒有兵權,又或許,這是一種特別的親情。“當然,他是我親弟弟。”太子溫和的目光漸漸地透出一絲堅定,“隻要你能救活五弟,不管什麽要求我都答應你。”林染相信,他說的是...冷逍遙雙目一凜,朝著林染靠近半步,不留情麵地掐住了她的下巴,“你為了那個死去的太子求我?還是為了墨千寒?”

下巴上傳來陣陣痛楚,那隻手好像要把林染的下巴掐碎一樣。

可想而知,冷逍遙的怒火有多大,林染除了被墨千寒捏過下巴之外,還從來沒有人這麽對待過她。

現在冷逍遙的手,就如同雪山的寒冰一樣,觸碰在人的肌膚上,林染有點厭惡地掃了一眼,重重地揮開了他的手。

“為了誰重要嗎?現在南越國所有百姓都知道太子下落不明,你若是把太子送回去,將來南越國將士會給你留一個全屍,否則,你會落一個屍骨無存的結局。”

林染背對著他,一字一句地脫口而出,語氣比這冰天雪地還要更加殘酷,更加冰冷。

這話,很明顯刺激到了冷逍遙,明明內心十分惱火,但是看到林染這副樣子,他就什麽怒氣都沒有了,反而有種得到了什麽有趣的寶貝一樣。

早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冷逍遙就已經對她有了濃重的興趣,隻是礙於兩人之間的身份,足足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現在,他想要的人就近在咫尺,強求一次又何妨?

冷逍遙想著林染在自己身下輾轉承歡的那一刻,不由得笑了出來,心心念念多年的東西,終於有了著落。

他大手一伸,突然間緊緊地攬住了林染的腰身,將她整個人拉到了身前,低下頭,就能聞到她發上的清香。

他有些迷醉地開口,“你的威脅對於我來說,沒什麽用,若是你肯獻身於我,我就能派人親自護送太子的屍骨進京。”

這話一出,周圍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尤其是莫老,幾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跟在冷逍遙身後這麽多年,從來沒有不知道原來冷逍遙也是會為情所困,有心愛女子的人。

從前,他不過是以為冷逍遙對這個女子有一時興趣罷了,沒想到過了這麽多年,今日,還是提出了這麽荒誕的要求!

莫老氣的鬍子都在抖,正要開口說話,霹靂已經比他更快一步開口阻止,“我不同意!王妃,你千萬不可以這麽做,邢王殿下還在等你回京,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不會允許你答應這種條件!”

林染無辜地眨了眨眼,她可從來沒有說過自己要答應,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倒是這些人就幫她做了決定。

她無聲地遞給了霹靂一個放心的眼神,又回頭看向了冷逍遙,輕描淡寫地點頭,二話不說就同意了,“好啊。”

輕飄飄的兩個字,卻讓冷逍遙為之一震,他原本以為林染會很幹脆利落地拒絕,說不定還會讓他丟麵子,沒想到,卻從她的口中聽到了這麽動聽的兩個字。

冷逍遙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或者是林染在計劃什麽陰謀詭計。

他深沉如墨一般的視線落在了林染的臉上,似乎要從她的目光中找到一絲陰謀,可是,除了溫柔的笑容,再也沒有在她的臉上找到任何端倪。

就好像,她是一個真正願意為了太子而獻身的人。

不管是有陰謀的,還是坦然的,既然美人都這麽說了,他哪有不答應的道理,否則未免太顯得懦弱了。

“好,莫老,立刻派人挖出墨千城的屍骨,連夜送回京城。”冷逍遙低低地吩咐下去。

奇怪的是,這一次莫老沒有任何的反抗和拒絕,甚至沒有多問,一下子就派人去了後山挖出太子的屍骨。

其實,早在林染前來這裏之前,冷逍遙的人就已經打算那麽做了。

現在明昭帝病重,奄奄一息,隻是憑著太子在外麵尋找彼岸之星吊著一口氣,驟然看到太子的屍首,朝不保夕,一下子駕崩了都有可能。

這麽好的折磨仇人的方法,冷逍遙又怎麽會不用。

冷逍遙笑了笑,深邃的雙目中泛著一絲曖昧,掃過了林染身上的每一處角落,最後揮手找來了人,吩咐下去,“先帶林姑娘下去,沐浴更衣。”

說完之後,他又悄悄地附耳在林染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朵上,“今晚子時,等我。”

分明是在眾人的視線之下說完的這話,可林染卻被搞得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不過,冷逍遙都能這麽厚顏無恥,林染自然不能落了下風,於是帶著笑意,點頭答應了。

“王妃,你為什麽要答應他?要是讓王爺知道了”霹靂一點都不明白為什麽林染要背叛王爺。

明明王爺已經對她夠好了,甚至不惜豁出性命一次又一次地救她,可她,卻因為這一點小事,把自己送到了冷逍遙的房裏,實在是不能理解。

可就算這樣,霹靂也還是不會相信,林染就是那樣的人,她永遠都不可能成為那樣的人。

“霹靂,你放心吧,我沒事,我們做這一切不就是為了南越國,為了自己心底的信念嗎?你要相信我。”林染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白霜州是雪域之州,天黑的特別快,夜幕很快就降臨了。

自從白天答應了冷逍遙之後,林染就被送進了一個小房間裏麵,而霹靂等人早就已經被抓起來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林染總算是明白這一句話的含義了。

失敗者,永遠就是失敗者。

但是她林染,絕對不可能輕易服輸,就算是在這種危在旦夕的時候,她也要冷靜下來,為了墨千寒,更是為了她自己,還有

“砰”一聲輕輕的響動,房門一下子被人推開了,林染掃了一眼門外,就看見冷逍遙已經摘掉了麵紗,露出了本來的麵露,穿著一件玄色的長袍,負手而立,整個人顯得十分筆直高挑。

林染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現在似乎還不到子時,於是微微一笑,“你來早了,外麵冷,喝杯熱茶吧。”

冷逍遙卻是默不作聲,直接來到了她的麵前坐下,看著她笑了出來,“從前,我總是在想,你這個女人如果溫暖起來,會是什麽樣子,現在我知道了,倒是被嚇了一跳。”

沒想到,他一進門就是敘舊,倒是讓林染稍微減輕了一點防備。

原本林染已經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大不了就同歸於盡,現在看來,冷逍遙還有其他的目的。

她也沒有那麽極端,如果有的談,那她肯定會談,要是談不了,就刀槍底下見真章了。

“怎麽,這才對你噓寒問暖一句,就被嚇成這樣,也不知道接下去的事情要不要做了。”林染魅惑的雙目一直緊盯著冷逍遙,寸步不離他的身上。

冷逍遙同樣也要凝視著她,兩個人都互相不信任。

“這麽說,小染你很期待接下去的事情?”冷逍遙原本嚴肅的話鋒一轉,頓時又變得嚴肅起來,“也是,今天我來這裏是有要緊事辦的”

冷逍遙的手搭在桌子上,緊緊地抓住了林染的手,這算是他們認識這麽多年,距離最近的一次。

在很早之前,冷逍遙就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能讓他抓住林染的手,就再也不會放開了,這一輩子認定了。

可是現在,就算他抓住了林染的手,卻總覺得有點飄渺,彷彿這是一場夢。

如果這是一場夢,那他寧願這場夢永遠都不要醒來。

林染的視線就從來沒有從冷逍遙的臉上離開過,這一下子,就探知到了他內心很多的東西,資訊十分複雜。

她連忙整理了幾個有用的資訊,大約已經明白了。

就在冷逍遙沉浸在回憶裏的時候,林染突然間把手抽了回來,兩個人的目光頓時對上了,刹那間,兩個人都有些恍惚。

很快,林染就鎮定了自己,保持了一副十分平靜的樣子,“謝謝你。”

道謝?

冷逍遙的眼底遍佈寒霜,“謝我什麽?”

“當然是謝謝教主你派人護送太子的屍首回京,這下全國上下的百姓們都可以放心了。”林染輕輕地笑了笑,目光卻帶著一絲的冷意。

“我今天不是來聽你說這些的。”冷逍遙突然間站了起來,攔腰一抱,眨個眼的功夫就把林染給抱到了床上,翻了個身,將她壓在身下。

冷逍遙身材高大,極具壓迫感,不大的房間裏燈光忽明忽暗,他的身影將整個房間的光線都遮擋住了,好像壓的林染有些透不過起來。

在這幽靜的房間裏,冷逍遙肆無忌憚地觀察著她的臉色,直到這一刻,他才十分難得地從她的臉上捕捉到了一絲恐懼的表情,徹底將她偽裝出來的從容淡定給撕開。

冷逍遙就是要讓林染怕,知道什麽叫做恐懼,纔是一個真正的人。

現在的林染,就好像是一塊永遠捂不熱的石頭。

“**一刻值千金,不能浪費這個夜晚。”冷逍遙壓住林染的手,大手一揮,就撕開了她的衣裳,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

林染不知道是已經認命了,還是被嚇的不敢反抗,一下都沒有動彈,任由著冷逍遙撕開了她的衣服。

如果您覺得《神醫棄妃》還不錯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援!

(??:b/42/42329/??)���������¶��y�ܵĺܡ��I���@��Ů��ͻ������Ŀ���������Ȼ��Щ���ܰѿأ�ԓ���ģ��@�N���X�ܲ����������ȥ���ٺ������úõ��fһ�£���һ�ο϶���׌�һ؁�̽���ゃ�ģ���Ů�����ȸ����ˡ�����Ⱦ�b��һĘ�]�µĘ��ӣ��֮������˵��I��ץס��īǧ�����֣�Ȼ�����T����ȥ�����Kδ�l�X��īǧ������΢΢һ��@߀������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