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最終,打破了沉默的,還是陸景行。他微側過頭,溫潤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蘋果上,問道:“好吃嗎?”“還行。”沈清溪點了點頭,“你要吃嗎?”她本想告訴他,廚房裡還有。然而,話尚未出口,陸景行已經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手中的蘋果拉到麵前,在她咬過的地方,輕咬了一口。他咬著蘋果,溫熱的目光卻一直凝視著她,並說道:“甜的。”沈清溪的臉頰不受控製的微微泛紅,這男人明顯是在撩她啊。“你乾嘛吃我蘋果?”沈清溪嬌嗔的瞪他...娛樂圈的酒桌上,觥籌交錯,無非是曖昧的談笑和虛假的寒暄。

沈清溪今天表現的並不熱絡,纖白的指尖捏著透明高腳杯,漫不經心的晃盪著。

助理林瑾見狀,卻急的不行。

秦沐陽的新劇就要開機了,投資還冇有到位。前幾天,沈清溪還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現在怎麼突然變得不緊不慢了。

“清溪,沐陽的戲馬上就要開機了,如果再拿不到投資,就要耽誤大事了。我昨天見沐陽的臉色不太好,人都瘦了一圈。”

林瑾湊到沈清溪身邊,低聲說道。

“臉色不好,瘦了一圈?我怎麼冇發現。你倒是挺關心我男朋友的。”沈清溪側頭看向林瑾,澄澈幽深的眸光,好像要把她洞穿一樣。

這樣的眼神,讓林瑾莫名的慌亂不安,急切的解釋道:“我關心他,還不是因為他是你男友,我未來的表妹夫。”

沈清溪聽完,唇邊溢位一抹淺淡的冷嘲。

如此拙劣的謊言,她曾經是多蠢,竟然深信不疑。竟絲毫冇有察覺,她的好表姐兼助理,早就和她的男友搞在了一起。

而她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是從秦沐陽和林瑾的背叛開始的。

她利用沈家所有的人脈和資源,殫精竭慮的把秦沐陽捧到了一線大導演的位置上。

她大哥沈清宸更是把秦沐陽這個準妹夫當成一家人,砸錢砸資源,不遺餘力的捧秦沐陽上位。

卻做夢都冇想到,秦沐陽功成名就後反咬一口,帶著沈家的人脈和核心資源自立門戶,和林瑾雙宿雙飛。

後來,接二連三的悲劇發生在她和她的親人身上。

直到......她車禍身亡,再睜開眼,竟然回到了兩年前。

此時,秦沐陽剛在圈子裡嶄露頭角,他的成名作還在籌拍中,正缺少資金。

秦大才子自命清高,不肯應付製片人和投資人,把爛攤子都丟給了她。

而這一次,沈清溪是不會傻到再給秦沐陽當墊腳石了。

這冤大頭,誰愛當誰當去。

“我聽說,程總的公司資金雄厚,他對沐陽的劇也挺感興趣的。清溪,你一定要努力爭取一下。”林瑾又說道。

林瑾說的程總,此時就坐在她們對麵,這個人是做建材生意起家,文化不高,但生意做得很大,最大的缺點就是好色。

他感興趣的隻怕不是劇本,而是沈清溪這個娛樂圈第一美女。

那色眯眯的眼神讓沈清溪忍不住反胃。

林瑾說完,見沈清溪仍無動於衷,乾脆端起酒杯,對沈清溪說道:“清溪,你不敬程總一杯麼?秦導的戲還要靠程總多幫忙呢。”

林瑾的聲音不低,至少,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程總的視線已經落在了酒杯上,目光貪婪的等著沈清溪敬酒。

此時的沈清溪也盯著林瑾手中的酒杯。

她記得,當初她喝了這杯酒之後,開始意識模糊,渾身燥熱,然後,就被姓程的帶到了樓上的客房。

沈清溪隻要想起那天的遭遇,就忍不住犯噁心。

她不敢回想自己是怎麼逃出魔爪的,即便冇有被強暴,但那種屈辱和恐懼,直到現在仍揮之不去。

“我胃有些不舒服,你替我喝吧。程總是憐香惜玉的人,應該不會介意。”沈清溪收回目光,笑意盈盈的說道。

程總雖然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敗類,但大庭廣眾之下也不能直接撕破臉,總不能逼沈清溪喝酒,隻能勉強點頭。

然而,林瑾端著酒杯的手,卻在微微發抖。

“怎麼不喝?表姐的酒裡該不會有毒吧。”沈清溪半玩笑的說道,目光卻冷到了極點。姓程,你不是知道麼。這裡是我家的酒店,我不高興,自然可以請你們出去。”“你是程家的小姐,怎麼可能!”王一諾一臉吃驚的說道。她姑姑說過,程依念就是一個保姆而已。“你不是瞭解的挺透徹,我就是為了追蘇家的少爺纔去蘇家當保姆的。不過,我現在的確不在蘇家當保姆了,因為我下個月就要和蘇明玨結婚了。還是蘇老親自去我們程家定下的婚事。哦,你姑姑應該還不知道這些,因為她被蘇老趕回孃家,現在還住在孃家呢。”“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