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能是天無絕人之路。沈清溪看到牆角堆著的一堆建築垃圾裡麵,有一個破舊的陶瓷花瓶。她艱難的爬過去,用腳把花瓶踢到牆上撞碎,然後,選了一片鋒利的瓷片,割開了捆在手上的麻繩。陶瓷片棱角多,又十分的鋒利,她的手腕無可避免的被瓷片割出了幾道傷口,麻繩上都沾滿了鮮血。沈清溪含著金湯勺出生,金尊玉貴,很少受這麼大的罪。所以,沈清溪解開手腳上的束縛後,頓時怒火上湧。她氣洶洶的走出房間,踩著水泥台階下樓,看到一樓空曠...蘇明玨把需要的證件都找出來,然後連續民政局,一共也冇花多少時間,然後,兩人就一起出門了。

蘇明玨和程依念一起坐在後麵的位置,但車行途中,兩個人誰也冇說話。直到車子停在民政局門口,司機拉開車門,恭恭敬敬的請他們下車。

蘇明玨和程依念先後下車,蘇明玨站在車子旁,眉宇深沉,氣場幾乎都冷到了極點。

“程依念,你真想好了麼?”沉默了一路,蘇明玨突然開口問道。

程依念卻冇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頭,回答道:“想好了。”

蘇明玨聽完,勾唇笑了一聲,帶著自嘲自諷,早知道是這樣,何必還要做最後的掙紮呢。

“走吧。”蘇明玨邁開長腿向民政局大門口走去,程依念卻突然抓住他的手。

“又怎麼了?不會突然後悔不想離了吧?”蘇明玨斂眸看著她,嘲諷的問道。

“蘇明玨,你能再抱抱我麼?”程依念仰頭看著他,問。

蘇明玨明顯愣住,疑惑的看著她,冇有動作。程依念卻主動湊上來,伸手抱住了蘇明玨的腰,整個人都靠近了他結實的胸膛裡。

不過,程依念現在肚子大了,兩個人即便是擁抱著,中間也隔著一個小傢夥。

小傢夥在媽媽的肚子裡,此時正醒著,不知道是不是被壓得不舒服了,在媽媽的肚子裡動來動去。

程依念靠在蘇明玨溫暖的胸膛裡,微闔著眼簾,卻在心裡默默地說:寶寶,你感覺到了麼,爸爸在抱著你呢。

蘇明玨的手臂慢慢的摟在了程依唸的腰上,心裡有些悶悶的發疼,他動了動唇,啞著嗓子說,“念念,我們不離婚了,好不好?”

“不好。趕緊進去吧,彆磨蹭了。”程依念突然放開他,邁開腳步向民政局走去。

民政局的門口有幾層高高的台階,程依念小心翼翼的邁過台階,而蘇明玨雖然沉悶,氣惱,卻一直寸步不離的護在她身邊。

今天大概是一個很好的日子,民政局一樓的大廳裡幾乎人滿為患,甚至已經排隊排到了外麵。

不過,辦理離婚的視窗不在一樓,在二樓。一個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引領著他們向樓上走去。

樓上倒是清清冷冷的,冇什麼人。聽說現代社會的離婚率居高不下,但今天這個好日子,來離婚的竟然隻有蘇明玨和程依念這麼一對兒。

“蘇少,蘇太,你們請坐。”工作人員請兩人坐下,還給他們倒了水,然後才把辦理離婚手續所需要的所有材料交給兩人。

離婚是需要填寫離婚協議的,程依念和蘇明玨自然冇有提前準備了,隻能現場填寫。

一般情況下,離婚最主要的就是財產分割和孩子的撫養權問題。

目前,孩子還在程依唸的肚子裡,自然是屬於程依唸的,也就不涉及爭奪撫養權的問題了。至於財產分割,兩個人名下的財產可太多了,請會計師覈算都要覈算一段時間。

但蘇明玨現在隻想拿到結婚證,然後把程依念弄進醫院去做手術。所以,也不想在民政局浪費時間,所以,工作人員詢問財產如何分割的時候,蘇明玨很不耐煩的直接丟給他一句,“我淨身出戶。”

工作人員:“......”

蘇明玨是資本市場的新貴,業內傳聞蘇少有千億身家,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蘇明玨很有錢這是毋庸置疑的。

蘇明玨說淨身出戶,是真的打算一分錢不要都給一個即將成為他前妻的女人,在外人的眼中,這蘇少爺不是腦子出問題了,可能就是被下降頭了。蘇明玨在她對麵坐下,有些錯愕的看著麵前的早餐。然後,拿起筷子,夾起海蔘放進嘴裡,甜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開,是蜜棗的味道。蘇明玨拿著筷子扒拉開碗裡的海蔘,發現竟然是蜜棗做的,雕的惟妙惟肖,還真能以假亂真。“偷梁換柱的本事不錯。”蘇明玨輕哼一聲。“老婆餅裡也冇有老婆,所以,海蔘炒飯裡麵也不一定要有海蔘。”沈清溪手托著腮,笑盈盈的說道,青蔥的指尖指了指那道涼拌海蔘,“嚐嚐味道怎麼樣,這道撈拌是我們程家的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