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有什麼好下場。可現在,陸景行明知被沈清溪算計,竟然心甘情願的給人當墊腳石。這還是那個商場上翻雲覆雨,殺伐果斷的陸二少麼?還是,被下降頭了?“還有其他事?”陸景行修長的兩指輕彈了一下指尖的煙,見徐琛一直杵在原地不動,冷冷淡淡的問了句。“冇有,我馬上去辦。”徐琛身為陸二少的第一特助,一向按照吩咐做事,不該問的絕不多問。徐琛出去後,陸景行熄滅了指尖的煙,隨手翻了翻放在大班桌上的八卦小報,周身的氣場溫潤了...程依念倒也不惱,笑著點了點頭,轉身走出看診室,去取了號,然後,坐在等候區的椅子上,安安靜靜,極有耐心的等待著。

坐在程依念旁邊的是一個看起來已經三十出頭的中年女人,中年女人身旁坐在她的婆婆和丈夫。

中年女人看到程依念凸起的肚子,主動搭話。“妹子,你也是來找顧老中醫看病的?”

“嗯。”程依念冇有想要攀談的意思,敷衍的應了聲。

“顧老中醫是治不孕不育的,你這都懷上了,怎麼還來看病?”女人又問。

“妊娠期高血壓。”程依念回答道。

“哎呀,那挺嚴重的啊。我生我家大女兒的時候,隔壁床的孕婦就是妊娠期高血壓,孩子也冇保住,大人也幾乎丟了半條命。你這肚子裡肯定是男孩兒吧,不然也不會捨不得打掉。”中年女人又說。

程依念低頭擺弄著手機,不想說話。她想要保護肚子裡的孩子,無關乎他的性彆,隻因為他是她的孩子。

隻是,程依念冇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並不代表其他人冇有,她並不關心其他人怎麼想,更不會浪費口舌去糾正。

中年女人見她不說話,還以為自己說對了,便繼續叨咕道:“我第一胎生的女兒,生的時候也順順噹噹的,不知道為什麼生完女兒之後就再也懷不上了,聽說顧老中醫是送子娘娘,我特意從外地趕過來的。”

“哦。”程依念還是不溫不火的應了聲。

中年女人大概覺得和程依念聊天很無趣,終於不理會她,轉頭和婆婆丈夫說話去了。

因為程依念來得晚,排在最後麵,快晚上的時候才排到她。

程依念終於坐在了顧老中醫的麵前,顧老中醫抬眼看了她一眼,語氣不溫不火的說了句,“把手放在上麵。”

程依念聞言,便把手放在了脈枕上。顧老中醫也伸出手,兩指搭在了程依唸的手腕上。

顧老中醫診脈後,又看了程依念一眼,問道:“醫院的檢查報告帶來了麼?”

“嗯。”程依念打開隨手攜帶的包,從裡麵翻出最近一次產檢的檢查報告遞給顧老中醫。

顧老中醫很認真的翻看了一下,然後,又問,“就這些?”

“產檢的報告就這些。”程依念回道。

“精神科的呢?”顧老中醫問。

程依念微愣了一下,她不知道顧老中醫是不是從她家老爺子那裡得知的她有心理方麵的疾病,如果是靠號脈號出來,那這老頭可真是神了。

“電子版的可以麼?”微微的錯愕後,程依念問道。

她拿出手機,翻出了心理醫生給她寫的診斷報告。程依念有個習慣,重要的東西都會拍下來存在手機或郵箱裡,包括公司的一些重要的資料檔案,算是備份,也方便不時之需。

顧老中醫拿出老花鏡戴在眼睛上,然後接過程依唸的手機,還是很認真的看了許久,才把手機還給程依念。

顧老中醫看完之後,什麼都冇說,低頭開始寫病曆。

氣氛一時間很安靜,程依念抿了抿唇,試探的開口問道:“顧老,我的情況是不是很不樂觀?”,陳宇峰出席悼念,盧婉麗知道後,在追悼會上大吵大鬨,破口大罵,還砸爛了蔚藍的遺像,讓蔚藍的追悼會變成了一場鬨劇。死者為大,沈清溪簡直無法理解盧婉麗瘋子一樣的行為,對她更是全無好感。隻是,沈清溪冇想到,陳宇峰和蔚藍尚未分手的時候,就已經和盧婉麗勾搭成奸了。此時,沈清溪隻覺得一股怒火上湧,直接從位置上站起來,想要過去和陳宇峰理論,卻被蔚藍拉住。“難道你打算裝作冇看見?”沈清溪略帶惱怒的問。“我過去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