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做賊的,冇有千年防賊的。即便再小心,也可能有馬失前蹄的時候。”沈清溪繼續說道。“對我這麼冇信心?”沈清宸微挑眉梢,眸子裡流露出幾分冷意,“張玉燕和沈月明這兩個人的段位,還不能把我怎麼樣。”沈清溪:“......”沈清溪忍不住伸手扶額。她很想吼他哥一句:我對你有屁的信心!你是不知道自己上輩子死的多慘!車子在頤和城小區門口停下,沈清溪低頭解開身上的安全帶,正準備下車,突然看到沈清宸的臉色發白,握著方向...顧老中醫聽完,抬眼看了她一眼,還是那副不冷不熱,不溫不火的語氣,“樂不樂觀要等吃幾服藥,看看效果再說。你自己先給自己判了死刑,那還治什麼病。”

程依念被顧老中醫嗆得無話可駁,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

顧老中醫開出了藥方,把單子遞給了護士。“你去幫她抓一下藥,先抓三副。”

護士拿著藥單就出去了。

“顧老,您的藥也是降血壓的麼?我現在吃的降壓藥,還需要繼續吃麼?”程依念詢問道。

“你的藥繼續吃。我開的藥降壓隻是一方麵,主要是治精神病的。”顧老中醫一板一眼的說道。

程依念:“......”

“顧老,我的抑鬱症近段時間都冇有發作。而且,我的妊娠期高血壓是遺傳性疾病,應該和抑鬱症冇有關係。”程依念又說。

“有冇有關係不是你說了算,你既然要當我的病人,就要聽我的。”

顧老中醫寫完了病例,合起病曆本,繼續說道:“你認為什麼是抑鬱症發作?歇斯底裡,尋死膩活纔是發病麼?臨床上出現過很多產後抑鬱的病例,病人前一刻還笑著和家裡人說話,下一刻就跳樓自儘了。所以心理疾病是最難診斷和治療的一種疾病。

女人在妊娠期的時候,各種激素水平都會出現變化,從而影響到情緒。大部分人都能自我調節,加上家人的照顧和關愛,基本都不會出現問題。但也有一部分孕婦,情緒和心情的自我調節能力差,或者是情感上收到了嚴重的打擊和刺激,就很容易患上產前或產後抑鬱症。這在臨床上十分常見。

而你覺得你現在能很好的控製住自己的情緒,隻能說明你的控製力很強,但你控製住了情緒,並不代表控製住了病情。心裡疾病是一種很特殊的疾病,你冇有認知到自己病情的情況,可能比你知道自己心裡有問題的情況更嚴重。

而人的血壓是最容易送情緒影響的,人在緊張、焦慮、憤怒或激動的時候,血壓都會升高。因為你本身的心理問題,可能會讓你長期處於緊張和焦慮的狀態,所以,即便用了最好的降壓藥,血壓還是很難控製。

當然,我開的中藥也隻是輔助治療,心裡疾病的治療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

“您的意思,我現在需要一個心理醫生麼?”程依念說,漂亮的秀眉微蹙,略有些為難,“我現在可能不太方便。”

她如果去醫院去掛心理科,估計前腳走進醫院,後腳蘇明玨就能追過來。

“哪裡不便?程家破產了?還是蘇家的那位下馬了?”顧老醫生問。

程依念:“......”這老爺子嘴巴也夠毒的。

程依念不想解釋太多,隻能避重就輕的回了句,“我暫時不想讓彆人知道我在這裡。”

顧老中醫雖然脾氣怪,嘴巴毒,卻顯然不八卦。他對此並冇有詢問,而是扭頭看向坐在另一張桌子上的老醫生。

“老趙,給她檢查一下胎心。”

程依念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趙老醫生那邊,在床上躺下來。趙醫生先是拿聽診器聽,然後,又給胎兒做了心電圖。

恰好,肚子裡的小傢夥此時醒著,還用力的動了動,好像在刷存在感一樣。

“胎兒一切正常。”趙醫生檢查完,對顧老中醫說道。

顧老中醫點了點頭,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他看過程依唸的彩超報告,孩子的各項生長指標都冇有問題。

有些妊娠期高血壓的孕產婦,肚子裡的胎兒也會發育不健全。程依唸的孩子一切健康,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顧老爺子給程依念看診結束後,也冇有其他的病人了,就把病例收拾了一下,準備結束今天的工作。

“你家老爺子說,你暫時冇有住的地方?”顧老爺子看向程依念,又說道。

程大小姐名下房產無數,自然不會冇有地方住,隻是暫時不方便露麵而已。

“嗯,還要麻煩您一段時間。”程依念很謙遜的應道。在家裡,無所事事就容易胡思亂想,對胎教也冇有好處。我這次要演的是都市劇,戲份不多,也冇有任何的衝突劇情,很輕鬆,不會累到。我進組的時候帶兩個助理,保證不落單,不會出任何意外。”沈清溪一口氣說了許多,說完之後,微仰著頭,眼巴巴的看著陸景行。陸景行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神色間頗為無奈。她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他根本說不出反對的話。沈清溪知道他的態度鬆動了,乖乖的靠進他懷裡,委屈巴巴的說:“陸景行,除了當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