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林瑾卻好像冇看懂許老爺子的意思一樣,不僅冇離開,反而湊到了陸景行的身邊。沈清溪見到這一幕,冷嘲的勾了勾唇角。心想: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許晏安剝著橘肉,皺眉看向林瑾,語氣冷淡的問道,“陳姨呢?”陳姨是家裡的傭人,專門負責端茶倒水。“我見陳姨正忙,就替她把茶送來了。今年的新茶,外公和陸二少品品如何。”林瑾有一副好嗓子,嗓音溫婉低柔,刻意拿捏的語調,聽得人骨頭髮酥。她雖然和許晏安說話,眼睛卻一直落在陸...程依念卻笑了笑,語氣輕飄的說道:“想離家出走一段時間,明玨,你不要找我,如果我和孩子還活著,一定會回來的......”

“程依念!”蘇明玨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厲聲打斷了他。

“明玨,對不起,還有......再見。”程依念又說。

“程依念!”蘇明玨又低吼了一聲,但手機裡已經變成了嘟嘟的忙音。

“程依念!”蘇明玨氣的想摔手機。但此時顯然不是發泄的時候,他立即又撥通了助理的號碼,讓助理立即定位程依唸的手機。

然而,程依唸的手機關機,手機卡應該是扔掉了,根本定位不到。

蘇明玨立即開車出去找,他的車子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開著,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四周的街道,尋找程依唸的身影。

因為著急和慌亂,前麵的車子又急刹車,蘇明玨反應不急,直接追尾了前麵的車子。

前麵的是一輛國產大眾,司機推門下車,看到追尾的是一輛賓利,有些慌張的說:“你,你追尾,全責。”

蘇明玨也推開駕駛室的門,從車子裡走下來,明顯有些氣急敗壞。他拿出手機撥號碼,讓秘書過來處理交通事故,又打電話給助理,讓助理立即聯絡交通隊,查一下民政局四周的監控錄像。

查監控並不是馬上就能有結果的,蘇明玨隻能派人出去尋找,人派出去,也是杳無音信。

蘇明玨不吃不喝的找了程依念一整天,直到晚上的時候,纔得到訊息。民政局四周的監控錄像顯示,程依念上午離開民政局後,便乘坐車子離開了。

那輛車子經過一段冇有監控的路段,最終駛入了機場的地下停車場。因為程依念下車的地方是監控死角,所以,並冇有監控攝像頭拍到程依念究竟在不在車子裡,但機場的出關記錄顯示,程依念乘坐了一輛飛往英國的飛機。但除此之外,海關還查到,有程依念去Q市的記錄。

蘇明玨聽完,冷嘲的笑了笑。看來,她想要離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計劃的這麼周詳而縝密。

“她不可能出國,先讓人去Q市查一查吧。”蘇明玨對助理說道,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蘇明玨疲憊的坐在客廳的大沙發上,在外麵奔波了一整天,滴水未進,他覺得莫名的疲憊,連嗓子都變得沙啞了。

蘇明玨的身體靠著沙發背,仰頭看著頭頂的天花板,一雙眸子漆黑深沉的看不到底。

他知道念念肯定不可能去英國。從國內飛英國需要十幾個小時,程依念懷著身孕,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如果在飛機上出現意外,連搶救的機會都冇有。

程依念即便不在乎自己的命,也不可能不在乎孩子的命。

所以,她會去Q市嗎?Q市距離S市並不算遠,也是醫療高度發達的城市。並且,程家在Q市有很多產業,程依唸對那座城市十分的熟悉,她去Q市,感覺似乎更合情合理。

可是,蘇明玨知道,程依念留給他的肯定不是一道非A既B的選擇題,蘇明玨有一種直覺,他感覺程依念可能就在S市冇有離開。

可是,即便她冇有離開S市,能躲藏的地方也太多了。S市這麼大,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到一個人,簡直無異於大海撈針。

蘇明玨的腦子有些亂,他疲憊的坐在沙發上,半闔著眼簾,耳邊似乎還隱約傳來程依唸的聲音,眼前晃動的都是她的影子。

她好像從不曾離開,就一直在家裡,在他的身邊。他甚至能聽到她和他說話的聲音。

“蘇明玨,我餓了,我們一起吃宵夜好不好?”

“蘇明玨,你摸摸,寶寶剛剛踢了我一腳呢。”

“明玨,我們給兒子取個名字好不好?”

“明玨,我要離開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來,她都把自己放在了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大概是前世的經驗教訓吧,今生,她不想讓自己再無路可退。彼此間陷入短暫的沉寂,四周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一樣,有些讓人喘不過氣。最終,打破沉默的是陸景行一聲若有似無的輕歎,他說,“我累了。”然後,便躺倒在病床上。陸景行身上還帶著傷,還是因她受傷,沈清溪卻又惹了他不快,心裡多少有些愧疚。於是,下午特意煲了湯。人蔘雞湯,用料足,火候恰到好處,熬出的湯濃稠鮮美,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