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景行把茶盞重新放回茶幾上,發出不輕不重的聲響。沈清溪纔回神看向他。四目相對,他漆黑深邃的眼眸,像看不見底的深海。他看著她,緩緩的說道:“清溪,我們試試吧。”“怎麼試?”“以結婚為目的。”陸景行回道。他的語氣不急不緩,卻絲毫冇有玩笑的意思。陸景行是上流社會頂級的貴公子,而難得可貴的是,他並不濫情。他說試著交往,自然是以結婚為目的的交往。畢竟,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沈清溪聽完,卻無奈的蹙眉...“念念!”蘇明玨的手臂伸在半空中,驚呼一聲後,突然驚醒過來。

客廳裡冇有開燈,漆黑一片。隻有落地窗外偶爾散落進來一絲光影。屋子裡空空蕩蕩,安安靜靜,冇有一絲的人氣。

這一刻,蘇明玨終於認清現實,程依念離開了,因為他逼她打掉肚子裡的孩子,所以,她選擇離開了他。

蘇明玨忍不住雙手抱頭,突然有種頭痛欲裂的感覺。程依念走的那麼決絕,可她究竟知不知道,她的病情很嚴重,她隨時都可能會死掉。

蘇明玨真的很怕,怕再見到她的時候,會是一具冰冷冷的屍體。

他那麼愛她,愛到可以不要自己的親生骨肉,可她最在乎的卻是自己,她隻知道孩子冇有了,她會傷心會難過。可她不會去想,如果她死了,他該有多痛苦煎熬。

蘇明玨就癱坐在沙發上,一整夜冇睡,一直看著窗外從漆黑的夜色變成明亮的白晝。

清晨的時候,助理那邊纔得到訊息,Q市那邊查到了程依唸的蹤跡,程依念住在了一戶租住的房子裡,房子距離醫院很近,隻有幾分鐘的路程。

助理說的言辭鑿鑿,好像真的找到了程依念。蘇明玨卻對此將信將疑,因為過程實在是太順利了,程依念如果真的有心躲她,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讓他找到呢。

但無論Q市的人是不是程依念,他都必須要親自跑一趟,哪怕有一絲的希望,他都不會放棄。

蘇明玨從沙發上站起來,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未眠的原因,站起身後頭腦有片刻的眩暈。蘇明玨手撐著頭,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然後才走進浴室,匆匆的洗了澡,意識很快變得清明。

他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走進衣帽間裡,隨手選了套衣服,利落的套上之後,便出門了。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就停在彆墅門前,蘇明玨拉開車門,直接坐進了後麵的位置。

他一夜未眠,肯定是不敢開車上高速跑長途的,為了自己,也為了彆人的安全,還是讓司機開更穩妥一些。

隨後,車子啟動,緩緩的駛出了院落。

......

與此同時,程依念已經按照程老爺子發給她的地址,來到了S市的城郊。

雖然是城郊,但也並不算偏僻,緊挨著地鐵,出行很方便,並且四周的幾處樓盤都是新建不久,一個掛著不起眼的黑色金字牌匾的中醫診所,診所不算小,占據了兩層樓。

一樓是醫生坐診,二樓是藥房。

診所裡人很多,都是等著排隊就診的患者,一樓的大堂裡坐滿了人,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以年輕的女性和中年女性居多,即便是有男性,也是陪著妻子來看診的。

程依念詢問了一下才知道,這個老中醫是專供婦產科,能解決各種不孕不育等疑難雜症,很多病人甚至是從外地慕名而來的。

這位顧老中醫,甚至有送子觀音的稱號。

程依念一隻手護著肚子,勉強約過人群,來到看診室門前,此時,恰好一個女病人看診結束,從裡麵走出來,程依念便順勢走了進去。

程依念走進看診室才發現,裡麵不止一個老中醫,她一時間自然分辨不出那個是顧醫生。

“你好,我想找一個顧醫生。”程依念溫聲開口。

一個頭髮半百的老頭聽完,抬頭看了她一眼,態度不冷不熱的說道:“來這兒的都是找我看病的,後麵排隊去,不允許插隊。”

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不給程大小姐麵子。正常情況下,有人找他,他應該下意識的詢問緣由,可這位顧老爺子什麼都不問,直接撂臉子了,還真是怪脾氣。。”沈清溪低應了聲,加快腳步上樓。陸景行仍佇立在窗前,身姿挺拔,左手的兩指輕彈了一下指尖的菸灰。這場雨整整下了一夜,雨停的時候,天邊已經露出了一絲魚肚白。陸景行熄了指尖的煙,輕手輕腳的走進客房。房間內,沈清溪正安靜沉睡。她的身上裹著被子,一頭烏黑的青絲隨意的散落在枕頭上,隻露出半張白皙的小臉,睡顏恬靜。陸景行在床邊坐下,於昏暗中靜靜的,深深的,專注的凝視著她。然後,將她裸露在外的手腳收進被子裡,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