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國

般況下都是蘇彌在說,江慕晚在聽。可是今天這頓確實讓大開了眼界。“晚晚,你這廚藝新東方學的嗎?也太好吃了吧。”江慕晚裏含著一口湯,差點就噴了,但還是一本正經的向解釋。“主要是平時沒什麽消遣,下班後除了跟你聊天,其他時間都搗鼓各種網課,廚藝也是網上學的。”“啊…網課?每天公司和家裏兩點一線嗎?這也太慘了吧。”江慕晚了兩口飯,沒有再說話。直到兩人吃飽喝足,窩在沙發上,才慢慢向蘇彌吐了回國的真相。“什麽狗...江慕晚回國了。

因為一張江欣然以發錯為由而撤回的床照。

江欣然的目的,非常明確。

不然也不會非得等到一分五十九秒才撤回。

縱然他們之間最親的行為隻是挽手,但江慕晚確認,那個男人就是陸亦鳴,的未婚夫。

一起長大無疑是最浪漫的。

他們互相瞭解,悉對方的所有,甚至連糗事也都瞭如指掌。

就比如,年時,陸亦鳴因為打架,在手臂上留下的一道弧形小刀疤。

那疤痕恰巧與床照上的吻合。

說來也是可笑。

他們的婚約,是在還未出生時由家族定下的。

幾乎所有人都說,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江家人從小就把當作陸家人培養,對他們而言,這樣的聯姻利多於弊。

畢竟能與南城豪門之一的陸家攀親,恐怕連做夢都會笑醒吧。

兩人一起念書,一起長大,從相識到相知,皆是安排。

江家為了更好地培養江慕晚,讓日後能幫助陸亦鳴,特將送往M國留學。

不僅如此,還在陸家的允許下,進了陸家在M國的子公司。

一直勤勤懇懇,未有一懈怠。

六年了,自從母親去世,就再也沒回過那個家。

要不是還在陸家的子公司和陸亦鳴偶爾禮貌的問候,甚至忘了自己還有一個未婚夫。

這一切原本應該順水推舟,按計劃,等陸亦鳴接手了陸氏,他們就完婚。

若不是因為這張床照。

江慕晚的一生也許早就預見了未來。

──

南城的六月,跟離開那年一樣。

剛出了接機口,江慕晚就被眼前巨大的牌子給震住了。

看著上麵那大大的“晚”,扶了扶額,有些不太想相認。

“誒…誒,那邊的請看過來。”

好不容易看到一個與視訊裏有些相似的影,蘇彌舉著牌子,一路跟隨。

當記者果然是比較社牛的。

江慕晚把引到一旁,這才放心的回過頭。

“彌彌?”

微微曲了曲子,那黑的鴨舌帽被得極低,將盤起的長發和半張臉都遮住了,巨大的墨鏡下隻看得見微抿的紅。

蘇彌眼帶驚喜,“是我,是我。你是晚晚?”

江慕晚無奈的摘下墨鏡,了的頭。

“沒錯,是我。想不到這麽多年過去了,我的彌彌還是那麽可。”

蘇彌的小圓臉上瞬間出了一抹紅。

承認,江慕晚是白貌本,不僅貌,材還好到。就那雙大長,都快到腰上了,在麵前,自己就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憨憨的笑了笑,挽著江慕晚的手臂一起來到停車場,兩人合力把行李扔到後尾箱。

“對了,晚晚,紫金苑的房子確實不好找。不如你先到我那先住下吧,反正我也住在紫金苑,隻不過我倆合住,你不介意吧…”

“蘇彌,開什麽玩笑,我倆誰跟誰啊,平時聊得了?還怕我介意?信不信我揍你。”江慕晚假裝掄起拳頭嚇了嚇蘇彌。

“嗚嗚嗚…我好怕哦。行,那就這麽決定了,你還別說,我一個人住那,夜裏實在是空虛寂寞啊…”蘇彌抱著胳膊獨自上演著一場淒涼大戲。

“那從今天起,就讓姐姐我來填補你的寂寞吧。”

坐上副駕駛,江慕晚勾起蘇彌的下配合著的演出。

“誒,打住,我要開車啦,你安分點。”

江慕晚吐了吐舌頭,係好安全帶,端坐在位置上,思緒隨著車的搖晃慢慢飄散開來。

這次是回國,江家那邊是肯定不能回去的。

至於為什麽一定要找紫金苑的房子,那是因為在這座樓盤裏,有一陸家為他們這對準夫妻購置的私宅,而,是有鑰匙的。

陸亦鳴雖是陸家大,但是老爺子還未放權,平日裏聽說花銷還大方的,另購房產是絕不可能,住酒店目標又太大了。

所以唯一可以跟江欣然約炮的地方,那就唯有紫金苑了。

興極了,甚至迫切的想賭上一把。

就賭這對狗男的歡之地。

兩人回到紫金苑,為了謝蘇彌,江慕晚直接攬下了做飯的工作,輕巧地做出三菜一湯。

蘇彌原本想著江大小姐做的飯,能口就行,並未抱特別大的希。

畢竟兩人這麽多年都是通過網聊流,而且一般況下都是蘇彌在說,江慕晚在聽。

可是今天這頓確實讓大開了眼界。

“晚晚,你這廚藝新東方學的嗎?也太好吃了吧。”

江慕晚裏含著一口湯,差點就噴了,但還是一本正經的向解釋。

“主要是平時沒什麽消遣,下班後除了跟你聊天,其他時間都搗鼓各種網課,廚藝也是網上學的。”

“啊…網課?每天公司和家裏兩點一線嗎?這也太慘了吧。”

江慕晚了兩口飯,沒有再說話。

直到兩人吃飽喝足,窩在沙發上,才慢慢向蘇彌吐了回國的真相。

“什麽狗玩意?陸亦鳴這孫子,我去他麽的,你說小時候怎麽就沒看出他還有渣男的潛質呢,這種狗男人本就不配跟我的晚晚一起。”

蘇彌從沙發上一躍而起,然後在角落裏拿出晾桿,一副姐們兒要戰鬥的架勢。

江慕晚低頭一笑,朝擺了擺手,“你呀,先別擔心,我自有計劃。”

蘇彌撓了撓頭,重新回到沙發上,“什麽計劃?”

“你聽我說…”

──

第二天夜裏,江慕晚站在私宅樓下,淡定的撥通了陸亦鳴的電話。

“喂,亦鳴。”

“慕晚?”陸亦鳴有些驚訝,可很快就被旁的吵鬧聲掩蓋過去了。

江慕晚仔細聆聽電話裏的外在聲源,不僅有喧鬧的音樂,還有酒杯撞和服務人員的聲響。

“是我,陸爺爺的八十大壽就快到了,我還沒想好要送什麽賀禮…”

“這小事,給我安排就好,你不用管。怎麽?今年壽宴打算回來了?”

“太久沒回去了,想回家看看。”

“那回來前給我電話,我空下時間。”

“嗯,知道了。”

“行,我還有飯局,晚點聊。”

“好。”

掐斷電話,江慕晚毫無顧忌的用鑰匙開了門,將早已準備好的針孔攝像頭安放在客廳和臥室。

隨後,迅速整理幹淨痕跡,確認無誤後,才重新回到了蘇彌家的臺。

夜幕早已降臨許久,蘇彌因為趕稿已經回屋了。

江慕晚獨自站在臺上,調整遠鏡的角度,向不遠的停車場口看去。

有預,今晚就能看到自己想看的。,打住,我要開車啦,你安分點。”江慕晚吐了吐舌頭,係好安全帶,端坐在位置上,思緒隨著車的搖晃慢慢飄散開來。這次是回國,江家那邊是肯定不能回去的。至於為什麽一定要找紫金苑的房子,那是因為在這座樓盤裏,有一陸家為他們這對準夫妻購置的私宅,而,是有鑰匙的。陸亦鳴雖是陸家大,但是老爺子還未放權,平日裏聽說花銷還大方的,另購房產是絕不可能,住酒店目標又太大了。所以唯一可以跟江欣然約炮的地方,那就唯有紫金苑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