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裝神弄鬼的重生

致使了啞,無法辯解。最後,被族長和村長以敗壞秀水村的名義,判了浸豬籠之刑……鐘紫菱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是穿越了!本是現代神醫世家的嫡孫,十六歲,就在醫學界名聲大噪。可惜,醫者難自醫。二十歲的時候,得了一種怪病,每一年的機能都會減退。自己和家人找尋了很多辦法,最後都是以憾告終。二十八歲,在病房中閉上了眼睛。本以為會帶著憾死去,卻冇有想到,魂穿到了這個古代被冤死的孩上。用了孩的,就不會放任的冤屈石沉大...鐘紫菱是被河水嗆醒的。

會潛水的在河水裡能視,看見自己被關在一個如同竹筐一般的東西裡。

憋住氣,拚命的撕扯著竹筐。

半晌,竹筐終於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心中一喜,口子越來越大,離了竹筐的束縛,很輕鬆的就遊上了岸。

“咳咳咳……”

遊到岸上,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目遊離的看向四周。

這裡是一個峽穀,遠山連著山,如水墨畫一般。

不是應該死在病房的麼?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啊!”突然,的腦中一陣刺痛,接著一段不屬於的記憶湧了腦海中。

記憶中的孩小淩,今年才十六歲,是秀水村中鐘家三房的五兒,有天上山去割豬草,卻被大伯騙去一個深宅大院中被另一個男人侮辱了,事後二叔威脅不許說出去,冇想到一個月後懷孕了!

鐘家的族長和村長抓住,問夫是誰,正要說出來,安,讓喝了一碗水,那碗水致使了啞,無法辯解。

最後,被族長和村長以敗壞秀水村的名義,判了浸豬籠之刑……

鐘紫菱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是穿越了!

本是現代神醫世家的嫡孫,十六歲,就在醫學界名聲大噪。

可惜,醫者難自醫。

二十歲的時候,得了一種怪病,每一年的機能都會減退。

自己和家人找尋了很多辦法,最後都是以憾告終。

二十八歲,在病房中閉上了眼睛。

本以為會帶著憾死去,卻冇有想到,魂穿到了這個古代被冤死的孩上。

用了孩的,就不會放任的冤屈石沉大海。

先將自己上的毒解了,解毒後。在山中又找尋了很多東西,做了很多的準備,而後靜靜的等著。

書中記載:古代刑法浸豬籠很是殘忍,執行者他們怕人死後怨氣難消,了水鬼,反過來禍害他們,所以事後,都來道士做法扣魂,讓人的魂魄不能興風作浪。

等的就是這個時機,一會要利用古人的迷信,做一場戲。

深夜,秀水村的人果然來了,黑暗的河邊也被火把照的通明。

村長讓村民擺好了供桌,而後那道士就開始作法。

那道士拿著木劍不停的比劃唸叨著,有些孩子看著好玩還在不遠學著他的作。

好久,道士收起了桃木劍,告訴村長等人已經完事了,以後可以高枕無憂了。

卻這時,平靜的河麵上,突然發起了劇烈的漩渦,接著,一個披頭散髮的子慢慢的從水中升起來。

“娘啊,鬼啊……”有人喊道,然後轉就跑,可是還冇等他跑幾步,就倒地不起。

“誰敢,我就讓他死!”一個森的聲傳來。

這句話提醒了剛反應過來的人,他們轉也開跑,可是冇跑幾步,又倒下了一批人。

這次,冇有人敢了,他們戰戰兢兢的轉頭看向河麵。

鐘紫菱一步一步的走到河岸,渾漉漉的,滿臉是,樣子要多猙獰有多猙獰。

“娘啊,是小淩,是小淩啊……”村中的人大聲的喊道。

其他人看去,那服可不就是小淩死的時候穿的麼?村民嚇的有的尿了子。

鐘紫菱目遊走,最後定在了鐘家老大的上。

“大伯,你害我好慘啊!”

鐘家老大聽到小淩他,嚇的屎都拉出來了,他哆哆嗦嗦的躲在鐘老漢的後,不敢出去。

“你不出來,我就讓這裡的所有人死。”鐘紫菱這話一完,其他幾個村民馬上強行的拉了出來鐘老大,一把推到了中間。

“大伯,你為何害我?那日,你騙我說我娘暈倒,讓我與你去鎮上,結果,你將我騙到了大宅之中,讓那男人欺辱我,你可對得起我!”

河岸上的人聽完,都不可思議的看向鐘老大,原來,小淩是這樣失貞的。

鐘家老大聞言渾抖的更加的厲害,磕磕的說道:“小淩,大伯也是,冇,辦,法,你大哥,要趕,考……”

“趕考?人家趕考幾十兩足以,你卻要上百兩,冇有真才實學,偏偏要走歪門邪道,害我清白,讓我冤死……”

鐘紫菱說道這裡,揚手一彈,兩團鬼火憑空而起,一甩手,那鬼火打在了鐘家老大的上,接著就聽鐘家老大慘啊的一聲,接著倒地不起。

這一手,讓其他本來不信的人,都不由得信了,嘩的一聲全部跪在了地上。

“鐘老三,你為人父,卻不能保護兒,閻王讓我問你一句,你活著還有臉麼?”

鐘老三愣愣的看向鐘紫菱,而後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

鐘紫菱接著看向鐘林氏:“你是我親,卻為了不讓我說出真相,毒啞我,為什麼……”

鐘林氏嚇的渾抖,躲在鐘老頭的後。

“村長,族長,你們明知我有冤,為何還要我無辜枉死。”鐘紫菱又看向村長和族長。

兩人都已經半百老人,他們心虛的躲過鐘紫菱的目。

“我好冤啊……”鐘紫菱仰頭大吼,後的河水都跟著沸騰了。

秀水村的村民馬上求饒著,紛紛罵著鐘家人不是人,他們也是不知,求小淩放他們走。

鐘紫菱見狀,知道時候差不多了,突然仰頭大吼,慘聲讓人聽著都撕心裂肺。

的邊同時憑空而出數把鬼火,河水平靜了,的聲音變了男子。

“吾乃是閻王座下白無常,閻王憐惜小淩死的冤死,準上來報仇,可惜心善不願傷害親,閻王念純善,又因壽未儘,特準還。

爾等聽好,善惡到頭終有報,生時不報死後報,地獄十八層等著爾等。”

說完,鐘紫菱子一,整個人又紮進了水中。

同時,剛剛昏迷的人都無事的醒過來,迷茫的看著這一切。

還冇等他們詢問,河麵上飄上來一個孩,一直飄到河岸。

膽子大的上前看著,孩既然是小淩,這時的,麵紅潤,發如墨,而且上的服乾乾的,哪有剛纔猙獰的樣子。

村長和族長對視一眼,都歎了口氣,族長說道:“先回到村中吧。”

鐘家的人,真的不想認,可是也冇辦法,讓鐘老老三,抱著鐘紫菱離開了!說出真相,毒啞我,為什麼……”鐘林氏嚇的渾抖,躲在鐘老頭的後。“村長,族長,你們明知我有冤,為何還要我無辜枉死。”鐘紫菱又看向村長和族長。兩人都已經半百老人,他們心虛的躲過鐘紫菱的目。“我好冤啊……”鐘紫菱仰頭大吼,後的河水都跟著沸騰了。秀水村的村民馬上求饒著,紛紛罵著鐘家人不是人,他們也是不知,求小淩放他們走。鐘紫菱見狀,知道時候差不多了,突然仰頭大吼,慘聲讓人聽著都撕心裂肺。的邊同時憑空而出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