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袁氏微微一頓,倒也不好說什麼。程兒本是宦之,後來家裡犯了罪,被充為奴婢,分發到了崔家來。又憐世淒苦,剛剛的火下去了幾分。“你家裡可還有人?”程兒哽咽著道,“奴婢父母已經去世,隻剩下一個哥哥被發配邊疆為卒。”程兒說著一副不可自抑的神,哭了起來,“奴婢命好苦啊,奴婢娘生下奴婢不久就去世了,爹爹也是在奴婢生辰那一日出的事......”拉拉說了一堆家裡七大姑八大姨因為自己不好的事,最後弱弱地抬眸,怯怯看...又是一年杏花微雨時,臺前的石徑上布滿了青苔。

剛剛下了一場春雨,迴廊上還有些,程兒端著一碗羊羹小心翼翼走向二夫人袁氏的正房。

門口掩著布簾,一個穿著綠褙子的小丫頭還在那兒打著哈欠。

程兒正想央求小丫頭給掀開簾進去,不料裡麵傳來袁氏慵懶又清脆的聲音,

“朔兒十五了,房裡也該安排個人了,你瞧著誰合適?”

程兒聽到這裡,步子倏忽止住,這是進去也不是,退開也不是,扭頭瞧一眼,好在無人過來,又悄悄退到了轉角。

隔著墻,裡頭聲音雖然沒那麼大,卻還聽得清楚。

“奴婢瞧著,邊這幾個丫頭都還不錯,冬梅穩重,似雪活潑,程兒嘛......”

“程兒不行!”袁氏赫然打斷那位嬤嬤的話,

程兒聞言拍著脯鬆了一口氣,

幸好不行,行就麻煩了,誰稀罕給你兒子做通房?

程兒暗暗翻了個白眼。

那嬤嬤聞言微微苦笑,

“可是夫人,您也知道,咱們二房所有奴婢,就屬那丫頭長得最水靈,更重要的是,四爺喜歡呀。”

袁氏聽到這裡,頓時怒從中來,

“也不知道朔兒喜歡什麼,我看就是長了一張狐子臉!朔兒馬上就要下場趕考,若是被勾了魂去怎麼?要不是聽說前個兒他跟人出去喝酒,被人騙去了花樓,我擔心他在外麵學了壞,否則我還不想給他安排人呢。”

那嬤嬤知道袁氏不喜程兒,可偏偏四爺喜歡的死去活來,一心想把程兒求了去。

“可是夫人,您若是不給,怕是四爺越發惦記著,不肯好好讀書呢!”

袁氏這下沉默了下來。

嬤嬤隻得又勸道,“不過是一個通房而已,夫人進門前給喝著避子湯,等過幾年爺和夫人生下嫡長子,就隨去了,您何必為了這事跟四爺生分了呢。”

袁氏最終敗下陣來,“罷了罷了。”

程兒聽到這裡,脊背一陣發寒。

可不要去給人做通房,還要給父親冤報仇呢。

程兒見裡麵再無靜,才緩緩從轉角走出來,又故意拔高聲音跟門口的丫頭說話,好讓裡麵的人知曉來了。

果然,屋子裡就徹底安靜了下來。

程兒彎腰躬進了東次間,規規矩矩把那盅羊羹奉上,退下時悄悄了眼角。

袁氏瞧見這作,仔細審視了一眼,發現程兒眼角發紅,不由眉頭一皺,

“你這是怎麼了?大清早的在我這哭什麼?”

程兒裝作一副惶恐的樣子,連忙搖頭,“夫人恕罪,奴婢沒有哭,隻是想起今日是亡母忌日,心裡想念罷了。”

袁氏微微一頓,倒也不好說什麼。

程兒本是宦之,後來家裡犯了罪,被充為奴婢,分發到了崔家來。

又憐世淒苦,剛剛的火下去了幾分。

“你家裡可還有人?”

程兒哽咽著道,

“奴婢父母已經去世,隻剩下一個哥哥被發配邊疆為卒。”

程兒說著一副不可自抑的神,哭了起來,

“奴婢命好苦啊,奴婢娘生下奴婢不久就去世了,爹爹也是在奴婢生辰那一日出的事......”

拉拉說了一堆家裡七大姑八大姨因為自己不好的事,最後弱弱地抬眸,怯怯看向袁氏,

“夫人,奴婢打心眼裡激您,奴婢也隻有在您這裡,才過上了好日子,奴婢隻想長長久久服侍您。”

袁氏聽到這,冷不丁打了個激靈,看向程兒的眼神帶著幾分畏懼。

“是嗎?你快些去忙吧,我這裡不需要你伺候。”袁氏瞅著那張艷若桃花的臉有些犯怵,

程兒黑長的眼睫還掛著淚,笑融融地施了禮退了出去,

“您有事隨時傳喚奴婢。”

不敢了。

待程兒一走,袁氏與韓嬤嬤相視一眼,那眼神裡都是一言難盡。

程兒回到後罩房,差點笑出聲來。

想必二夫人不會再打著讓給四爺做通房的主意。

些許是二夫人與韓嬤嬤說的話,被傳了出去,還是有人以為袁氏要選程兒給四爺做通房。

那些惦記著四爺的丫頭自然看程兒不順眼了。

平日裡程兒因為出好,相貌又出眾,是這些家生丫頭的眼中釘中刺,也習以為常了。

中午的時候,程兒就跟韓嬤嬤告了假,下午想去廟裡給娘燒一炷香,韓嬤嬤答應了。

用了午膳,程兒換了一件素的褙子,梳了個簡單的發髻,別了幾枚銀飾便出門了。

待纖細的影出門,似雪緩緩從照壁後走了出來,邊跟了一個其貌不揚的小廝。

“程兒在二房始終是個患,四爺再喜歡,也不可能要一個被人染指了的人吧,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那小廝神冷漠躬道,

“姐姐放心,小的一定不會您失。”

似雪幽幽一笑,冰冷的眼神從程兒背影掠過,塞了一錠銀子給那小廝,轉回了房。

這邊程兒出了崔府那條小巷子,帶了個帷帽,輕車路趕到了勝業坊的修慈尼寺。

家裡曾在這裡給母親供奉了一個牌位,每年程兒都要來這裡跪經半日。

天漸晚,程兒誦完經書了酸脹的腰起來,出了後院從寺院側門口就出來了。

哪知道人一出來,就有一個麻袋朝套來。

到底是小姐出,怎麼掙得過四個大男人,加上天已暗,人就被扛起來給帶走了。

程兒並沒有慌,相反開始計算著他們的腳步和方向。

打小方向好,一次偶然看過爹爹的京城城坊圖,對京城也十分悉。

大約一刻鐘後,那些歹徒把帶一個偏僻的院落,程兒裝暈不哭不鬧,那些人就沒太防著。

隻是待人被他們放下時,鼻尖被浸一莫名的幽香。

程兒暗道不好,怕是被下藥了。

人被他們塞一間柴房,外頭傳來一道悉的嗓音。

“他的,這麼水靈靈的人,別便宜了他人,還是老子自己上。”

程兒聞言氣的眼前一黑。

這個人雖然不認識,但絕對見過。

不消說,肯定是崔家有人看不順眼對手了。

腳指頭想一想都知道是誰在作妖。

程兒氣歸氣,開始想辦法怎麼。

幾個大男人裡說著一些不乾不凈的話,程兒隻能裝作沒聽到。

那悉的男子推開門朝瞄了幾眼,

“還沒醒,爺我先去吃點東西,你們看著,等醒來了喊我。”

另外兩人連忙稱是,過了一會,剩下兩個一個去前麵弄吃的,一個去茅廁,程兒得了機會,便從柴房的窗戶翻了出去,又悄悄翻了圍墻,才逃了出來。

這裡離崔家不遠,忍著的不適跑到了崔家後門,這裡一貫是下人出出進進的小門,塞給門口的婆子一吊銀錢,就被放了進去。

索索上了後院的遊廊,特地選了一條僻靜的路。

不知道那是什麼藥,心裡開始發慌,渾有些不對勁,聽著那人的混賬話,該不會是那種藥吧?

程兒心裡氣狠了,等著,一定以牙還牙。

二房後罩房離崔府後麵的雜院還有些距離,崔府為了安全,各房都有專門的人落鎖。

眼下還沒到落鎖的時候,程兒強忍著不適往那邊趕。

長廊下麵有一片竹林,竹林石徑過去有一道小門,便是通往二房正院的後罩房。

程兒跌跌撞撞了林子,忽然眼前閃出一道高大的黑影來。從轉角走出來,又故意拔高聲音跟門口的丫頭說話,好讓裡麵的人知曉來了。果然,屋子裡就徹底安靜了下來。程兒彎腰躬進了東次間,規規矩矩把那盅羊羹奉上,退下時悄悄了眼角。袁氏瞧見這作,仔細審視了一眼,發現程兒眼角發紅,不由眉頭一皺,“你這是怎麼了?大清早的在我這哭什麼?”程兒裝作一副惶恐的樣子,連忙搖頭,“夫人恕罪,奴婢沒有哭,隻是想起今日是亡母忌日,心裡想念罷了。”袁氏微微一頓,倒也不好說什麼。程兒本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