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 她都好久沒有笑過了

“求求你了。”林暖暖痛苦地哀求著,然後撲通一聲跪到地上。金蘭迴頭看了眼林暖暖,但是絲毫不為之所動,隻是用絕望而痛苦的語氣迴應道:“小暖,你別這樣。”“求我也沒用。”“蘭姨真的沒有再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氣了。”“那,如果你的女兒找到了呢?”這時,身後一直站著的薄見琛終於發話了。金蘭一聽,連忙迴頭,看到薄見琛的時候,她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薄少,你怎麽也在這裏?”金蘭沙啞著聲音問道。“你和小暖?你們?...“媽咪睡覺的樣子,就是好美好美呀,安安可以喜歡看媽咪睡覺了。”林安安認真的迴答。

林暖暖一聽就笑了。

要知道,她都好久沒有笑過了。

接著,林安安抬起手,指尖輕輕地碰觸著林暖暖的睫毛道:“媽咪,你的睫毛好長好長呢?睡著的時候,像柄小扇子一樣。”

“我家安安好會形容。”林暖暖一聽,捧住林安安的臉蛋誇讚道。

說完,林暖暖還主動親了親林安安的臉蛋,她真的是愛死這小丫頭了。

“媽咪的臉也很好看呢,隻是最近瘦了點,不如以前好看了。”

“以前的臉又紅又圓,像紅紅的蘋果一樣。”林安安接著說,說完還主動咬了林暖暖臉上一口。

不是真咬,隻是輕輕地咬了一下。

“安安的臉纔像紅紅的蘋果呢。”林暖暖趕緊這麽說道,心裏頭暖暖的。

自從薄少失蹤之後,要不是想著有四胞胎,她可能就支撐不下去了。

“媽咪,你剛纔不停喊爹地的名字,你是不是想爹地了?”這時,林安安收起臉上的笑容,很難過地問道。

“嗯。”林暖暖如實迴答,她確實是想薄見琛了。

薄少都失蹤這麽久了,他能不想薄少嗎?

他真的好想好想薄少的。

“媽咪,其實,我也想爹地了。”林安安接著說,語氣聽起來有些難過。

林暖暖摸了摸女兒的頭,不知道該說什麽纔好。

薄少,如果你還活著,就快點迴來吧,我們全家人真的好想你。

“媽咪,你說,爹地還會迴來嗎?”林安安接著問。

林暖暖連忙迴答:“爹地肯定會迴來的,安安你放心。”

“可是,爹地都失蹤這麽了,我覺得,爹地,可能是出事了。”

林安安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點哽嚥了。

林暖暖一聽,趕緊將林安安摟進懷中,並安慰她道:“安安,爹地一定不會有事的。”

“就算爹地真的遇到壞人了,可是爹地他那麽聰明,又那麽勇氣的人,一定一定可以製服壞人的,對不對?”

“對對對,我也是這麽想的,媽咪。”林安安一聽,趕緊迴答。

“我們的爹地可是全天下最厲害的人,他一定可以打敗壞人的。”林安安又說了一句。

“嗯嗯。”

“安安這麽想就對了。”

“何況,媽咪也沒有接到爹地不在的訊息,所以,你們的爹地一定一定還活著,他一定會再迴到我們身邊的。”林暖暖語氣肯定地道。

“嗯嗯,爹地一定會迴到我們身邊的。”林安安頓時開心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那安安,我們起床吧?”林暖暖趕緊鬆開林安安。

林安安卻說:“媽咪,可是我不想起床,就想你一直這樣抱著我呢??”

林暖暖親了親林安安額頭道:“那媽咪就再抱安安五分鍾,五分鍾後,我們再起床好不好?”

林安安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後迴答:“那好吧,媽咪再抱安安五分鍾後再起床。”

林暖暖便繼續抱著林安安,她是真的太久太久沒有抱過四胞胎了,更沒有像現在這樣抱著她們睡一起了。

尤其是薄見琛失蹤之後,就更沒有抱過了。

四胞胎明知道薄見琛失蹤了,可ta們卻不再去她的房裏,要求跟她睡,反而變得比以前乖巧懂事多了。

正因為如此,她心裏才會越發難過,小孩子在這個年紀,調皮搗蛋纔是最真實的,所以變得乖巧懂事,反而讓她心裏更加難過。

“對了,安安,如果有一天,媽咪要帶你們離開薄苑,去其他的地方住,你會不會不高興?”片刻後,林暖暖試探地問一句林安安。

林安安箍住林暖暖的脖子,認真地看著林暖暖道:“媽咪,不管你帶安安住哪裏,隻要有媽咪在,我都會很開心的。”

“為什麽?”林暖暖挑了挑眉毛。

“因為有媽咪在的地方纔是家呀。”林安安迴答。

林暖暖一聽,瞬間就被感動了,這小丫頭,小小年紀,說話就如此會煽情了?怎叫人不心疼?

林暖暖親了親林安安的臉蛋後,再緊了緊自己的胳膊。

這樣抱著安安睡覺,真的是暖和呀,她昨天晚上竟然還睡著了,還睡得挺好的。

這時,房間的門開了,林康康和林健健先後跑了進來,並先後爬到林安安的床上,並爬到了林暖暖的身上,將她緊緊地抱住。

林康康則趴在林暖暖的懷中,吧唧吧唧吧唧不停地親吻林暖暖的臉,一邊親一邊開心地道:“好久沒有親過我們的媽咪了,我今天要親個夠呢。”m.

林健健側緊靠著林暖暖身後坐著,也不停地彎腰親吻著林暖暖的臉。

“吧唧——”

“吧唧——”

“吧唧——”

“吧唧——”

兩個人你親一下,我親一下,親得一下比一下響亮。

“哈哈哈——”

“大哥二哥,你們倆羞不羞啊,這麽大人還親媽咪。”林安安看著大哥和二哥這樣子,她可高興可開心了。

林康康聽了林安安這話,親得更起勁了,一邊親一邊說:“我親我自己的媽咪,我想親就親的呀,我還打算親到一百歲呢。”

“吧唧——”

“吧唧——”

“吧唧——”

然後,就越親越起勁了。

“好吵啊。”這時,一邊床上的林平平也醒了,一醒來嘴裏便嘀咕了一句。

一翻身,看到媽咪的臉時,她立馬從床上爬了起來,二話不說便下了床,爬到了林安安的床上,還鑽到了林安安和林暖暖中間。

一邊鑽一邊說:“安安,讓我也抱抱媽咪,姐姐好久好久沒抱過媽咪了,真的好想抱抱媽咪的。”

林安安一聽,隻好鬆了手,還向後挪了挪,給林平平騰了點位置出來。

林平平開始一個勁地往林暖暖懷裏抱,一邊鑽一邊哽咽聲音道:“媽咪,平平好久好久沒抱過媽咪了,今天要好好抱抱媽咪,還要親親媽咪呢?”

於是,林平平也開始親林暖暖的臉,一邊親一邊還哭:“媽咪,嗚嗚嗚——”

“媽咪,嗚嗚嗚——”

“媽咪,嗚嗚嗚——”

“平平,你怎麽了?”聽到平平哭泣,林暖暖趕緊問道。��ˣ��ѽ�˯���X�Ķ�����������ȥ����Ҋ衡��0�2�0�2�0�2�0�2���ҵ��죬����������Ę��ӣ�������̫�����أ����0�2�0�2�0�2�0�2�����Ǿ��ǣ���ĺÎ��������0�2�0�2�0�2�0�2����������Ę��ӣ�Ҳ���ò������ء����0�2�0�2�0�2�0�2����ůů�ĸ��⌍����̫���ˣ���Ȼ�҂��@�����X���@�᎛�����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