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沈龍

一罈好酒送給他就是。”孫一月說道。“那好吧!你替我謝謝掌櫃。”沈龍答應下來。“沈道友,我爹想讓你做我的道侶,你為什麼不答應,是嫌棄我長得醜?還是另有原因?”孫一月問道。她自問長得不差,也有一些追求者,繼承了孫火旺的衣缽,在煉器方麵的造詣不低,起碼在千竹穀小有名氣。孫火旺打算將她嫁給沈龍的時候,她還不樂意,沈龍實在是太普通,像他這樣的散修不少,孫火旺是看中沈龍的感恩之心,不會做出始亂終棄的事情,其他...第1章

沈龍

東華修仙界,秦國。

千竹山脈位於青州和鏡州交界處,連綿數萬裡,這裡生長著大量的青雲竹,因此而得名。

千竹山脈西南部,一座三麵環山的山穀,穀外立著一塊十餘丈高的青色石碑,上麵寫著“千竹穀”三個金色大字。

穀內傳來一陣喧譁之聲,穀內街道寬敞潔淨,店鋪林立,可以看到大量的修士走動。

千竹山脈曾經出現過三階妖獸青風狼,殘害了不少修士,後來還是禦靈宗的青蟒真人出手,這才解決了此妖。

陳、韓、李三家共同管理千竹穀,常年有築基修士坐鎮,經營範圍廣闊,有不少散修在此謀生。

坊市依山而建,一座山勢陡峭的高峰,山腳下立著一塊五丈高的青色石碑,上麵刻著“千竹峰”三個大字,山上有不少建築,這裡是住宅區,為修仙者提供住宿。

千竹峰的建築不少,有簡陋的石屋,也有華麗的宮殿,還有獨棟的青色閣樓,這些建築從山腳下延伸到山頂。

山腳下,一座兩丈大的青色石屋,石屋由一些青色巨石堆砌而成,縫隙用貝殼填充,房門緊閉。

石屋內有一張丈許長的青色石床,角落裡有一座青色法陣,法陣上有五個大小一致的凹槽,每個凹槽裡都有一塊灰白色的靈石,看樣子靈石裡麵的靈氣快要耗光了。

一名身材挺拔的藍衫青年盤坐在石床上麵,藍衫青年麵如冠玉,鼻樑高挺,雙目微閉,體表被一層藍色霞光罩住,縷縷水靈氣匯聚到藍衫青年身上,湧入口鼻之中。

過了一會兒,藍衫青年睜開了雙眼,雙眼隱約射出一抹精芒。

“終於煉氣五層了。”

藍衫青年自言自語道,滿臉喜色。

藍衫青年叫沈龍,他的父母都是散修,以獵殺妖獸為生。

十歲那年,沈龍的父母跟隨友人外出尋寶,離開前留下大半的財物給沈龍,叮囑他不要私自離開坊市。

父母一去不歸,至今已經七年了。

父母留下的財物不多,沈龍很清楚,再怎麼節省,遲早花完,他想找一份工作,奈何他的年紀太小,店家都不要他,甚至有人想要誘騙他離開坊市。

他的父母經常光顧巧兵堂,巧兵堂是一家煉器店,出售法器,也幫忙修補法器。

巧兵堂的掌櫃孫火旺許是看他可憐,僱傭沈龍為幫工,每個月兩塊靈石,幫沈龍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

七年過去了,沈龍的父母還沒有回來,生死未卜。

沈龍潛心修煉,想要尋找父母,首先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

他在巧兵堂一天工作五個時辰,五個時辰用來修煉,一個時辰用來練習術法,一個時辰或找點事做,比如給外來修士當嚮導,或者到散修擺攤的廣場閒逛,聽攤主講述獵殺妖獸的經歷或者修仙界的奇聞趣事,運氣好的話,能夠花低價購買到好點的煉器材料,轉手賣出去小賺一筆。

孫火旺教沈龍辨別煉器材料,從材料的特性到收購價格都有介紹,沈龍很用心學習,熟知多種一階煉器材料的特性和收購價格,做事勤快。

沈龍不想一輩子當一名店小二,每個月兩塊靈石隻能勉強生存,他每天抽一個時辰修煉術法,五年的時間,他將兩門一階法術修煉到大圓滿,然後辭去工作,跟其他散修組隊獵殺妖獸,賺取修仙資源。

術法易學難精,法術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大圓滿四個階段。

施展法術時,修仙者要默唸口訣,需要一定時間才能釋放法術,入門用不了多長時間,想要將一門一階法術修煉到大圓滿,少則一年半載,多則十幾年,因人而定。

有的修士在修煉術法方麵很有天賦,一年就能將一門一階法術修煉到大圓滿,可以瞬發法術,威力也會提高不少,有的修士耗費十幾年的時間,也無法將一門一階法術修煉到大圓滿,他們可以購買法器或者符篆,省時省力。

巧兵堂的法器質量不錯,價錢公道,有一批迴頭客,他們都是以獵殺妖獸為生。

沈龍利用職務之便,觀察這些散修的為人品性,有的散修斤斤計較,有的散修喜歡貪小便宜,有的散修貪財好色。

他跟一位實力強大的煉氣修士打好關係,此人是一支獵妖隊的隊長,獵妖隊外出獵殺妖獸有很大的風險,減員是很常見的事情,運氣不好的話,全軍覆沒也有可能。

兩年前,這支獵妖隊某次外出回來,有四位煉氣修士隕落了,沈龍得知這一訊息,毛遂自薦。

他當時是煉氣四層,憑藉大圓滿的火球術,再加上他熟知一階煉器材料的收購價格,順利加入這支獵妖隊。

他現在租借的洞府是坊市最便宜的洞府,一年五塊靈石,隻有一個隔音陣,靈氣也談不上充沛。

他在巧兵堂一年有二十四塊靈石,扣去房租,還有十九塊靈石,購買最便宜的金珠靈米,勉強維持生活,一瓶煉氣散就要十塊靈石,好一點的養氣丹要二十塊靈石一瓶。

工作第二年,孫火旺就給他漲工資,一個月三塊靈石,辭職前,他一個月有四塊靈石,扣去房租和購買靈米的費用,一年下來,攢下的靈石隻夠買一瓶養氣丹,隨著修為提高,所需的修仙資源越多,從長遠看,必須辭職。

一個月四塊靈石,這在坊市內算是高工資了,孫火旺不可能再給他漲工資,這也是沈龍辭職的原因。

他也動過學習煉器的念頭,不過孫火旺根本不教他煉器,自己摸索難度太高,一份煉器材料需要數十塊靈石,他在巧兵堂工作一年,省吃儉用隻能購買一份材料,失敗一次一年白乾,更別說還要購買煉器爐和煉器典籍。

據孫火旺所說,他初次煉器失敗了四次,這才成功。

沈龍算過賬,他省吃儉用十年,可以購買一件下品煉器爐和一本煉器典籍,並且湊齊四份煉器材料,成功一次還好,如果都失敗了,十年白乾,這還是不購買丹藥的前提下。

他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對他這樣的底層來說,試錯成本太高,他輸不起,還是去獵殺妖獸好點。

據他所知,陳、韓、李三個修仙家族的新生代,每個月什麼事也不用幹,都能領取一筆修仙資源,專心修煉,十八歲再出來做事,奈何他沒有這個命,隻能靠自己努力。

(本章完)光流轉不停的鍘刀飛射而來,黑衫青年法訣一掐,一把黑光流轉不停的長刀激射而來,攔住了青色鍘刀。一條粗長的青色龍尾擊在黑色光幕上麵,黑色光幕如同紙糊一般,瞬間破碎,黑衫青年被青色龍尾拍成肉泥。元嬰離體飛出,朝著遠處飛去,瞬息數十裡。“哪裡走。”一道冰冷的男子聲音響起。話音剛落,一隻青色大手一現而出,拍向元嬰。就在此時,一道血光飛射而來,擋住了青色大手。五道血光從遠處飛來,一個閃動停了下來,現出四男一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