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小麻煩(今天沒了)

修道侶,此人妻妾如雲,修煉採陰補陽的功法,仗著他玄祖父玄玉散人是結丹修士,沒少禍害沒有背景的女修士。“知道了,我過去看看吧!”沈龍說道。“多謝了,沈前輩,大恩不言謝,您今後但有吩咐,晚輩萬死不辭。”宋燕感激道。沈龍掐斷聯絡,改而聯絡韓楚楚。很快,傳訊盤傳來韓楚楚的聲音:“韓道友,前幾天有一場聚會,我聯絡不上你,你又錯過了。”“韓仙子,你知道玄玉散人?”沈龍問道。“聽說過,他是散修,神通不小,怎麼了...第1063章

小麻煩(今天沒了)

一日後,沈龍出現在一片黑色海域,海水是黑色的,天空灰濛濛的一片,給人一種壓抑感。

沈龍停在了一座數萬裡大小的荒島上空,神色淡漠。

“跟了我這麼久,還不現身麼?”

沈龍的聲音冰冷。

回應他的是一片寂靜,似乎是他多想了。

沈龍麵色一冷,體表釋放出一道紅色光圈,朝著四麵八方擴散,所過之處,湧現出滾滾烈焰,火光沖天。

虛空承受不住這股高溫,直接撕裂開來,出現大量粗長的裂縫,大量的海水揮發,霧氣瀰漫。

某處虛空蕩起一陣漣漪,亮起一道藍光,一艘藍光閃爍的飛舟一現而出,四男一女站在藍色飛舟上麵,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袍男子,有金仙中期的修為。

除了一名身材豐滿的藍裙婦人是金仙初期,另外三名男子都是金仙中期。

沈龍認為自己足夠謹慎了,沒想到還是有人打他的主意,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他雙拳一動,砸在了青衫大漢的腦袋上。

青色閃電劈在沈龍的身上,沈龍被青色雷光淹沒了。

沈龍的體表綻放出一道金色光圈,根本不受影響。

他在青龍坊市呆了大半個月,認識了不少金仙修士,跟他們交換資源。

青衫大漢的腦袋破碎,化為血霧,一個迷你青色獅子從屍體之中飛出,被一道銀色霞光罩住,捲入七星瓶之中。

沈龍譏諷道。

黑袍男子一聲大喝,正是鎮魂吼。

“乾道友,我們並無惡意,隻是想請你幫忙煉製兩爐仙丹而已。”

青衫大漢正打算施展其他神通,一聲男子的大喝聲在他的耳邊響起,青衫大漢的魂海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痛,彷彿有一把利劍將他的魂海劈成兩半。

黑袍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揚,憑藉鎮魂吼,他滅殺了多位金仙修士。

黑袍男子袖子一抖,狂風大作,一道青色龍捲風席捲而出,擊潰了襲來的赤色火海。

沈龍沒有廢話,發出一聲大喝。

青衫大漢的背部有一對遍佈青色電弧的羽翅,手持一把青色大錘,妖氣沖天。

一道青色雷光在沈龍的身後亮起,一名膀大腰圓的青衫大漢出現在沈龍的身後。

“沒有惡意?沒惡意你們鬼鬼祟祟的跟在後麵?”

黑袍男子滿臉震驚,驚訝道:“你也是修煉《太一元魂法》!”

黑袍男子的語氣誠懇。

他還沒有回過神來,身後虛空吹過一陣狂風,沈龍一現而出,雙手戴著赤焱拳套。

沈龍的反應很快,祭出斬蛟刀擋住青色大錘。

青衫大漢揮動青色大錘砸向沈龍,同時張嘴噴出一道粗大的青色閃電,直奔沈龍而去。

黑袍男子和藍裙婦人的體表綻放出一道金色光圈,不受影響,三名男子的身體一顫,麵露痛苦之色。

一道粗大的銀色雷柱劃破天際,劈向黑袍男子五人。

“雷之法則!”

黑袍男子不敢大意,右拳金光大放,一拳轟出。

虛空蕩起一陣漣漪,撕裂開來,一隻金色巨拳一閃而出,擋住了銀色雷柱。

黑袍男子張開嘴巴,一團黑色火焰飛出,化為一條腰身粗大的黑色火龍,撲向沈龍。

“二階仙焰?我也有。”

沈龍冷笑道,張嘴噴出青蓮真焰,化為一隻青色火鳳,迎了上去。

青色火鳳跟黑色火龍纏鬥在一起,黑色火龍落入下風。

“怎麼可能!”

黑袍男子滿臉震驚,對方修煉的是《太一元魂法》就算了,居然也有二階仙焰。

二階仙焰和《太一元魂法》都是他的底牌,底牌都奈何不了對方,勝算很小了。

“速戰速決,解決他。”

黑袍男子吩咐道,袖子一抖,一把黑光閃爍的鐮刀飛射而出,直奔沈龍而去。

同一時間,藍裙婦人四人紛紛祭出一件中品仙器,攻擊沈龍。

沈龍也不躲避,體表釋放出一道五色神光,迎了上去。

五色神光觸碰到五件中品仙器,全部收走了。

“五色神光!”

黑袍男子的眼睛都快要掉出來了,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下踢到鐵板了。

就在這時,一道粗大的銀色雷柱劃破天際,劈向黑袍男子,同一時間,三件中品仙器緊隨其後。

藍裙婦人連忙祭出一顆藍色圓珠,打入一道法訣。

藍色圓珠化為一道凝厚的藍色光幕,罩住他們五人。

黑袍男子一拳轟出,一隻金色巨拳一閃而出,擊潰了銀色雷柱,同時祭出中品仙器抵擋襲來的中品仙器。

一道金色雷光在他們的身後亮起,沈龍一現而出,背部有一對遍佈金色電弧的羽翅,他和沈鵬合體了。

沈龍張嘴噴出一道粗大的金色閃電,劈在藍色水幕上麵。

沈龍的雙拳砸在了藍色水幕上麵,藍色水幕應聲破碎。

黑袍男子和藍裙婦人嚇得魂飛天外,正要避開,沈龍的身上釋放出一道金色光圈,掠過他們五人的身體,他們一動不動。

“時······”

黑袍男子滿臉不可思議之色,對方居然掌握了時間法則,他這不是踢到鐵板,而是銅牆。

沈龍的雙拳砸碎了黑袍男子和藍裙婦人的腦袋,他們的元嬰剛一離體,就被一道青色霞光罩住,捲入一個青色玉瓶之中。

剩下的三名金仙修士也不是對手,被沈龍滅殺了,收走了他們的元嬰。

沈龍搜走屍體上的財物,收起了屍體,留著餵給沈鳩他們。

這個時候,青色火鳳也吞噬掉了黑色火龍,飛回沈龍的衣袖之中。

他的神識感應到,有金仙修士朝著這裡移動,估計是被鬥法波動吸引過來的。

他背部的金色羽翅狠狠一扇,湧現出大量的金色電弧,他化為一道金色雷光消失了。

半個月後,沈龍回到了萬獸島。

回到萬獸園,沈龍看到楚不渝坐在石亭之中,正拿著一麵紅色傳仙鏡。

“夫君,你怎麼這麼久纔回來?有事耽擱了麼?”

楚不渝關切的問道。

“那倒沒有,路上碰到五名金仙期的邪修,全被我殺了,還得到不少財物,我在外麵轉了幾圈,確認沒人跟蹤,這才返回萬獸島。”

沈龍解釋道。

五名金仙修士身上的財物不少,仙元石加起來有四萬多塊,中品仙器十八件,還有一百多株三百萬年以上的仙藥,包括一株三百多萬年的元魂花。

除此之外,青蓮真焰還吞噬了一團二階仙焰。

“他也是修煉《太一元魂法》,難怪他們敢襲殺夫君。”

楚不渝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可惜他們手上的《太一元魂法》隻有前五層的修煉之法!我還以為他們會有完整的《太一元魂法》呢!”

沈龍用一種遺憾的語氣說道。

(本章完),雷蚣園。卞霆坐在石亭之中,目光陰沉,卞鋒和殷月站在一旁。種族大戰的時候,卞霆外出遊歷了,得到大機緣,晉入了合體初期。他萬萬沒想到,沈龍晉入煉虛期了,神通還不小。“變異的六階蛟龍!此人的機緣不小啊!”卞霆皺眉說道。“他的機緣再大,終究是煉虛修士,不是卞長老的對手。”殷月滿臉諂媚之色。“是啊!要是此人現身,卞長老滅殺此人輕而易舉。”卞鋒附和道。“要是此人現身,馬上通知我,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卞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