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感動淚流

情,她今年二十八歲了,卻連男朋友都沒有一個,什麽時候搶了風情的男人,她怎麽不知道?看著盛風華那一臉無辜的樣子,風情大恨,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風眠!”‘風眠’兩字一出,盛風華終於明白為何風情的恨意為何而來。風眠,那個基地裏唯一向她表白過的男人。原來風情喜歡的人是風眠!“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風眠。”“是啊,基地裏誰不知道你不喜歡風眠,可是他卻隻喜歡你。隻要有你在,他的眼中永遠看不到我。所以,為了我的愛...盛風華聽著這話,瞬間愣住了,呆呆的看著司戰北,眼眶有些發熱。她上輩子活了二十多年,被感動的次數都沒有這兩與司戰北在一起多。

這是她男人,一個知冷知熱的男人。雖然他們的結婚,並非是因為相愛,可他卻一直在疼惜著她。

這前身究竟是有多瞎,才會一直避著對方,還想著把對方推給白飛飛?

“怎麽了?怎麽不話,真的燙到了,我看看。”司戰北看著盛風華看著自己一副要流淚的樣子,心中一疼,上前拿著她的手檢查了起來。

“有些紅。你等著,我回屋拿燙傷藥過來,上了藥就沒事了。”司戰北一邊著,還伸手摸了摸盛風華的頭,轉身要去拿藥。

可就在司戰北轉身的那一刻,盛風華忍不住的就伸手從後麵抱住了他的腰。

突然被盛風華抱著,司戰北的身子一僵,很快就放鬆了下來。然後,他轉過了身來,伸手摟著盛風華的身子,低聲問道:“怎麽了?很痛嗎?”

“不,不是!”盛風華搖了搖頭,眼中的淚再也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看到盛風華哭了,司戰北更慌了,一邊手忙腳亂的去給她擦眼淚,一邊哄著她,“乖,別哭,告訴我你怎麽了?”

“我沒事!”盛風華搖了搖頭。

“真的?”司戰北看著她,明顯的不相信。

“我真的沒事。”盛風華看著司戰北如此的緊張自己,心中突然就高興了起來。她伸手擦了一把眼中的淚,抬頭看著司戰北,緩緩勾唇笑了起來。

笑嫣如花!

看著盛風華的笑容,司戰北的腦中瞬間跳出了這四個字。

失神了片刻,看著盛風華眼角還掛著的淚珠,司戰北又擔心了起來,問道,“確定沒事?沒傷到,也沒燙到,沒哪裏不舒服?”

“沒有,放心吧。”看著司戰北這樣,盛風華再次感動不已。如果不是拚命的忍著,她又要哭了。

真是的,這司戰北對她這麽好做什麽?她隻是他名義上的妻子,而且以前前身還嫌棄他,害怕他,甚至還討厭他。

他怎麽還能對自己這麽好呢?

“既然沒事,那你哭什麽,嚇了我一跳。”司戰北有些好笑的看著盛風華,他之前也沒做什麽啊,她突然就哭了,任誰也會嚇到的。

“對不起!”盛風華知道自己矯情了。可沒辦法,誰讓司戰北那話觸動了她的心絃呢。

上輩子,她一直把自己當成刀槍不入的女漢子,女強人,也沒有誰這麽對她過類似的話,更沒有誰這麽關心憐惜過她。她不感動纔怪?

“你沒事就好。我們快坐下吃飯吧?再不吃,菜都要涼了。”司戰北拉著盛風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她這麽一哭,兩人的關係倒是親近了不少。

坐下後,盛風華要給自己盛飯,不想司戰北卻按住了她,道:“別動,你忙了大半了,我幫你盛。”

完,司戰北就拿過了盛風華的碗,起身盛飯去了。

盛風華坐在椅子上,看著司戰北的背影,眼中布滿了笑意,眸子裏同時溢滿了柔光。

隻是很快,她的目光又淡暗了下來,如果司戰北知道她曾經的身份的話……有睡著,也不知道他內心的煎熬。她閉上了眼睛,漸漸的進入了夢香。司戰北一直關注著身邊的動靜,直到耳邊傳來了盛風華均勻的呼吸聲,這纔敢輕輕的側過身來,看著她。看著盛風華安靜的睡顏,司戰北的眼中滿是柔光。他伸出手,想要輕輕的描繪她的容顏,卻又怕弄醒她。他拚命的控製著自己內心湧起來的情潮,控製自己想要碰觸她的衝動,可最終還是沒能控製住,伸出了手朝著盛風華那嬌美而安寧的麵容而去。司戰北的動作很輕,很柔,如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