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要不要跟我走

,“你說這麼可的孩子,怎麼就沒人願意收……”劉警話還沒說完,就聽一串沉的腳步聲從警局門口傳來。劉警一愣,站起朝門口看去。“三,這邊。”劉警首先看到說話的那人,這一看不要,驚得他差點合不上。這到底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竟然讓局長大人親自迎接。一道清泠的視線彷彿蘊帶著摧毀萬的犀利了過來,劉警心頭忍不住一跳,看過去,當即倒吸了口涼氣。朝這邊走來的男人,姿秀芹,著淺休閒套裝,雙手兜,猶如上帝親自雕琢的深刻臉龐...潼市,警察局。

“頭兒,已經五天了,相思所有親戚的電話都打遍了,他們都不願意收養相思,您看這可怎麼辦啊?”

年輕的警不忍的看了眼坐在椅子上,不停攪雙手的聶相思道。

“還能怎麼辦?送福利院吧。”

劉警蹲在聶相思麵前,“小相思,明天劉叔叔送你去福利院,好麼?”

相思垂著長長的睫,薄薄的小輕輕抿著,像是本沒聽到他的話。

劉警長嘆一聲,“你說這麼可的孩子,怎麼就沒人願意收……”

劉警話還沒說完,就聽一串沉的腳步聲從警局門口傳來。

劉警一愣,站起朝門口看去。

“三,這邊。”

劉警首先看到說話的那人,這一看不要,驚得他差點合不上。

這到底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竟然讓局長大人親自迎接。

一道清泠的視線彷彿蘊帶著摧毀萬的犀利了過來,劉警心頭忍不住一跳,看過去,當即倒吸了口涼氣。

朝這邊走來的男人,姿秀芹,著淺休閒套裝,雙手兜,猶如上帝親自雕琢的深刻臉龐裹挾著與生俱來的冷漠,兩片乾淨的薄脣抿直,周折而出的清貴之氣,人不敢直視。

劉警一眼便認出了這人的份!

戰廷深!

潼市四大家族之首的戰家最看重的三爺,是戰老爺子當衆宣佈的,未來戰氏集團的繼承人。

可,他來這裡幹什麼?

察覺到他朝這邊走來。

劉警忙退讓到一側。

戰廷深徑直走到聶相思麵前,放在兜裡的一隻手了出去,出一修長的手指輕挑起聶相思的小下,深邃幽沉的冷眸盯著聶相思緻如洋娃娃的小臉,麵無表,“要不要跟我走?”

劉警,“……”

車禍後,聶相思已經連續五天沒有說一句話。

看著戰廷深,烏黑的眼珠子像兩顆沒被世俗侵染過的寶石。

“不願意?”戰廷深皺皺眉。

聶相思垂了垂長得有些過分的睫,什麼都沒說,慢慢擡起一隻小手兒,輕輕握住了他放在下上的微涼手指。

戰廷深微瞇眼,長臂一探,勾住聶相思的小子,將夾在他手臂下,闊步離開了警察局。

劉警傻眼,去看局長。

局長皺眉,對他搖搖頭,立馬又跟了出去。

“三……”局長追出去時,戰廷深已經夾著聶相思鑽進了車裡。

徐長洋在局長靠近車前,攔在他前,“局長,三決定收養這個孩子,有關收養的程式以及收養所需的手續,我來辦。”

局長還想說什麼,就見戰廷深所坐的車,箭一般駛了出去。

……

戰廷深沒有將聶相思帶回戰家老宅,而且直接帶去了自己獨居的別墅。

不喜被人打擾,所以別墅並沒有請傭人,別墅的打掃問題,老宅那邊隔斷時間便會派人過來。

不會久留,做完這裡的清潔就離開。

聶相思被夾了一路,戰廷深胳膊又,鉻得腰和肚子都疼,可小丫頭是氣的沒有吭一聲。

走到客廳,戰廷深將放了下來,沒再管,往沙發裡一坐,兩手指輕了兩下高的鼻樑。

聶相思站在客廳,垂下的兩隻小手小拳頭,睜著一雙純淨烏亮的大眼瞅著戰廷深。

雖是陌生的環境,可小丫頭卻一點也沒表現出怯場和不適。

“你很累麼?”

這是五天沒開口的聶相思,對人說的第一句話,一把小嗓子沙啞,膩。

戰廷深微頓,放下手,冷眸凝向聶相思。

聶相思慢慢朝他走過去,站在他麵前,“我聶相思。你呢?”

戰廷深盯著聶相思,冷眸裡掠過什麼,快帶讓人捕捉不到。

聶相思見他不說話,潤的小微微抿了起來。

“戰廷深。”

戰廷深還是第一次跟人這麼介紹自己,俊逸的眉宇輕蹙著,似是有些不習慣。

聶相思小兒張了張,似是在默唸他的名字。

好一會兒,聶相思說,“那我你什麼?”

“我在家排第三。”戰廷深說。

“我你三叔可以麼?”聶相思歪了歪小脖子,大大的眼睛徵詢的盯著戰廷深,小聲說。

戰廷深盯著黑琉璃般瑩淨分明的大眼,半響,“隨你。”

聶相思突然彎了彎小兒,甜糯糯道,“三叔。”

戰廷深眼闊輕,盯著相思看了良久,很輕很輕的應了聲,“嗯。”

而就是相思這一聲甜甜的“三叔”,讓戰廷深此生,註定無法與之割捨開。住一跳,看過去,當即倒吸了口涼氣。朝這邊走來的男人,姿秀芹,著淺休閒套裝,雙手兜,猶如上帝親自雕琢的深刻臉龐裹挾著與生俱來的冷漠,兩片乾淨的薄脣抿直,周折而出的清貴之氣,人不敢直視。劉警一眼便認出了這人的份!戰廷深!潼市四大家族之首的戰家最看重的三爺,是戰老爺子當衆宣佈的,未來戰氏集團的繼承人。可,他來這裡幹什麼?察覺到他朝這邊走來。劉警忙退讓到一側。戰廷深徑直走到聶相思麵前,放在兜裡的一隻手了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