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歸來

…」江辰捂著臉,心裡有些小尷尬。「你……究竟做了什麼?為何全尊道碑會崩碎!」玄長老臉難看,瞳孔深,更是帶著一驚恐之意。要知道,全尊道碑之堅固,舉世罕見,哪怕是遭到神攻擊,都不見得能毀掉。可現在,一個毫無修為的人,輕輕一掌之下,這塊幾乎不可摧毀的道碑,就這麼沒了!細思極恐!「我哪知道,我就是全尊教的一個出了名的廢……這……我不知道啊。」江辰一臉懵,心裡卻在想著,當初隨意建立的一塊石碑,怎麼到了現在,...今日是三年一度的考覈儀式,凡是全尊教的外門弟子,都在外院集合。

在外院廣場的中心,矗立著一塊巨大的黑石碑。

石碑上,布滿了麻麻的紋路,似大道之字,無人能看懂。

至,在這千年來,無人能看懂石碑上的字!

而這石碑,便是全尊教的立宗之本——全尊道碑!

一三七三千年前,有一不世奇才,橫空出世,橫推天下,力群雄,最終建立全尊教。

而其一所學,都刻在了這塊全尊道碑之中。

可惜的是,自從上一代宗主意外隕落後,全尊教,便無人能參悟全尊道碑。

全尊教的實力,更是一落千丈。

從曾經的頂尖宗門,跌落到瞭如今的九流宗門!

「外院弟子,考覈開始!凡是不合格者,逐出全尊教!」廣場上,主持這場考覈儀式的玄長老說道。

考覈儀式,很簡單,隻需要將手掌放在全尊道碑上便可。

若全尊道碑發亮,便可進行下一步考覈,九重門。

但,突然間,一道猖狂至極,帶著無盡霸意的狂笑之聲響起!

「哈哈哈……我居然沒死?」

這年,名為江辰,十七歲。

此刻,隻見他揚天狂笑,眼底深,有種說不出的張狂不羈之意。

確切的說,他不是以前的江辰,而是這全尊教的開山鼻祖——江辰!

曾經無神大陸的最強者!

更是九霄之上,眾神之王——天辰神王!

本在千年前因為「開天」之時,遭三十六位主神圍攻而隕落,不曾想,一縷殘魂居然儲存了下來,魂穿千年,附在了剛好在之前猝死的江辰上。

同名同姓,又同在全尊教。

「這或許是一種緣分,一種讓我再次崛起的機會!」江辰狂笑道,眼中帶著狂霸與不羈之意:「三十六主神?待我回歸九霄,必以神開蒼天!」

「江辰!考覈儀式,休得胡鬧!」玄長老皺眉,怒斥道。

對於江辰,玄長老也是比較注意的。

畢竟,一個出了名的廢,一個宗三年,連修為都不曾提升一丁半點的人,在這全尊教,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不僅是玄長老,連其他弟子都認為,今日這考覈一過,江辰必定會被逐出全尊教!

「胡鬧?我若胡鬧,這天都不配來管我!」江辰凝眸,卻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畢竟剛重生,一修為都沒,是應該稍微低調點。

隻是,這考覈儀式,對於江辰來說,又算什麼東西?

全尊道碑,是他建立的,他的資質和天賦,需要全尊道碑來承認?

這道碑,有資格?

「辰哥,悠著點,玄長老可是出了名的鐵!你要是再胡鬧,他肯定要重罰你!」

江辰邊,一個比他矮一頭的小胖子輕語道。

小胖子名江流,與江辰是鐵兄弟,並來自同一個家族——秦川江家。

江流是江家旁係弟子,份低微,而江辰則是江家主!

不過,江辰因天賦資質太廢,無法修鍊,再加上其母親失蹤,父親重傷修為全廢,族大權落大長老之手,這才被送這九流宗派,讓其自自滅。

「嗯,那我稍微低調點,聽話點。」江辰苦笑,他剛重生,如今連修為都沒,若玄長老有心要懲罰他,他可是連一點反抗的餘力都沒。

隨後,考覈儀式,正是開始。

外門弟子,一個接一個的將手掌按在了全尊道碑上,凡是被全尊道碑認可的人,道碑便會發,寓意著通過第一重考覈,可進九重門,進行剩下的考覈。

沒過多久,到江辰了。

此刻,江辰站在全尊道碑前,角不由帶著一苦笑。

魂穿重生,雖變,但靈魂卻沒變。

當初他親手建立的全尊道碑,可敢,可有資格承他的手?

堂堂天辰神王,需要一塊道碑來承認什麼?

「唉,按吧。」猶豫了一會後,江辰麵帶一苦笑,將手掌輕輕的按在了全尊道碑上。

轟!

然而,這手掌剛到全尊道碑,便是一道響傳出。

在眾人驚駭的目下,矗立千年的全尊道碑,在此刻崩塌,化作了塵埃末!

「這……不怪我吧?」江辰嘀咕道,雖說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現在可不好收場啊。

總不能告訴這些人,他是全尊教的創始人,是諸天神明的王者吧?

這話說出去,誰信?沒人會信啊!

「全尊道碑……崩碎了?」

「全尊道碑,乃全尊教的立教之!此以毀,是否意味著……全尊教要亡了?」

……

四周,驚呼聲連連,有些膽小點的人,更是麵蒼白,一屁坐在了地上。

就連玄長老,都是渾抖,都嚇白了,沒有一點!

「怪我怪我,早知道我就不按了,瞧把這群人給嚇的……一塊破石頭而已嘛……」江辰捂著臉,心裡有些小尷尬。

「你……究竟做了什麼?為何全尊道碑會崩碎!」玄長老臉難看,瞳孔深,更是帶著一驚恐之意。

要知道,全尊道碑之堅固,舉世罕見,哪怕是遭到神攻擊,都不見得能毀掉。

可現在,一個毫無修為的人,輕輕一掌之下,這塊幾乎不可摧毀的道碑,就這麼沒了!

細思極恐!

「我哪知道,我就是全尊教的一個出了名的廢……這……我不知道啊。」江辰一臉懵,心裡卻在想著,當初隨意建立的一塊石碑,怎麼到了現在,這麼人重視了……

「你……等掌門和三大長老來了再說!」玄長老冷聲道,更是瞥了一眼江辰,心裡也是想著,全尊道碑毀了,跟一個廢能有什麼關係。

這,或許是全尊教的命數到頭了吧。誰信?沒人會信啊!「全尊道碑……崩碎了?」「全尊道碑,乃全尊教的立教之!此以毀,是否意味著……全尊教要亡了?」……四周,驚呼聲連連,有些膽小點的人,更是麵蒼白,一屁坐在了地上。就連玄長老,都是渾抖,都嚇白了,沒有一點!「怪我怪我,早知道我就不按了,瞧把這群人給嚇的……一塊破石頭而已嘛……」江辰捂著臉,心裡有些小尷尬。「你……究竟做了什麼?為何全尊道碑會崩碎!」玄長老臉難看,瞳孔深,更是帶著一驚恐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