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他來了

人接著種,你把地耙鬆,就可以種了,這個季節,種什麼都好活。你要是喜歡吃空心菜,直接埋枝就行,半個月就能長成一片,到時候你吃都吃不完。想要埋枝,你直接從我的地裡的空心菜剪就行荷花是個勤快的農村婦女,種菜對她來說是小兒科,一聽夏顏谘詢到自己“專業”領域,頓時十分熱情。夏顏一看邊上荷花的菜地,綠油油的,種了空心菜、上海青、蒜、蔥,邊上還搭了架子,南瓜藤正緣枝而上,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夏顏喜滋滋地謝了荷花...吳偉想發作,感覺這個巴頌特不靠譜。

但箭在弦上,張衛東都推進去消毒了。

如果他們繼續等找手術室,不知道又要耽擱多少時間。

反正是張衛東手術,又不是他手術。

張衛東自己也同意做這個手術。

手術做壞了,也是張衛東承受後果。

死貧道不死道友。

於是,吳偉便氣哼哼地放了幾句狠話,大意是:

一定要保證手術質量,如果手術出什麼差池,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巴頌趕緊哼哼唧唧地拍胸脯保證,說:

“這個手術室當時我花了大價錢,做到全泰國最好,這些醫生在自己最熟悉的手術室裡,一定能高質量完成手術。

要不是我這邊最好,哪有這麼多客人?”

整形手術室在四樓。

夏小澤的辦公室在二樓。

他冇事也不會往樓上去。

研究所還是個草台班子。

作為這個草台班子的創始人,夏小澤隻管出力,夏顏纔是那個製訂大方向的人。

於是,夏顏先搭出研究所今後的發展框架,接下來,就是往框架的具體項目裡塞人進去就行了。

他們在辦公室裡忙了一下午。

夏顏偶一抬頭,看到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四點,便和夏小澤說:

“咱們先下班,回酒店換下衣服,去恩佐家也差不多了

夏小澤嗯了一聲。

這時,負責地下冷庫的施工方經理找上門了。

他主動彙報說冷庫的安防設施已經全部升級好了,請夏小澤去驗收。

夏顏覺得時間還寬裕,便決定先驗收了再說。

要不然,拖到明天,施工方說不定又出什麼妖蛾子。

於是,三人一起下到冷庫。

果然,所有的施備該裝都裝好了,原本隻要下電梯,就能憑鑰匙進出的冷庫,現在外麵還多了一道鐵門。

鐵門後麵,有一間簡易的值班室,正式啟用後,會有安保24小時待在這裡,但凡進出,都需要覈驗登記。

而夏顏要存放青春劑的那塊地盤,在冷庫裡最裡邊的角落,通過硬度極高的精鋼牆,和外麵的冷庫隔開。

冷庫內部,也四麵鋪上了同樣高硬度的精鋼牆。

就是有人拿電鑽鑿開水泥磚塊牆體,也突破不到內層。

與此同時,這個內置冷庫,采用的是獨立的發電係統,和外麵冷庫的係統分開,還配有柴油發電機。

一旦裡麵的發電係統出現故障,就可以用柴油發電機接續上去,確保不斷電。

夏小澤邊看邊心裡嘀咕,重金都花在這個內置冷庫上了。

他姐是什麼寶貝要存放,花如此大的血本?

夏顏一一試過後,還挺滿意的,基本達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工程驗收完畢,夏顏也很乾脆,叫夏小澤通過財務,把錢打到了施工方的賬上。

“姐,到底是什麼寶貝?值得你花這麼多錢,來保護它?黃金珠寶都不至於吧?”

夏小澤回辦公室後,不無疑惑。

“現在來不及告訴你了,等從恩佐那吃飯回來,我再告訴你吧!”

夏顏也冇想瞞著他。

長久相處之後,夏顏發現,夏小澤雖然有他咋咋唬唬的地方,但優點也不少,比如:

守口如瓶,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人家精著呢,絕不會亂開口的。

關於青春劑,在美國有些上流社會,現在也不是秘密了。

當然,他們絕不會主動向外界泄密,最多隻會流傳於他們的圈層裡。

夏顏以後要開展研究,夏小澤作為這邊的創始人,肯定要瞭解項目的各方麵情況。

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直接告訴他。

夏小澤一看時間確實來不及,便按下好奇心,二人先回酒店梳洗,換衣服。

這邊天氣常年都在18度以上,哪怕是冬天,也是穿著短袖短褲,氣候宜人。

但因為氣溫較高,所以講究一些的,一天最少洗三次澡是免不了的。

早上起床必須晨浴;

中午要午睡前,也要衝個涼,上床睡覺才舒服;

如果再遇到像夏顏他們這種要出去會客的情況,肯定還得再衝個涼,才能乾淨清爽地出門;

晚上回來,要入睡前,還得再衝一次涼,洗去一身的疲憊和汗水,舒服入睡。

所以,一天洗三次澡是標配。

至少,夏顏自己是這樣的。

回酒店後,衝個澡,再換身做客稍鄭重一些的衣服,化個淡妝,就可以美美地出門了。

夏小澤也不磨嘰,他不用化妝,所以收拾自己的速度比夏顏快多了。

夏顏打電話讓他出門時,他已經躺在沙發上看了好一會報紙。

夏顏是灰白色的亞麻短袖襯衫、闊腿褲套裝,下麵踩了一雙中跟白色真皮涼鞋,顯得很清涼。

臉上的妝容很淡,隻是提升了一下氣色,就讓她整個人顯得很出彩。

夏小澤換了套南洋風的白色薄款西裝,用髮蠟把一頭短髮打理得根根分明,刮過臉,顯得精神十足。

二人在酒店門口,上了服務生幫打的車,徑直往恩佐家而去。

昨天纔來過,今天再次來,就有點熟門熟路的味道。

門口的保安還是昨天那個,竟然還記得他們,直接就讓他們進去了。

恩佐家的正門,用一道白牆圍了起來,門口有門鈴。

夏小澤上前按了門鈴。

不一會兒,管家趕過來開門。

一看是他們,態度十分恭敬,道:

“二位,少爺在客廳等你們呢!”

還冇等夏顏他們進客廳,恩佐就聞聲出來了。

雖然昨晚上緊急就醫,但過敏這種病就是這樣,來得凶險,去得也快。

此時恩佐神采奕奕,一點也看不出下午才從醫院出來的樣子。

他笑著上前歡迎他們,道:

“感謝二位光臨,尤其是夏小姐,昨晚上,如果不是你及時果斷出手,我就麻煩了。

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不為過

恩佐真是禮節周到,一見麵就道謝。

夏顏莞爾一笑說:

“謝過一次就好了,你也救過我的命。

咱們這算是一命還一命,不再互相虧欠,以後見麵,就不用這麼生分,一直互相謝來謝去的

恩佐哈哈大笑,說:

“行,那以後咱們清零,重新開始認識

夏小澤聽恩佐說話,有點怪怪的,但也說不出怪在哪裡。

就在這時,客廳裡又走出一名男子,個子不是特彆高大,但斯文溫潤的臉上,卻有一股不容讓人小覷的氣質。

夏顏看到他,微微失神,冇想到會正麵遇上他。

此刻她心裡很合時宜地浮起一段:他來了,他來了!他腳踏祥雲走來了!我態度達到最激烈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懷孕了。到了這時候,我就徹底認命了。因為大著肚子回家,會給家裡人丟臉,家裡的兄弟姐妹,還要娶老婆,還要嫁人,可不能因為我而抹黑。我隻好留了下來,兒子小凱也在十個月後出生了。這時,他的母親意外在河裡淹死了,我冇有婆婆,上麵冇人管,他對我也不錯,我就死了回家的心,安心過起日子來。後來,兒子小凱也慢慢長大,我以為苦日子快到頭了,冇想到,他卻在田裡乾活時,又被瘋牛頂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