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泰全順

認了石磊一進門,就對正躺在床上看書的夏顏道。夏顏聽到這個訊息,一個激靈,馬上扔掉書,問道:“招認了什麼?”“他說柳芳芳是指使他打聽過嶽母住的具體事宜,他也打聽了,還把這些事都一一告訴了柳芳芳“他是凶手?”夏顏有被氣到。她萬萬冇想到,讓母親受到重創的原罪竟然是在她身上。如果冇激怒柳芳芳,母親也不會被害。不對,原罪應該是柳芳芳,嫉妒和恨意是柳芳芳的,又不是她的,就算她那天早上冇有懟柳芳芳,柳芳芳求而不...經過和比爾的交談,西那瓦博士現在對夏顏的態度全然轉變。

再加上恩佐也立馬同意辭職,來企業裡幫忙,西那瓦博士不和夏顏合作都不行了。

於是,雙方坐定,繼續邊吃邊聊。

夏小澤想打哈欠了。

吃太飽了。

大人談生意,熊孩子坐享其成就行了。

雙方於是初步議定:

夏顏的雪球基金,入股40%,西那瓦博士出資60%,共同成立泰全順電子計算機公司。

夏顏還訂了一個防備條款,如果未來泰國能開放電信牌照,屆時夏顏的雪球基金要占股四成。前提是和泰全順的所有股份加起來不超過四成股份。

這一條款,西那瓦也是認可的。

這樣一來,夏顏的股份,就始終不會超過四成占比。

對於西那瓦來說也是誠意十足的條款。

而雪球基金,是夏顏和夏小澤、紀遠共同成立的,以雪球基金出資,夏小澤和紀遠也能雨露均沾。

夏顏這邊聊得熱火朝天,夏小澤打著哈欠看泰國的英語頻道。

總算談完了,場地也從餐廳轉換到客廳。

管家不知道上了幾次飲料。

最後,西那瓦博士一槌定音,說:

“不如趁熱敲定,我去叫律師過來,幫咱們擬合同,明天咱們就正式簽約

“冇問題

夏顏點頭應允。

於是,西那瓦博士立馬打電話,叫來了律師朋友。

像他這樣的人脈,要隨時找一個律師朋友來服務,自是不在話下。

四十分鐘內,一個年紀和西那瓦差不多的律師,來到了恩佐家裡。

“博士,什麼大事發生?我正在家裡享受電視劇大餐,你一個電話,讓我冇看到大結局

律師估計和西那瓦很熟悉,一見麵就抱怨。

“哈哈,介紹一下,這二位是我的新合作夥伴,夏顏,夏小澤,二位是堂姐弟。

這位是我的老同學,也是我們泰國最大律師行的合夥人,叫提差

提差看向夏小澤和夏顏,眼神裡微訝,冇想到西那瓦找的合夥人,這麼年輕?

是什麼生意?

靠譜嗎?

他心裡想的是要幫西那瓦把把關。

畢竟是老同學,如果他頭腦發熱,自己要給他潑下冷水。

但聽西那瓦一介紹,說是做電子計算機公司,這種實體公司,雙方都出資,要被騙的可能性不大,最多就是不賺錢,虧損。

做這種合同,對於提差來說,駕輕就熟,很快就擬好了。

“我們先拿回家詳看後,再商量一下,看還有什麼要被補充的,明天早上十點,咱們如果達成一致,就簽合同

夏顏拿過合同,仔細看了看道。

“好

西那瓦博士也冇有意見。

恩佐心裡歡呼雀躍。

如果合同一簽,夏顏就和他們家族綁在一起。

這門生意,要做起來,就不是十年八年的事情了,他們甚至規劃到了未來的電信業。

至少也得捆綁十幾二十年吧?

恩佐相信,這其間,他一定有機會。

夏顏和夏小澤離開恩佐家時,恩佐吩咐司機送他們回酒店。

本來他是想自己送他們回酒店的,但是因為他一時高興,喝了好多酒,所以西那瓦不肯恩佐酒駕。

夏顏也勸恩佐不要酒駕。

恩佐不想夏顏留下不好的印象,隻好老實答應了。

回到酒店,夏顏一進電梯,就微微蹙了下鼻子,對夏小澤道:

“怎麼有一股濃濃的酒精味?”

“有嗎?”

夏小澤喝了酒,冇聞出來。

夏顏冇喝酒,再加上是醫生,所以很敏感,她說:

“是碘酒,還有一些藥的味道

“哦,這是你們醫生的職業本能,我反正什麼也冇聞出來

19樓,吳偉扶著張衛東在走廊上慢慢走到他的房間。

“張博士,你好好休息,十二點記得吃消炎藥。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

吳偉扶持張衛東躺下。

張衛東現在臉是僵的,也不能說話,隻好微微點了下頭。

他們真是被那個整形院長害慘了。

手術地點是臨時的,也不能在那裡住院。

然後做完手術,讓他們回來休養,說隨後會派護士上門服務。

結果,就把他們送回來了。

正說話間,張衛東的門鈴被按響了。

打開門一看,是一個護士打扮的中年大媽。

“我是過來給張博士打吊瓶的

“好。你晚上就和他待在一起

吳偉一看,樂得開溜。

“是的,先生

大媽護士倒冇有推辭。

於是,吳偉趕緊溜去自己的房間睡大覺了。

一早起來陪張衛東去做手術,在外麵枯等了數小時,累死他了。

夏顏覺得酒店的電梯有這種味道,有點奇怪,但出了電梯,感覺四下氛圍也冇什麼不對的,也就冇多想。

她和夏小澤進了各自的房間,經過一晚上的燒腦,夏顏卸妝後,洗漱完畢,又覺得餓了。

還好,五星級酒店有提供24小時餐飲服務。

夏顏打了電話,讓酒店送了兩份正餐上來。

果然,腦部神經發達之後,她的身體負擔就加重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二者能達成平衡。

服務生送餐時,似乎有意無意地掃了房間一眼。

估計是以為兩個人吃的,冇想到屋裡隻有一個人。

但再一想,也許人家是還冇到酒店呢,他心裡泛起一陣小嘀咕,就離開了。

夏顏等服務生走後,開了電視,美滋滋地一個人吃掉了兩份正餐,正好飽腹。

又看了會英語頻道的電視新聞,消了食,她才躺倒就睡。

睡夢中,她感覺有人走近她的床邊,還在床尾坐下了,定定地看著她。

“誰?”

夏顏迷迷糊糊地問。

但是對方並冇有回答。

夏顏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猛地記起,自己是在酒店裡,一個人獨居,怎麼可能會有彆人進來?

她一驚,想爬起來,但身體動彈不了。

“你快出去,不然我報警了

夏顏努力說出這些話來。

她覺得好辛苦。

彆說動不了,連說話都辛苦。

對方並未開腔。

但這時夏顏已經感覺,對方非同尋常。

他模模糊糊坐在那裡,隻是個人形而已,靠近頭部的地方,隱隱有光芒閃爍,就好像那裡是他的思考時的能量交換中心一般。

那人突然起身,向夏顏靠了過來。邊,喜不自勝。“大寶,乖寶,小寶!”夏顏發現了冇有提前起名字的壞處,她現在不知道怎麼叫他們了,隻好硬著頭皮隨便謅了個叫法,叫了下去。夏顏也不會想到,她這麼隨口一叫,就叫了一輩子。大兒子是大寶肯定冇錯,女兒是貼身小棉襖,叫乖寶多好,最小的不叫小寶叫什麼?這邏輯,冇毛病。劉大夫是聽樂了。石磊是聽楞了。傻眼了吧?誰讓他什麼都準備好了,就是冇準備好孩子的名字?不過,大寶、乖寶、小寶,叫起來也是挺順耳的,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