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歸來

不凡心裡五味雜陳,當年終究是他負了別人。卓不凡的母親是青州卓家家主卓駱邊的婢,因為家主醉酒生下了自己。“卓家啊卓家,當初將我和我母親趕出青州,我母親含辛茹苦將我養育人,卓駱隻因為你的大兒子意外死亡,你才把我回家和葉子沁結婚,讓別人嘲笑我是一隻配種的公狗而已。”“我為所有人的笑柄,就像一個小醜,一個垃圾一般生活在這世界上,最後還被人打暈扔進海裡。”“如今重生,蒼天給了我第二次機會,我隻想彌補曾經留下...漆黑夜晚,一輛白的奧迪a6快速疾馳在公路上。

車中,葉子沁纖細白皙的十指用力握著方向盤,姣好的麵容卻是一片淡漠,如水般的眸子中帶著極為復雜的緒,通過後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後麵的男人。

那是的丈夫卓不凡,剛從局擔保出這個掃黃被抓的‘丈夫’。

此刻,神平靜的卓不凡心卻如驚濤駭浪翻滾,難以平靜!

這是三百年前的‘於藍星’,自己重回了年時代!

於藍星之上武道盛行,習武之風濃重,每個聯邦國都立了專屬的武道聯盟,統一管理武者,理一些‘不尋常’事件。

以卓不凡現在的見識,知道‘於藍星’在眾多修煉星球當中,屬於低武星球,稀薄的靈氣還屬於靈氣1那位0時代。

三百年前,卓不凡被人打暈扔進大海當中,無意間進了一個修真星球,在絕境中求生,逆境中長,終於為一代仙尊,可惜在突破修為渡劫之日,被自己的紅和最好的兄弟背叛,導致神魂隕滅……沒想到竟然重生回了‘於藍星’。

那兩人肯定是為了‘時空境’,卓不凡千辛萬苦獲得的超級法寶,為了得到時空境差點殞境,沒想到最可怕的不是境中的妖,而是人心!

遊歷宇宙三百年,卓不凡見識頗為廣闊,在浩瀚的宇宙中,甚至有一顆星球和‘於藍星’差不多,做地球,卓不凡也曾經在地球上待過一段時間,不過地球畢竟不是自己的故鄉,他一直想回到‘於藍星’。

“狼牙君、禍水仙,我把你們當我最信任的人,想不到最後背叛我的也是你們,你們曾經給予我的……將來,我一定會百倍,千倍,如數奉還。”卓不凡雙掌握,瞳眸當中如同燃燒著兩團烈焰。

而此時,正在開車的是他的妻子——葉子沁。

金州‘天’化妝品公司的總裁,也是金州出名的絕,隻是嫁給了自己這個窩囊的男人,令得更加的‘出名’。

三百年不見,卓不凡心裡五味雜陳,當年終究是他負了別人。

卓不凡的母親是青州卓家家主卓駱邊的婢,因為家主醉酒生下了自己。

“卓家啊卓家,當初將我和我母親趕出青州,我母親含辛茹苦將我養育人,卓駱隻因為你的大兒子意外死亡,你才把我回家和葉子沁結婚,讓別人嘲笑我是一隻配種的公狗而已。”

“我為所有人的笑柄,就像一個小醜,一個垃圾一般生活在這世界上,最後還被人打暈扔進海裡。”

“如今重生,蒼天給了我第二次機會,我隻想彌補曾經留下的憾,犯下的錯誤,守護我所之人。”

往日記憶如海綿中的水全部出來,卓不凡那原本迷茫的眼睛裡麵掠過一道芒。

卓不凡和葉子沁雖然是夫妻,但是兩人結婚三個月沒說過幾句話,後麵自己被人害死,他也不知道葉子沁似否為自己掉過眼淚。

“子沁,對不起。”

“嗯?”葉子沁俏麗臉龐一怔,自從和卓不凡結婚之後,自己這個丈夫隻會花天酒地,今天居然主跟自己道歉。

並不知道,這一聲對不起包含了太多的東西與。

“知道錯了,以後就別去那種地方了。”葉子沁輕輕嘆息,心中復雜。

卓不凡去那種地方尋歡作樂,實際上也是因為自己不願意和他同房。

“我這個結婚的男人,還不如自由,至不用每天被人折磨……”這是卓不凡曾經喝醉酒,對罵的一句話。

而卓不凡角苦,他去那種地方不過借酒澆愁而已,本不是去找人玩。

一路無言。

回到別墅,當年的一切都沒變,葉子沁人長得漂亮,獨自掌握一個大公司,在金州能排前100,資產幾千萬,但是這房子除了他們兩個人,就隻有一個傭人王媽,平時略顯得冷清。

葉子沁材傲人,清冷如畫的臉蛋清麗人,氣質出眾,乃是高嶺之花,當時的卓不凡隻覺自己配不上葉子沁,自卑過很長一段時間。

這時,別墅外麵突然來了一個人,著筆的西裝,留著平頭,鼻梁架著一副金眼鏡,斯斯文文,約莫二十五歲左右,“葉總,聽說卓先生被抓了,現在沒事了吧。”

“已經沒事了。”葉子沁說道,兩人走到別墅外門口談話。

這個男人周偉,乃是‘天’公司的總經理,葉子沁旁重臣,公司都傳兩人有一,給卓不凡戴了綠帽子。

但卓不凡知道葉子沁對男人不假言辭,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葉總,說句冒犯的話,卓先生這樣做對你和公司都不好,他隻會害了你,不如早點離婚,你也可以解出來,輕鬆一些”周偉一臉正,低聲勸說道。

葉子沁麵如冰霜,細長的眉卻是微微一蹙,說道:“周經理,這是我的家事,你的好意我知道,但請以後不要再說這樣的話。”

周偉一愣,旋即輕笑道:“葉總,我也是為了你好而已。”

葉子沁心裡深深嘆了一口氣說:“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

說完,葉子沁直接沿著旋轉樓梯,朝著二樓自己的房間走去。

周偉不肯死心,目落在沙發上的卓不凡,道:“卓先生,能不能談幾句?”

卓不凡皺了皺眉頭,“周經理,不知道你想談什麼?”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曾經你是卓家的爺,葉總和你在一起,是高攀了,但是現在你隻是卓家棄,如果你為了葉總好,就早點和做個瞭解,放一條生路。”周偉直言不諱道。

卓不凡是整個金州圈子裡出了名的窩囊廢,平時連公司員工都能對他大呼小,周偉自然不畏懼他總裁‘丈夫’的份。

“這是我的家事,不勞煩你費心,現在我覺得自己有實力會讓子沁幸福!”卓不凡平靜的說道。

經歷過300年生與死修道磨練,他道心早已堅如磐石,周偉的挑釁就彷彿一隻螻蟻在對他嘶吼,激不起他心半點的漣漪。

周偉冷笑道:“就憑你能讓葉總幸福,終會一天葉總會醒悟過來,而且你應該知道,葉總本不喜歡你。”

“不我是的事,但終究是我辜負了,想要的我都會給。”卓不凡平靜道。

“哼,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吧。”周偉冷冷看了他一眼,轉離開了別墅。

卓不凡轉過頭,卻發現葉子沁站在樓梯上,正看著自己,他不由出一個微笑。

方纔的對話,已經聽到,突然間覺得卓不凡不一樣了,以前的他可從來不會說出這樣讓人‘心暖’的話來。

或許,這隻是一種錯覺而已,為天之,心高氣傲,當初若不是卓家強勢人,又怎麼會和卓不凡結婚,然後盡閨、朋友、親友的冷眼嘲笑。

“你來我房間一趟吧。”葉子沁突然說道。

卓不凡愣怔了一下,他記得自己和葉子沁結婚卻未同房,像葉子沁這樣天之,骨子裡就帶著傲氣,又怎麼會看得上他這樣的男人。

“難道已經想通了?”

卓不凡葉子沁個人,著筆的西裝,留著平頭,鼻梁架著一副金眼鏡,斯斯文文,約莫二十五歲左右,“葉總,聽說卓先生被抓了,現在沒事了吧。”“已經沒事了。”葉子沁說道,兩人走到別墅外門口談話。這個男人周偉,乃是‘天’公司的總經理,葉子沁旁重臣,公司都傳兩人有一,給卓不凡戴了綠帽子。但卓不凡知道葉子沁對男人不假言辭,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葉總,說句冒犯的話,卓先生這樣做對你和公司都不好,他隻會害了你,不如早點離婚,你也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