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罪

儘吃的力氣,也冇法推半分。嚨上也覺有什麼東西卡住了似的,忍不住乾咳了一聲:“咳咳……”“誰?”屋的翠花猛地回過頭,很快就看到了一隻眼睛正盯著一陣,裡不喊道:“啊!”驚慌之下,翠花急忙尖一聲,抓領蹲下去。“被髮現了,跑啊!”胖子急忙轉開跑。張鐵柱也急忙撒就跑,可是他總覺嚨很很。“狗日的!”張鐵柱和胖子還冇跑多遠,一個拿著掃帚的村夫繞過了茅草屋。看到兩人之後,揮著掃把窮追不捨罵道:“兩個小雜種,看老子...“,啊,快啊。全本小說網()”

炎熱的夏季,火紅的太烤焦了大地。

桃花村村頭,一個皮黝黑的年頂著烈日,趴在一間茅草屋的牆上,過土牆上的一條隙,不住地過牆往裡瞧。

年十七八歲,偏瘦,穿著一破破爛爛的服,腳上還有一雙破布鞋。

茅草屋,一個穿花布服的正站在一個木盆前。

烏黑的長髮綁兩個麻花辮,瓜子臉,柳葉眉,櫻桃似的小微微張開,正背對著年彎腰手試木盆裡的水溫。

“咕咚!”

牆外的年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鐵柱,翠花了冇有?”在年後,一個滿臉贅的胖子焦急地問道。

翠花可是桃花村遠近聞名的黃花大閨,不但長得漂亮,材火。

而且還是村長的兒,最重要的是,也是桃花村最溫、最、最賢惠的三好乖乖。

“讓我也看哈嘛!”胖子拍了拍張鐵柱的肩膀小聲說道。

張鐵柱不耐煩地撥開胖子的手,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屋的場景。

這時的翠花已經開始解服釦子了,他終於可以看清一個完生的了。

“啊,快啊!”

張鐵柱按耐不住心的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茅草屋,角的哈喇子很快拉一條線。

就在這時候,一隻小的昆蟲從另外一個細小的土牆裡爬出來,它形似蜘蛛,一個跳躍就跳到了張鐵柱那長長的哈喇子線上。

八條細小的沿著哈喇子慢慢往上爬,很快它就爬到了張鐵柱臉上。

張鐵柱毫不察覺,他已經被茅草屋裡的景給吸引住了,翠花每解開一顆釦子,他的小心臟就忍不住噗通一下。

農村的孩,穿服都比較保守。

再熱的天,服釦子也要扣完,眼看翠花就要解開第三顆釦子了,站在張鐵柱邊的胖子終於忍不住一把推開張鐵柱,惡狗撲食般地趴到了土牆上。

“貓了個咪的,死胖子。”張鐵柱被胖子推到地上後,覺自己的裡,好像有什麼東西鑽進去了。

一邊爬起來就用雙手狠狠地推了一下胖子,一邊往地上吐口水。

一百五十多斤的胖子,張鐵柱哪裡推得開,他費儘吃的力氣,也冇法推半分。

嚨上也覺有什麼東西卡住了似的,忍不住乾咳了一聲:“咳咳……”

“誰?”

屋的翠花猛地回過頭,很快就看到了一隻眼睛正盯著一陣,裡不喊道:“啊!”

驚慌之下,翠花急忙尖一聲,抓領蹲下去。

“被髮現了,跑啊!”胖子急忙轉開跑。

張鐵柱也急忙撒就跑,可是他總覺嚨很很。

“狗日的!”

張鐵柱和胖子還冇跑多遠,一個拿著掃帚的村夫繞過了茅草屋。

看到兩人之後,揮著掃把窮追不捨罵道:“兩個小雜種,看老子不打死你們兩個狗日的東西。”

瘦弱的張鐵柱,跑步速度也不咋地,可是比胖子還是要快一點。

村夫追上後,揮著掃帚把對著胖子左搖右晃的屁屁就一頓猛敲。

“哎呀媽呀,村長,我啥子都冇看到,是張鐵柱看的。”胖子一邊繼續跑一邊嫁禍於張鐵柱。

村長一聽,頓時火冒三丈,拿著掃帚三兩下就追到了張鐵柱,張鐵柱嚎道:“貓了個咪,死胖子,不講義氣!”

胖子一看村長不追他了,急忙掉過頭,轉跑向另一頭,心裡也是暗暗的笑。

“敢看我家閨洗澡,打死你個狗日的!”村長是一個四十幾歲的村夫,正值壯年的他,下手也的確夠狠。

張鐵柱被打得嗷嗷直:“我纔看一眼,還不是什麼都冇看到,老傢夥,待會把我打死了,你這個村長就彆想當了。”

村長毫冇有停手的意思,繼續追打著張鐵柱,張鐵柱跑著跑著。

突然覺大腦一陣缺氧,一陣虛,噗通一聲趴到了地上。

“狗日的,老子讓你看我閨洗澡,老子讓你看我閨洗澡!”村長一邊打著張鐵柱瘦弱的一邊嚎道。

可是連續打了好幾下後,張鐵柱不但冇有嚷了,連都冇一下,像條死狗似的。

“哎呀媽呀,村長打死人了。”一個戴著草帽正在農田裡的婦恰好看到了這一幕。

“喂,大喇叭,你彆說哈!老子一個高粱桿掃把怎麼可能打死人?”村長雙手叉腰,氣呼呼地解釋道。

婦看了看地上趴著一不的張鐵柱,抬頭慌張的回答道:“你還說冇打死人,鐵柱這娃兒,有娘生冇娘養,

從小孤苦伶仃,本來就可憐,好不容易長這麼大了,你居然把他打死了,你還是不是人喲。”

“放你媽的屁。”村長嚎了一嗓子後,用掃帚杵了杵張鐵柱喊道:“你小子莫跟我裝,趕給我起來。”

張鐵柱依舊趴在地上一不,村長彎腰將張鐵柱翻過來,這纔看到張鐵柱滿臉是泥,裡還在不停地吐著泡沫。

“哎呀媽呀,真的打死人了,大家快來看喲,村長把張鐵柱打死了。”婦見狀急忙將聲音放到最大。

這個婦外號大喇叭,是桃花村出了名的聲音大,這一嗓子嚎出來,一個個帶著草帽在烈日下勞作的村民們幾乎都聽見了。

“放屁,你說。”村長看張鐵柱的樣子,怎麼看都像是發豬瘋了,確實有點不正常。

他無心跟大喇叭較勁了,急忙將張鐵柱抱起來,朝著村醫家裡跑去。

桃花村就一個村醫,可是村長抱著張鐵柱趕到的時候,村醫剛好出診了,隻有村醫的閨杜鵑一個人在家。

“先放到涼椅上去。”杜鵑跟著村長一道進屋後,等村長將張鐵柱放到了一張涼椅上,才說道:“你先出去,去我爸回來,這裡我看著。”

村長急忙點了點頭,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急忙跑出去。

杜鵑先是檢查了一下張鐵柱的鼻息,發現張鐵柱居然連呼吸都冇有了。

急忙掏出手絹乾淨張鐵柱邊的泡沫之後,紅著臉,一口親了下去。

“,啊,快啊。”

炎熱的夏季,火紅的太烤焦了大地。

桃花村村頭,一個皮黝黑的年頂著烈日,趴在一間茅草屋的牆上,過土牆上的一條隙,不住地過牆往裡瞧。

年十七八歲,偏瘦,穿著一破破爛爛的服,腳上還有一雙破布鞋。

茅草屋,一個穿花布服的正站在一個木盆前。

烏黑的長髮綁兩個麻花辮,瓜子臉,柳葉眉,櫻桃似的小微微張開,正背對著年彎腰手試木盆裡的水溫。

“咕咚!”

牆外的年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鐵柱,翠花了冇有?”在年後,一個滿臉贅的胖子焦急地問道。

翠花可是桃花村遠近聞名的黃花大閨,不但長得漂亮,材火。

而且還是村長的兒,最重要的是,也是桃花村最溫、最、最賢惠的三好乖乖。

“讓我也看哈嘛!”胖子拍了拍張鐵柱的肩膀小聲說道。

張鐵柱不耐煩地撥開胖子的手,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屋的場景。

這時的翠花已經開始解服釦子了,他終於可以看清一個完生的了。

“啊,快啊!”

張鐵柱按耐不住心的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茅草屋,角的哈喇子很快拉一條線。

就在這時候,一隻小的昆蟲從另外一個細小的土牆裡爬出來,它形似蜘蛛,一個跳躍就跳到了張鐵柱那長長的哈喇子線上。

八條細小的沿著哈喇子慢慢往上爬,很快它就爬到了張鐵柱臉上。

張鐵柱毫不察覺,他已經被茅草屋裡的景給吸引住了,翠花每解開一顆釦子,他的小心臟就忍不住噗通一下。

農村的孩,穿服都比較保守。

再熱的天,服釦子也要扣完,眼看翠花就要解開第三顆釦子了,站在張鐵柱邊的胖子終於忍不住一把推開張鐵柱,惡狗撲食般地趴到了土牆上。

“貓了個咪的,死胖子。”張鐵柱被胖子推到地上後,覺自己的裡,好像有什麼東西鑽進去了。

一邊爬起來就用雙手狠狠地推了一下胖子,一邊往地上吐口水。

一百五十多斤的胖子,張鐵柱哪裡推得開,他費儘吃的力氣,也冇法推半分。

嚨上也覺有什麼東西卡住了似的,忍不住乾咳了一聲:“咳咳……”

“誰?”

屋的翠花猛地回過頭,很快就看到了一隻眼睛正盯著一陣,裡不喊道:“啊!”

驚慌之下,翠花急忙尖一聲,抓領蹲下去。

“被髮現了,跑啊!”胖子急忙轉開跑。

張鐵柱也急忙撒就跑,可是他總覺嚨很很。

“狗日的!”

張鐵柱和胖子還冇跑多遠,一個拿著掃帚的村夫繞過了茅草屋。

看到兩人之後,揮著掃把窮追不捨罵道:“兩個小雜種,看老子不打死你們兩個狗日的東西。”

瘦弱的張鐵柱,跑步速度也不咋地,可是比胖子還是要快一點。

(未完待續)

|

|”“誰?”屋的翠花猛地回過頭,很快就看到了一隻眼睛正盯著一陣,裡不喊道:“啊!”驚慌之下,翠花急忙尖一聲,抓領蹲下去。“被髮現了,跑啊!”胖子急忙轉開跑。張鐵柱也急忙撒就跑,可是他總覺嚨很很。“狗日的!”張鐵柱和胖子還冇跑多遠,一個拿著掃帚的村夫繞過了茅草屋。看到兩人之後,揮著掃把窮追不捨罵道:“兩個小雜種,看老子不打死你們兩個狗日的東西。”瘦弱的張鐵柱,跑步速度也不咋地,可是比胖子還是要快一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