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9章

種肯定不會說她半句好話。謝玉蕊端莊地微笑道:“世子年紀小,還不懂得分辨人心,對我又向來有些誤會不過沒關係,我作為他的長輩,自然要多包容一些,不管他說什麼,我都不會放在心上的。”蕭令月聞言,特意看了一眼戰北寒,發現他毫無反應,好似對側妃的“寬容得體”十分滿意。她再看懷裡的寒寒。小傢夥嘴唇都抿緊了,小身子輕輕發抖。蕭令月終於明白,為什麼寒寒說府裡的壞女人總是欺負他,他爹爹卻從來不信他了。敢情這還是個綠...這話一落,所有的鐵甲禁軍立刻朝蕭令月衝過來。

喊殺聲震天。

蕭令月心裡暗罵,毫不猶豫地掉頭就跑。

慕容曄來的未免也太快了!真是冤家路窄。

眼看黑衣刺客毫不猶豫地轉身逃走,行動間露出懷裡明黃色的東西,慕容曄眼神冰冷:“通知各個小隊,從宮道四麪包抄,弓箭手隨時就位,追!”

冰冷的命令下,四周的追殺更緊更密。

蕭令月一時間彷彿被群狼環伺,危險叢生。

她此刻已經顧不上考慮戰北寒了,一心一意地逃命自保,不但要躲避身後的追兵,還要提防前方的宮道裡隨時衝出來的禁軍,以及身後和四麵隨時射來的冷箭。

耳聽六路,眼觀八方,所有的速度和警覺都被拉到極限。

但即便如此,依然有猝不及防的情況。

蕭令月好幾次差點被冷箭射中,擦過肩膀帶出血痕,但她的腳步片刻冇停下,依然飛快朝著自己的目標而去。

慕容曄帶人緊跟在後麵,目光牢牢盯著她的背影,逐漸皺起眉頭。

這個刺客......為何對宮中的地形如此熟悉?

這麼多禁軍緊追不放,竟還抓不住區區一個刺客,好幾次眼看就要圍剿成功,卻被她硬是從包圍死角裡闖了出去。

除了身手和心性之外,如果不是對地形極度熟悉,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而且,這個刺客始終冇有和禁軍正麵交手,而是一個勁地逃,看似亂無章法,實際卻一直朝著某個固定方向去。

而她逃亡的方向,最終的目的是......

慕容曄忽然意識到什麼,眼神一厲,高聲道:“刺客在往東宮逃離,馬上給我攔住她!”

然而,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步。

前方,蕭令月如流行追月,速度極快地越過宮牆,身形一躍而起,已經遠遠能看到前方巍峨獨立的東宮。

“嗖嗖嗖——”箭雨鋪天蓋地的落下。

蕭令月落地迅速一滾,翻身敏捷跳起,藉著宮牆躲避箭矢,毫不猶豫地往東宮方向。

而東宮的正門口,聽到動靜的守衛已經集結,長刀冷劍朝著蕭令月殺過來。

身後是追兵,前方是守衛。

在東宮門前的宮道上,圍剿之勢已經成型,眼看就要將蕭令月絞殺在包圍圈中。

就在這時,蕭令月突然舉起手裡的明黃包裹,大喊道:“傳國玉璽在我手裡,誰敢動我就砸了它!”

前方後方所有禁軍都嚇了一跳,動作不可避免地停頓了下。

就在這一刹那,蕭令月猛然將包裹朝相反的方向扔了出去,同時身形如電,毫不猶豫地一頭往東宮裡衝進去。

“保護玉璽!”

“快接住!”

禁軍們的眼睛都被明黃色的包裹吸引,眼睜睜看著它扔出一條拋物線,直往地上砸去,一時間嚇得肝膽俱裂,拚命大喊道。

就在這時,騎在馬上的慕容曄縱身而起,踩著眾多禁軍的腦袋一躍數十米,牢牢抓住了半空中的明黃包裹,落到地上。

“保護太子殿下!”禁軍一窩蜂地朝慕容曄衝過去,裡三層外三層地將他保護起來。

慕容曄臉色陰沉,飛快地扯開明黃綢緞,裡麵赫然露出一塊四方形的磚塊。

假的!

這根本不是傳國玉璽!

慕容曄瞬間臉色發青,猛一抬頭,看到黑衣刺客的身影衝進了東宮中,消失不見。他一起的其他奴隸也不見了。還有被他砸死的黑衣人戰北寒和蕭令月也是一身黑色勁裝,看起來和黑衣人衣著相似,男子嚇得直往後退,心裡驚恐的想著:這不會是黑衣人的同夥吧?“你站著彆動,躲什麼?”蕭令月看到他如見厲鬼一般,哆哆嗦嗦的直往後退,不由氣笑了。“我們不是土匪寨的人,我們是”話還冇說完,蕭令月驀地臉色一變,閃身往後一退。“叮!”一支銳利的弩箭猛然從上方射來,釘在她原本站立的位置上。箭頭入地三分,箭尾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