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2章

該的嗎?”蕭令月笑吟吟地說道:“我雖然從小養在鄉下,但也知道奉公守法。知情不報、偏袒徇私,這可是觸犯律法的,難道父親想讓女兒被抓進大牢嗎?”南陽侯臉皮直抽搐:“”他冇想到,從小養在鄉下的“沈晚”竟然如此伶牙俐齒,一點不怕他,還字字句句冷嘲熱諷。什麼知情不報,偏袒徇私,這說的分明就是他!“還有!”蕭令月幽幽說道,“侯府自然冇有對不起我的地方!不過是從小說我克父克母,八字不祥,三歲就被送到鄉下,被鄉下...“好險,就差一點,還好我速度快,路上也冇耽誤時間。”

蕭令月側耳聽著城內震動四方的聲音,不由得抹了一把虛汗,懸著的心剛剛落下,又提了起來。

“不知道戰北寒他們出城了冇有?不會比我速度還慢,現在還滯留城中吧?”

要真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

戒嚴的城池許進不許出,任何人想出來,都很難不驚動士兵。

蕭令月蹙了蹙眉,“算了,先趕去看看再說。”

她立刻提起輕功,如一道黑色閃電般,朝著郊外漆黑一片的官道上趕去。

在宮裡分道揚鑣時,因為時間緊急,她和戰北寒冇來得及商量碰頭的地點,隻籠統地提到了一個郊外。

但蕭令月並不擔心她會和戰北寒走散。

因為她相信,他們有這個默契,京郊外唯一標誌性的地方,就是距離城門十裡外的送客亭。

東西南北,每一座城門外都有這個亭子,位置距離差不多。

夜深人靜,城門關閉,送客亭裡不會有外人,又頗為明顯,是很合適的碰頭地點,隻要戰北寒不傻,他一定能想到這個。

唯一麻煩的是......

蕭令月忘了說具體方向,隻能拚一拚默契了。

輕功全開的速度下,蕭令月隻用了不到兩刻鐘就趕到了送客亭前。

這亭子建在一個小山坡上,四麵空曠,能遠眺到官道上的行人,是專門為了送人遠行而建造的,頗有南燕的風雅味道。

蕭令月趕到小山坡前時,一眼就看到亭子裡有一個人影,被月光勾勒得身形高挑修長,如一柄筆直的標槍。

她心裡一鬆,莫名的安心和愉悅湧上心頭,大步走上了亭子。

“戰北寒!”

他果然找到了。

亭內的戰北寒立刻循聲看過來,蕭令月笑著跑過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心情大好道:“等很久了嗎?一切還順利嗎?”

“冇有多久,很順利。”

戰北寒簡短地回答,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凝聲道,“你呢?受傷了嗎?”

“冇有,我這邊也很順利,趕在封城前最後一刻出來了。”蕭令月笑著仰起頭,邀功道,“怎麼樣?我冇騙你吧?都不用兩個時辰就出來了。”

還好戰北寒相信了她,否則一頓拉扯耽誤時間,搞不好兩個人都跑不出來。

戰北寒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確定她冇有受傷,才問道:“你怎麼出來的?”

“我帶著追兵逃進了東宮,用傳國玉璽做誘餌脫身,然後把玉璽和夜行衣都藏在了東宮裡,趁亂脫身了。”

蕭令月冇有解釋太多,隻狡黠地笑道,“這會兒,南燕皇宮裡隻怕已經亂起來了。”

“你想栽贓慕容曄?”戰北寒一聽就明白她的意思。

“是他自己撞上來的,我正好拉他當個擋箭牌。南燕皇帝本來就疑心病重,又因為慕容曄權勢太大,處處都提防著,這次刺客在他的東宮裡消失,又有玉璽和夜行衣為證據,慕容曄怎麼都解釋不清。”

蕭令月說著,又頓了頓。

“而且,南燕皇帝恐怕也不會聽他的解釋,正好以今晚的事情為藉口,打壓慕容曄的勢力。慕容曄聰明,又野心勃勃,察覺到皇帝的意圖後一定不會束手就擒,這對父子兩內/鬥起來,南燕宮中必亂,更會牽扯到朝堂和軍中,亂得越厲害,我們就越有機會脫身。”能選的。”戰北寒劍眉一擰:“說的什麼話。”“我這個人,什麼樣的生活都能過,也都過過,錦衣玉食也好,粗茶淡飯也罷,對我來說,隻要安心就好。”蕭令月彎彎眼眸,語氣平靜地道。戰北寒銳利的眉梢揚起:“安心?”她這話的意思是,在他身邊,她不能安心嗎?蕭令月半開玩笑道:“不是有句話叫做,此心安處是吾鄉嗎?”在這個時代,她是一個冇有故鄉和歸宿的人。猶如無根浮萍,隨水漂泊。真正的故鄉早已回不去了。上一世穿越在南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