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抄起菜刀

ŗ�����^�����Î��˵���һ�ښ⡣�0�2�0�2�0�2�0�2�����Y�Ǵ��ݣ�����Ҳ�ǂ��K����Ę�ļ��ˣ��0�2�0�2�0�2�0�2�����@���˸�֮ǰ�ǎׂ�߀��һ�ӣ���Ȼ�����۾��ģ��b�����p�۾����ǰ�ɫ�ģ�������һ�c��ɫ��ͫ�ʣ��؄e�B�ˡ��0�2�0�2�0�2�0�2�l�d�@�r���ͳ�һ�������������֌��ۣ�Ȼ������˺�...隔天一早,鄭開元和鄭恆就登門了。

一通賠禮道歉後,見衛綿緩和了神色,才把這次的目的說了出來。

想請她再給鄭浩一次機會,如果表現好就留在身邊當個跑腿的,要是不好,再退迴鄭家,他這個當父親的不會說半句廢話。

之所以來求衛綿,是想著這孩子資質還不錯,怕浪費了。

衛綿想起四師兄當初對自己的照顧,還有那些惹禍後他幫著背的鍋,終究是心軟了。

“行,讓他過來吧!”

於是一個小時後,她看到了鼻青臉腫的鄭浩。

衛綿:“……”

果然是親爹親哥,真下得去手。

鄭浩跟個小媳婦似的,一直悄咪咪觀察衛綿的神色,見她看到自己這樣隻是愣了愣,竟然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頓時心都涼了半截,隻覺得委屈到不行,但想著師叔之前送他的雷擊木劍,那麽好的東西說送給他就送了,肯定對他還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可他學藝不精就算了,連謙遜都做不到,明明實力隻有半瓶水,卻晃蕩的厲害。

就像大哥說的,他這樣的實力,給小商鋪調理風水看不上,給大商場調理人家還看不上他。

高不成低不就,確實是不應該。

鄭浩這會兒隻希望師叔能給他個機會,以後他肯定要好好學習,不會辜負師叔和家裏的期望。

不一會兒,梁昊然也來了,他看到鄭浩臉上的傷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一句話都沒問。

人來齊以後,衛綿就帶他們往風水街去了,這次是要買個明咒葫蘆,還要給它開光,之後就可以掛到店鋪門口了。

這一切都完成後,三人再次來到那個店鋪,昨天的店主馬上迎了過來,他妻子也跟著一起來了。

寒暄幾句後,衛綿動手佈置起來,梁昊然和鄭浩全都仔細盯著衛綿的動作。

等所有事情都做完,忽然平地起了一陣風。

那陣風像是從店裏刮出來的一樣,捲起了地上的幾片落葉,打著旋從門前經過,然後朝著馬路右邊而去,很快消失不見。

店主和他媳婦的表情立馬變了,兩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再看店門口,已經沒了之前那種壓抑感。

呼吸都輕快了幾分。

剛剛那股風颳起的時候旁邊看熱鬧的人也看見了,他們也忍不住瞪大眼睛,隻覺得驚訝無比。

那地方是個死角,就沒見能平地起風的,而且還那麽邪門的打著旋離開,就好像把那個店鋪不好的東西全都帶走了一樣。

那些人這會兒看衛綿的眼神立刻不一樣了,心中更是升起了幾分敬畏之心。

看不出來,這麽年輕的小姑娘,竟然是真有本事的。

店主現場給衛綿轉了十萬塊,原本說好的價格是八萬,可他總覺得這樣有本事的大師,還是應該多給點。

衛綿也聽到了手機傳來的收款數目,她挑了挑眉,什麽也沒說,道別後直接離開了。

等人一走,看熱鬧的一擁而上,“老汪,這小大師是你從哪裏請來的啊,感覺好像挺厲害呢?”

老汪麵上忍不住帶了幾分驕傲,“這可是給很多老闆都看過風水的大師,還是我大姨姐給介紹的,能請到她可是不容易!”

其他人一聽,紛紛打聽起來,老汪想著給大師多介紹點生意,就把算命館的地址告訴了出去。

末了還要叮囑一句,“大師很忙的,你們不是大事就不要麻煩她了!”

幾人都表示留著地址是為了以防萬一的,畢竟誰家都有拿不定主意或者遇上事的時候,到時也能有個去處不是?

下午衛綿又去處理了一個預約,是個老人給兒子和兒媳婦合八字的,沒多會兒就處理完了。

四個預約都處理完,還剩下一個事主最近有事的。

又過了一天,就到了衛綿和童磊約定的這天。

上午她去了算命館一趟,下午直接迴了家,等時間到了四點,這才給童磊打了過去。

童磊今天本要迴家的,沒想到睡過了頭,這會兒剛吃完今天的第一頓飯,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刷視訊。

刷著刷著忽然有電話打了過來,他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後,立刻手忙腳亂接了起來。

“大師?”

衛綿在那邊說了什麽,童磊雖然不明白,但還是同意了這樣的做法。

結束通話電話後,他直接穿上外衣,朝著丈母孃家去了。

童磊的丈母孃家說是在農村,實際就是清平周邊的農村,再加上童磊夫妻住的地方也靠近郊區,接到人一來一迴也不過是兩個多小時。

“大磊呀,你說你這孩子,還非要給小雪個驚喜,這丫頭找了你這樣好的小夥子,可是太有福了!”

孫母有點暈車,但看到女婿對女兒這麽好,心裏別提多高興了,再加上女婿家裏條件還好,要是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就更好了。

孫母悄悄安慰自己,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條件已經很好了,就不要強求其他了。

孫父看到女婿這樣把女兒放心裏,嘴上不說,心裏也是滿意的。

兩人在沙發上坐著,這會兒就已經馬上七點了。

“爸媽,咱們先不開燈,一會兒假裝家裏沒有人,我說ok咱們再跳出來給她個驚喜!”

這是童磊自己想到的辦法,大師隻說讓他找理由把丈母孃兩口子接來。

這方法還是他絞盡腦汁想出來的,正好明天就是兩人戀愛六週年紀念日,就說是為了慶祝,才把丈母孃接來一起吃個飯,明天再送迴去。

“好好好!”

孫母滿口答應著,也樂得看小兩口感情好。

見她實在不舒服,童磊幹脆把兩人送到側臥,讓他們躺下睡一會兒。

而他自己,則還是迴到了沒開燈的廚房。

十幾分鍾後,房門處忽然傳來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

之後的事如同衛綿在天眼中看到的一樣,孫倩雪迴來了,但不是自己迴來的,而是後麵還帶了個矮個子男人。

童磊家的格局不太規則,自帶一個走廊,側臥在那個走廊的最裏麵,再加上側臥開著窗戶,所以一開始這邊的聲音並沒傳過去。

看到孫倩雪和那個姚哥在客廳拉拉扯扯,童磊這會兒完全想不起來衛綿對他的提醒,如同她在天眼裏看到的那樣,抄起菜刀就砍了過去。冤種啊,死了還要給人家換錢的大冤種!哪天他要是死了,家裏這些房產和存款除了他們母子外,還要分一部分給鄉下的老孃,可這些保險賠償金可就全都是她的了。獲取財產的手段簡直不能更合理合法了。這麽想著,梁軍隻覺得渾身顫抖,這是怎樣一個毒婦啊,打從一開始和他結婚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嗎?為什麽人能惡毒到這種程度?梁軍氣得渾身顫抖,他死死咬著牙,腮幫子都不受控製的抽動起來。那張一直都是憨厚老實的臉,幾種情緒控製不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