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光榮嗝屁

?”雖然在前世西醫的就,已經走到頂峰,但事實上……中醫更牛。聞問切,隻看他的樣子,確實不像是中藥了的!容子墨:“……”倒是會反咬一口!他自詡脾氣好,但這會兒都頗有些不住火氣,再次閉上眼,從牙裡出來幾個字:“本王沒中藥!”蘇沉鳶:“那既然你沒中藥,不就沒事了嗎?再說了,你之前不是罵我迫不及待嗎?這說明你也不想發生什麼,那你攔著我作甚?”難道他是假裝不願,隨時準備著大發?不過……本王是什麼意思?他是個...“蘇沉鳶!你就這麼迫不及待?”隨著一聲帶著怒意的厲喝,蘇沉鳶從劇烈的頭疼中驚醒。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便看見了一張俊無儔的臉。

被麵前這人著。

男人溫雅的眸中,滿是怒焰,似是一個原本極好脾氣的人,被人一再踩踏底線,生生地到了暴怒的邊緣!

蘇沉鳶一臉的黑人問號。

啥……啥況?

不是在醫學所做實驗,然後……哦,對了,有人潛了實驗室,盜取資料,與歹徒殊死搏鬥,撐到警衛人員到來,保住了機檔案的同時——榮地嗝屁了!

所以,這是……穿越?

略地瞭解了自己穿越的事實,趕推開上男人,並抵著對方的肩膀,急切地說道:“兄臺,冷靜,我不僅沒有迫不及待,我甚至覺得……還可以再等等!”

容子墨:“?”

什麼?

蘇沉鳶看著上方愣住的男人,一下沒推開,於是又推了一把。

容子墨沒想到是真推,並非拒還迎,於是竟差點被直接掀下床:“蘇沉鳶,你……”

這是搞什麼鬼?

不是自己吃下不圓房,就會暴斃的藥,著他來圓房?現在這又是哪一齣?

蘇沉鳶也借著他發呆的間隙,趕坐起來,扯了扯自己的服,發現服還穿得好好的,隻需要整理一下便可。

扭頭看向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切的男人,擺出爾康手,說道:“兄臺,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一切肯定都是誤會,我先走吧,我們下次再聊!”

說著,起就往門外跑。這種場麵下,孤男寡待在一起好尷尬,要不還是先出去找個人捋一捋況!

至於有沒有下次再聊的機會,那就是下次的事了。

容子墨:“站住!”

蘇沉鳶腳步一頓,回頭看向他,問道:“怎麼了?難道你非要跟我睡嗎?”

這男人長得這麼帥,秒殺自己前世見過的各路明星,好像也不是很虧,甚至……還有些賺。但是沒有基礎就睡覺,不符合的道德標準啊!

不行,不行!

認真地搖頭。

容子墨:“……?”

到底是誰非要跟誰睡?還有,搖頭是什麼意思?!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閉上那雙溫雅又好看的眼睛,使自己的緒平和下來,這纔看向,問道:“你真要出去?”

蘇沉鳶點點頭:“嗯。”

不然還能是假的要出去嗎?

容子墨:“生死無猶?”

蘇沉鳶再次點頭,接著問道:“難道你中藥了,需要我捨生取義的救你?但是看著你的樣子不像啊!要不你先泡個冷水澡,理降溫,實在不行,我免費給你診個脈,給你開點藥?”

雖然在前世西醫的就,已經走到頂峰,但事實上……中醫更牛。聞問切,隻看他的樣子,確實不像是中藥了的!

容子墨:“……”

倒是會反咬一口!他自詡脾氣好,但這會兒都頗有些不住火氣,再次閉上眼,從牙裡出來幾個字:“本王沒中藥!”

蘇沉鳶:“那既然你沒中藥,不就沒事了嗎?再說了,你之前不是罵我迫不及待嗎?這說明你也不想發生什麼,那你攔著我作甚?”

難道他是假裝不願,隨時準備著大發?

不過……

本王是什麼意思?他是個古代封建社會的王爺?

容子墨看著防備的眼神,簡直有些無語凝噎,他用了此生最後的耐心,著火說道:“中了藥的不是你嗎?”

“是我?”蘇沉鳶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接著右手搭上左腕,自己給自己診脈,發現啥問題都沒有,完全沒有中藥的跡象,接著說道,“我沒事啊,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容子墨:“……”

他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

不管是剛才說的,自己聞所未聞的“理降溫”,以及現在提出給他診脈,最後又自己給自己診脈的行為,都證明瞭不對勁!

他兀地沉眸,問道:“你到底是誰?”

蘇沉鳶心頭一跳,心想古人要是知道自己是穿越來的,說不定不是把自己關在瘋人塔,就是找人來捉妖驅邪。

於是咳嗽了一聲,直了腰板:“我就是蘇沉鳶啊!”

他剛剛就是這麼的,不過到底是沉冤,還是哪個淵?算了,不重要,應付過去再說!

其實前世……蘇悅。

容子墨兀地起,到了蘇沉鳶的跟前,抓住巧的下,近距離地觀視。

蘇沉鳶:“……?乾……乾什麼?”

話都說不利索了,主要是這個男人是真的太好看了,讓人莫名就有些張,而且還擔心自己餡。

容子墨看了一會兒,並沒有發現人皮麵,並非是人假扮。

他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斂眸,鬆開了手,語氣淡淡地道:“那好,既然你沒事,又說都是誤會,便回你自己的院子。日後本王的院子,若無本王傳召,你不必來了。”

下被鬆開,蘇沉鳶鬆了一口氣,趕後退了幾步。

這個小作,令容子墨的眸子,又瞇了瞇,這人今日……

到底是在玩什麼花樣?

知道自己過關,蘇沉鳶說道:“好的,那我先……那我先告退了!”

這人不是王爺嗎?自己要說告退,才符合自己現在的份對吧?

見著男人對自己的話,沒有什麼反應,就知道說告退是沒問題的。

至於來他的院子,這本就不是蘇悅的本意,以後不來就不來唄!

而且這個男人太敏銳了,有那麼幾個瞬間,都懷疑自己穿越者的份,會被看,所以為了好好活著,這輩子最好不要再見了!

想著就趕扭頭,往外頭飛奔。

心裡卻有些疑……

他讓回自己的院子,那的院子在哪兒?為什麼可以隨便來到一個王爺的院子?

看著倉皇離開的背影。

容子墨斂眸回,卻在床邊,見著了落下的團扇,於是提醒道:“你的扇子落下了,王妃!”

剛跑到門口,開啟了房門,希這輩子都不要再跟他見麵的蘇沉鳶,腳下兀地一,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不敢置信地回頭看向他:“你……你我啥?”

王妃?!這是……穿越?略地瞭解了自己穿越的事實,趕推開上男人,並抵著對方的肩膀,急切地說道:“兄臺,冷靜,我不僅沒有迫不及待,我甚至覺得……還可以再等等!”容子墨:“?”什麼?蘇沉鳶看著上方愣住的男人,一下沒推開,於是又推了一把。容子墨沒想到是真推,並非拒還迎,於是竟差點被直接掀下床:“蘇沉鳶,你……”這是搞什麼鬼?不是自己吃下不圓房,就會暴斃的藥,著他來圓房?現在這又是哪一齣?蘇沉鳶也借著他發呆的間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