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見葉三少

布鞋,長相清純漂亮,一雙大眼,盛著滿世界的天真。今天是男朋友王銳的生日,想給他一個驚喜。袋子裏裝著的就是心挑選的鋼筆,名家手筆,價格不菲,省吃儉用兩個月才買得起。王銳高一年級,是學校的風雲人,全校學妹的夢中人。剛進屋就覺有點不對勁,鞋櫃前有雙紅的水晶高跟鞋,地上四散落著紅的披肩、上,短,長……男人的襯衫,長……紅的靜靜地躺在男子的長上,看上去-,臥室裏傳來子的和男子的低吼聲……真人秀?如果這裏不是...程安雅,,17歲,高164,重48公斤,大一枚,無格也是一種格,高二學生

穿著一件淺黃的襯衫,洗得發白的牛仔,樸素的帆布鞋,長相清純漂亮,一雙大眼,盛著滿世界的天真。

今天是男朋友王銳的生日,想給他一個驚喜。

袋子裏裝著的就是心挑選的鋼筆,名家手筆,價格不菲,省吃儉用兩個月才買得起。

王銳高一年級,是學校的風雲人,全校學妹的夢中人。

剛進屋就覺有點不對勁,鞋櫃前有雙紅的水晶高跟鞋,地上四散落著紅的披肩、上,短,長……

男人的襯衫,長……

紅的靜靜地躺在男子的長上,看上去-,臥室裏傳來子的和男子的低吼聲……

真人秀?

如果這裏不是男朋友的家,程安雅可能會有興趣趴在門外看錶演。

這對男已迫不及待一進門就辦事的猴急樣子,地板上的淩,空氣中的麝香味,程安雅就算再怎麽單純也知道發生了什麽。

“王銳,我嗎?”妖的聲有著的味道。

陳盈盈?的好朋友?額……最近遊戲打得太猛了,幻聽,幻聽……。

“我當然你,盈盈你好棒……”王銳的聲音夾著舒暢和愉悅,xx的聲音一陣陣曖昧地傳來……

一步一步地靠近臥室。

那的聲音更清晰,房門沒關,站在那裏,很清楚地看見纏的兩道人影,陳盈盈脖子後仰,一頭卷發舞,臉紅豔,紅不停地吐出。

“說,我和安雅,誰技好?”渲染過的嗓子分外的。

喂喂喂,別比技行不行,等過幾年,我有實戰經驗,我們再來比也不遲!

“當然是你,安雅太古板,我們往一年,最親的也是牽牽手,木頭人一個,不解風,哪有寶貝你迷人……再快一點……”

切,你這麽臭,傻子才被你吻呢。

真猛啊!

這姿勢擺得也太高難度了吧?

靠,這是怎麽擺出來的?

程安雅有點佩服自己,這個時候竟然有心思研究他們的姿勢問題。

“安……安雅……”王銳首先發現程安雅,眉心一擰,快速拉過棉被蓋住他們的。

“安雅……”

陳盈盈愧之後,坦然自若地起,毫不在意赤--,上還留著的抓痕,-。

材真火,有當公共汽車的本錢,程安雅暗忖。

陳盈盈隨意丟給王銳一套服,自己也套上王銳的襯衫。

程安雅很鎮定,雖然的臉蒼白,但的眸是含著笑意的,清純的,甜的,媽媽說,人不管在什麽時候,都要微笑,是最好的偽裝。

“安雅,你也看見了,我們在一起,你退出吧!”陳盈盈風萬種地勾著王銳的手臂,朝程安雅示威,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恩賜般的口氣

安雅這種窮酸相,怎麽能配得上英俊亮眼的王銳,陳盈盈才能配得上他。

“王銳,為什麽?”要劈,你也別吃窩邊草啊,況且這草的名聲還很爛,那是有名的公共汽車。

王銳冷冷一笑,一甩頭,年輕英俊的臉有著嫌棄,高傲地說,“安雅,實話告訴你,當初會追求你,是因為和幾個兄弟打賭,誰讓你這麽難追?說實話,你看看你,素朝天,一垃圾裝,配得上我嗎?”

長得漂亮又怎麽樣,帶出去一樣丟臉。

“原來是這樣……”程安雅瞭解地點點頭,甜甜一笑,“你打賭的賭金是多?”錢,程安雅暗忖。陳盈盈隨意丟給王銳一套服,自己也套上王銳的襯衫。程安雅很鎮定,雖然的臉蒼白,但的眸是含著笑意的,清純的,甜的,媽媽說,人不管在什麽時候,都要微笑,是最好的偽裝。“安雅,你也看見了,我們在一起,你退出吧!”陳盈盈風萬種地勾著王銳的手臂,朝程安雅示威,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恩賜般的口氣安雅這種窮酸相,怎麽能配得上英俊亮眼的王銳,陳盈盈才能配得上他。“王銳,為什麽?”要劈,你也別吃窩邊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