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全麵開戰血鱷爆發

案組的專員,有的是初階覺醒者,有的是中階覺醒者,唯獨沒有高階覺醒者。畢竟,方澤現在才剛剛發展自己的親信,手下要不然是新兵,要不然就是隻有經驗,沒有實力的老人。所以,這樣的實力占比也算正常。所以,整個屋內,隻有“方澤”一個人,是高階覺醒者。看到儀器上,顯示的“方澤”的境界。副官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在記錄單上,把方澤實力一欄,填寫上了8月6日高階覺醒者.繁忙的一天,很快過去。臨近傍晚,方澤早早的,就讓兩...半神監獄升級成功:區域擴大,房間麵積增大,增加休息區、活動區。

半神監獄升級成功:半神監獄整體或單個牢房可具現化,與現實空間進行連線。

半神監獄升級成功:增加犯人實力等級限製,可以具體對每個犯人的實力進行不同的限製。

半神監獄升級成功:房間擴大,三人間可再增添一個床位,變為四人間。半神監獄關押罪犯人數最大可增加12名。

半神監獄升級成功:房間擴大,四人間可再增添兩個床位,變為六人間。半神監獄關押罪犯人數最大可增加24名 接連五次升級,方澤一口氣把信仰之力花了個七七八八。但是這麼巨量的花費也確實效果不錯。

五次升級得到的前三個新功能,都不錯,讓半神監獄的能力變得更加全麵,也讓方澤可以在現實中使用更多的戰術。

比如,他如果想要暗算某個強敵,完全可以把現實世界某個房間與半神監獄的牢房相連,之後邀請那個強敵前去喝茶。

隻要進到房間,方澤就可以直接控製住他。

比如,他也可以動態調整每個犯人的實力,來懲戒或者更好的限製犯人。

至於後麵那兩次的升級,則是方澤現在最需要的:兩次升級一共增加了36個犯人位置,直接讓方澤可控製的犯人數量翻倍!

有了這麼多空位,方澤不僅可以輕鬆對付藍血尊者,也可以火力全開,去再次抓捕尊者,控製尊者。而方澤沒抓一個尊者,域外一方就會少一個尊者,此消彼長之下,界域戰爭將再也沒有反轉的可能。

這麼想著,方澤也關閉了半神監獄的升級頁麵,然後他按照自己的計劃,開始召喚白止和藍冰,準備佈置一下這次突襲藍血尊者的計劃,然後正式展開行動 3個小時後。

域外,和平基地隔壁的魚水區。

這裡是域外最混亂,也是最充滿荷爾蒙的區域。

區如其名,不論是半神,還是半神附庸,乃至災難生物,隻要來到這個區,就可以盡情的享受魚水之歡。

在這裡,任何人不可以拒絕對方提出的魚水要求,哪怕對方不是自己同一個種族或者同性。

這種混亂到原始的規矩,也讓所有來到這個區域的生靈都是來放縱內心最深處的**的。

而此時,藍血尊者正和七八名尊者站在這個區域邊緣的一座高樓上,眺望著和平基地,然後閑聊著。

這段時間,藍血尊者通過打壓人族,截斷人族通商命脈,搶奪人族物資,卻讓人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種種舉措,重新在尊者間獲得了一些聲望和地位。

所以,在聊天中,這些以前就以他馬首是瞻的尊者語氣又帶上了不少吹捧。

“藍血兄的連環計簡直太絕了,直接把整個輿論全都控製在了咱們的手裡,也逼得人族遲遲無法做出回應。”

“可不是嘛。人族現在可謂是完全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他們想要澄清,但是卻根本沒人信他們,他們不澄清,生意就做不下去。最後隻能同意咱們的條件,讓出利益,才能平息眾怒。”

“是啊,藍血兄的這個苦肉計,直接讓咱們獲得了談判的主動權。這這樣一來人族再也無法通過生活資源來剝削咱們了。”

而此時,已經半年多沒聽到尊者吹捧的藍血尊者眼睛都笑的瞇起來了,不過他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是保持風度,所以他擺擺手,故作謙虛的說道,“拙計,拙計,都是拙計。”

“方澤和人族畢竟還年輕,隻知道打打殺殺。所以處理不了這樣的突發情況。這不算什麼。畢竟咱們比他們多活了幾萬歲嘛。”

“而且,你們也不要小瞧了那些那些起鬨的半神和半神附庸們,他們指不定已經猜到了這是咱們自導自演的苦肉計。隻是因為,鬧下去也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才沒有拆穿,而是一起對方澤施壓。”

“等事情平息了,他們指不定站在哪邊呢。”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藍血尊者的誌得意滿還是幾乎都已經寫到了臉上,所以他身旁的尊者們再次“懂事”的開啟了一輪新的吹捧。

不過,就在場麵越來越熱鬧,氣氛也越來越油膩的時候,突然,幾位尊者隻是感覺眼前一花,就發現幾個身影憑空出現在了他們的身邊。

這幾個身影出現的突然,沒有任何的空間波動,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像是一直隱身在周圍,剛剛現身的幽靈一般。

這頓時嚇了這幾位尊者一跳。

幸好經過了那麼多年的戰鬥,他們的戰鬥本能還在,所以,隻是一眨眼,他們身上就猛地爆發了神力防護法陣,然後身形極速的後退!

見到他們後退,那幾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倒是也沒追。所以而當後退到安全距離以後,這幾位尊者也不由的停下腳步認真的打量起剛剛出現的那幾個身影。

出現在他們身邊的一共有四個人。而且還都是熟人。

領頭的是域外實力排名前五的血鱷尊者,跟在他旁邊的是歡愉尊者、和兩位夔皇尊者!

看到血鱷尊者這個方澤的狂熱死忠和這奇怪的組合,幾位尊者哪裡不知道這是方澤派人來了。所以,他們麵色微變,然後厲聲喊道,“血鱷尊者!你們什麼意思?!你們這是在開站!”

還有腦子轉得快的尊者直接就一盆臟水潑上了,“血鱷尊者!你們前段時間刺殺藍血尊者還不夠,現在難道要再來一次嘛!?”

而此時,領頭的藍血尊者也是麵色微沉的看著他們,然後沉聲說道,“血鱷,你們突然出現在這裡,可不是什麼友善的舉動。看來方澤果然沒有和談的誠心,想要重啟戰端啊!”

而聽到這幾位尊者口中的話,血鱷尊者卻是咧開了他那血盆大口,呲牙兇殘的一笑,然後說道,“你們還真是群演員啊。到現在還不忘把苦肉計繼續演下去。”

“不過,義父也說了。你們既然要往我們身上潑臟水,那麼我們就乾脆把這臟水變成真的。這樣也不枉你們的一番苦心!”

說著,血鱷尊者像是開啟了什麼,頓時,兩方尊者周圍的空間開始劇烈的波動!

那一瞬間,一道道流星宛如下凡一般劃過域外灰暗的天空,落到了藍血尊者他們周圍!

流星落地,化為了一位位氣息磅礴,如淵如獄的尊者。

他們三十多人,全都一襲遮擋全身的黑衣,整齊劃一,而落地以後,他們也都麵無表情的看著被圍在中間的深藍尊者等人,目光無喜無悲。

見到這一幕,深藍尊者他們麵色也不由的沉了下來。顯然他們真的沒想到方澤在縮頭了半個月以後,竟然真的撕破臉,打算直接開戰!

不過,他們倒是也不怕!

畢竟,一、現在方澤並不在這裡。

二、這裡可是天外天。尊者遍地走,半神不如狗的地方!在這裡打起來,他們有著源源不斷的生力軍,根本就不怕方澤一方這三十多名尊者。

三、也是最重要的。上次交戰,方澤是打了個突然襲擊,才把藍血尊者一方給打崩潰了,但是經過了這半年的修養和調查,藍血等域外尊者也搞清楚了方澤手裡的尊者都是些壽元將至的老牌尊者。

這些老尊者雖然戰鬥經驗豐富,但是壽元沒剩多少,既打不了爆發戰也打不了持久戰。最多隻能以多打少和偷襲時唬唬人。真要打起來,隻要稍微拖延拖延,他們就要隕落了。

而這次來和方澤做對,藍血尊者也是算好了對方的戰鬥力,選的尊者都是戰鬥力強大的那種,而且也事先想好了戰術,所以根本就不懼對方——就算他們無法做到以10打30,但是撐個幾分鐘,等到其他半神、尊者趕到還是沒問題的!

這麼想著,藍血尊者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也不逃跑,更不傳送走,而是渾身爆發出了沖天的氣勢,然後直接朝著血鱷尊者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藍血尊者渾身爆發出驚天氣勢的時候,整個域外,天外天彷彿安靜了一剎那,很多在忙著各自事情的半神、尊者全都心有所感的抬頭望了過去。

藍血尊者他們的氣勢,這些天外天的半神、尊者實在太熟悉了。所以,隻是一瞬間,他們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而出什麼事需要藍血尊者他們全力爆發氣勢,應戰和示警?顯然隻有方澤撕毀和平協議,出手了!

所以,頓時無數的半神、尊者騰空而起!

一時間,整個天外天上空黑壓壓的一片半神、尊者!

結果,就在這些半神、尊者們騰空飛起,準備前往雙方交戰地點的時候。突然,又一股恐怖的氣勢從交戰處沖天而起!

那股氣勢帶著無盡的血腥和煞氣,直接在天外天的上空凝聚成了一隻高達數百米的鱷魚虛影!

那鱷魚和血鱷尊者有幾分相像 ,直立而起,手持著一把數百米長的寬柄,宛如斬馬刀的厚重砍刀!

他咧開血盆大口,一邊猖狂的大笑著,一邊瘋狂的揮舞起了砍刀!

“鮮血亂披風!”

恐怖的血腥風暴開始在那片尊者凝聚的區域爆發!無數的法則之力瘋狂的凝聚,壓縮再壓縮!然後猛地爆開!

“轟!”

血腥風暴炸開,整個天外天頓時下起了恐怖的血雨!

看到這一幕,無數的半神、尊者全都被嚇住!而幾名飛到半路,和血鱷尊者同時代的尊者臉上一時間都露出了恐懼的神情!

在那一瞬間,他們彷彿回憶起了當年域外被血鱷尊者所支配的恐懼!

域外的尊者實力排名一般隻有前20。而且前五幾乎不變。

第一是戰績恐怖的霜白尊者。第二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有多少手段的巨樹尊者,第三是近幾萬年的絕世天驕藍血尊者,第四就是老牌絕世天驕血鱷尊者了。

其實剛開始血鱷尊者的排名甚至要比巨樹尊者和藍血尊者還要高的。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可以和霜白尊者打個幾百回合才落敗的尊者,戰鬥力看起來比藍血尊者還要強!

但那是他的巔峰狀態。

要知道,血鱷尊者屬於尊者中的一個另類。正常的尊者當界域戰爭結束後的那一刻,實力就固定了。之後伴隨著壽元消耗開始慢慢降低。

但是血鱷尊者卻不同。他的實力是處於起伏狀態的:在剛結束界域戰爭的時候,他的實力就已經冠絕域外了,屬於域外前五級別的高手。結果後來,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實力竟然不降反升,直接打破了界域戰爭後半神實力無法晉升的鐵律。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血鱷尊者實力會越來越強的時候。結果在他拿到了域外第二的排名以後,他的實力卻開始直線下滑。雖然下滑後的他,依然能保持前五的戰鬥,但卻已經沒有前三的統治力了。

結果現在血鱷尊者的實力彷彿又回到了他巔峰狀態,那個一人之下,狂戰諸天的戰神彷彿又回來!

而在遠處的半神、尊者們都如此驚訝了,就更不用說戰場上的藍血尊者他們了!

當血鱷尊者全力爆發的那一刻,藍血尊者他們直接就被那股恐怖的氣勢所攝!

再加上他們有點輕敵,所以他們幾乎來不及反應,就直接陷入到了血鱷尊者的節奏當中!

隻是一個照麵,一名尊者重傷,三名尊者被傷,連藍血尊者都隻能堪堪保護住自己和身邊的兩位尊者!

但是,別忘了血鱷尊者可不是一人,他身邊可是還有著三十名尊者的!

在這種時刻,早就商量好戰術,一直在等待的那些尊者,當然不可能隻是站在一旁看戲!

所以三十多名尊者按照早就分配好的敵人,直接開始出招!

短短兩秒鐘,那名重傷的尊者就被擊倒,關押到了半神監獄當中。而另外兩名輕傷的尊者也被控製,馬上就要被拿下!得最為強大的:可以看破一件事的吉兇禍福,在這種重大選擇的時候,實在太逆天了!而[黑豹]這個能力,對方澤召喚大黑伽羅的真身給的是一個燦爛到奪目的七彩光芒!預示著融合半神真身會給方澤帶來非常大的增益!這幾乎是方澤在得到[黑豹]以後,見過最璀璨的光芒了。所以,在幾方驗證之下,方澤也就沒有絲毫遲疑的開啟了半神真身的召喚。而當方澤開啟了半神真身的召喚那一刻,他在現實世界的身體就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那金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