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平定域外

好像有她記錄下來的條件。然後她繼續說道,“然後是你昨晚過來救援我們的功勛,受傷,寶具損壞報銷的情況。”“首先是你的功勛。局裡決定,等你在翡翠市辦理入局手續的時候,直接把你從四級執行專員,提高到二級執行專員!”說到這,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說道,“也就是說,你隻是一次戰鬥,就和我同級了!”方澤看了看她,有點驚訝。安保局這麼大方的嗎?直接就給自己連升兩級?那自己再立幾個功勞,不會很快就爬到白芷上麵了吧...接下來整個戰場的走勢也就和域外半神、尊者們猜測的一樣:他們耗費巨量神力、壽元與血鱷尊者等人拚命,結果轉頭,血鱷尊者他們就被方澤給轉移到了後方,然後吸收本源金液補充消耗,再戰。

原本應該決定兩個世界未來的一場大戰,竟然生生的變成了一場鬧劇!這讓這些氣勢洶洶過來想要直接滅掉人族的域外半神、尊者們一時間都有點抓狂!

而讓他們更抓狂的是:他們原來是計劃用車輪戰拖垮方澤一方的老牌尊者。

但是現在看血鱷尊者那以傷換傷,以神力換神力的打法,看著方澤那真的彷彿無窮無盡的本源金液,他們發現被車輪戰,被消耗的反而是他們!再這麼打下去,他們的壽元和神力將飛速的被消耗光,隕落成神孽!

140多名尊者被30多名尊者給車輪戰了!這簡直就是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而在戰鬥當中,也不是沒有半神、尊者發現整個戰局的關鍵是方澤的本源金液,解決掉方澤就可以切斷血鱷尊者他們的補充途徑,拿下整場戰鬥的勝利。

但是!當他們試著遠端攻擊方澤時,奇怪的事情卻發生了:所有的攻擊落到方澤身邊的時候都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別說傷到方澤的一根汗毛了,甚至連方澤衣服都沒吹動!

這就讓域外半神、尊者們徹底茫然了。完全不知道這場必輸的戰鬥怎麼打!

而此時,漸漸冷靜下來的藍血尊者也終於梳理清楚了現在的形勢,終於想明白了自己不祥預感的來源:

車輪戰、消耗戰隻是表象,更大的危險其實一直隱藏在這件事的背後!

那就是,尊者隻要壽元足夠,就是不死不滅的。所以,當方澤可以不停的為那些老牌尊者補充壽元以後,域外一方是永遠都不可能殺死或者擊潰那些尊者的!

但是!域外一方雖然無法解決那些尊者,別忘了方澤卻有著可以控製和抹殺尊者的手段!

所以,其實現在域外聯軍都是在無用功,早在方澤可以補充血鱷尊者壽命的時候,一切的結果就已經註定!

想到這,藍血尊者也終於搞清楚了方澤悍然襲擊自己的底氣:對方已經有了真正雄霸兩域的實力!不需要再維持表麵的和平了!

這麼想著,藍血尊者也頓時明白了想要改變界域戰爭走向的唯一方法:那就是擊殺方澤!

而從剛才那些遠端攻擊無法傷到方澤的情況來看,他覺得也許想要擊殺方澤,也許隻有近身攻擊這麼一條途徑!

雖然近身攻擊很可能會有極大的危險性,但是現在都不冒險,難道等方澤徹底控製了兩域,準備追殺自己再冒險嘛?

更何況,他並不是自己一個人!

這麼想著,下定了決心的藍血尊者也不再猶豫,而是開始用神念試探的與潛藏在附近的霜白尊者聯係。

霜白尊者其實早在域外聯軍集合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現場。但是為了避免被方澤一網打盡,也為了方便行動,她一直隱身在附近,伺機行動。

所以,她也是全程看到了整場戰鬥的形勢變化。

不過,不知道是真的藝高人膽大,還是對戰局並不在意,即使看到了血鱷尊者那巔峰實力,還有方澤那無窮無盡的本源金液,她都並沒有驚詫和恐懼,而隻是雙眼放光,嘴角微微揚起,嘴裡不停唸叨著,“有意思,有意思....”

而在接到了藍血尊者的傳信以後,她也立刻開始計算起了雙方的實力差距,還有整個方案的可實行性。

從剛剛開戰開始,她就一直在觀察方澤。所以早已經看透了方澤的實力:絕顛境界,絕對沒有成為半神。

而且,她還發現了方澤有點古怪:好像實力剛剛經過了一個暴漲期間,所以顯得非常不穩定。最明顯的就是,方澤現在根本連身體都無法協調。

這對於瞬息萬變的尊者級戰鬥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最大的漏洞。

以她的實力,要是和方澤正麵對戰,一秒鐘能殺方澤八次!

不過,雖然方澤的實力不夠看,但是方澤所在的那個高臺卻好像有問題。

以霜白尊者的眼力,那個高臺好像並不是一個普通的高臺,而是處於一種空間折疊狀態——有另一個詭異的空間與那個高臺疊加在了一起。

那個空間好像有著一些特殊的規則,可以保護方澤:這纔是方澤明明實力沒恢復,但卻敢出現在眾人麵前,親自出手的原因。

所以,雖然方澤沒有威脅,但如果沒搞清楚另一處空間的具體能力,霜白尊還是不敢輕易下場的。

這麼想著,她也默默的給藍血尊者回了個信,讓藍血尊者稍安勿躁,再耐心的等等。

就這樣,整場戰鬥又持續了兩個多小時,雙方的車輪戰都輪了三十多次,差距也漸漸的開始展現。

在這三十多次的車輪戰裡,域外聯軍雖然得到了休息時間,但是神力和壽元的飛速消耗;看不到勝利曙光的絕望;對戰事的迷茫;還是讓他們心裡越來越急躁。

反觀方澤一方,因為得到了源源不斷的本源金液的補充,實力始終處於巔峰。而且,因為有著方澤這個底氣,所以他們自始至終實力都發揮的非常穩定。

這樣的一增一減間,方澤一方三十多名尊者竟然漸漸的開始壓製域外那五十多名尊者!見狀,藍血尊者迫不得已之下,隻能讓半神開始逐漸進場!

這樣的局勢變化,讓所有觀戰的半神和尊者們心情都更加沉重。

不過,也就在這時,始終隱身在戰場附近的霜白尊者終於做好了自己的準備。

經過了幾十次的輪換,她已經大致搞清楚了方澤所處特殊空間的情況。

那個特殊空間的功能非常強大,有著保護、隔絕空間等功能。

而且,她懷疑方澤那源源不斷的本源金液也是儲存在那個空間當中的。

所以,這處空間一定是方澤手裡最重要的底牌。

但是,那處空間也並不是沒有漏洞的。其中最大的漏洞就是:為了為血鱷尊者補充壽元和神力,方澤每次在召喚血鱷尊者他們的時候,都要開啟和關閉這個空間。這會讓這處空間的能力存在一個無效時間。

而之所以得到這樣的結論,是因為霜白尊者發現,每當方澤獨自一人在高臺上的時候,所有來自域外半神的攻擊都會自動泯滅,到不了他的身邊,但是當血鱷尊者等人被傳送回高臺的時候,域外半神們的攻擊卻會由血鱷尊者等人來處理!

這說明,空間的功能在這期間發生了變化:無法再阻擋來自半神們的攻擊!

所以理論上,霜白尊者隻要能抓住那處空間關閉的契機,突襲到那個空間當中,就有了一擊擊殺方澤的可能!

而且,這個方案還沒有太多的危險性。畢竟,她突襲到那個空間的時候,空間的功能處於關閉,根本無法對她產生作用。而那時候,血鱷尊者等人的實力又恰好陷入低穀,精力也消耗很大,很難對她產生威脅。所以,就算真的出了意外,她也完全可以隨時脫離!

而且,別忘了,她並不是一個人獨自作戰,她還有藍血尊者這個幫手。所以,她就算是被血鱷尊者等人拖住,藍血尊者也可以趁機完成刺殺,把她解救出來!

這麼想著,霜白尊者也不由的用神念與藍血尊者溝通了一下。

藍血尊者在得知了霜白尊者的整個計劃以後,本能的有點猶豫,但是想到這也許是唯一一次扭轉戰局的機會以後,他最終還是同意了霜白尊者的計劃!

就這樣,當雙方第37輪交戰,不分勝負,方澤再次把血鱷等尊者召喚回了身邊,開始為他們“充能”的那一刻!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動了!

兩人本就是域外最最頂尖的尊者,幾百米的距離對於他們而言可以說是轉瞬即至!

所以,戰場上很多人甚至隻是眨了一下眼,就發現方澤身邊多了兩個人!

那一刻,時間彷彿都凝固了,域外半神們看到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那突然的刺殺,在驚訝之餘隻剩下狂喜!恨不得幫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殺了方澤!

而方澤一方的血鱷尊者他們見到這一幕卻是目眥欲裂,嚇到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一個個全都恨不得要幫方澤擋住那襲擊!

而此時,身處所有人焦點中的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心情卻無比的平靜。可能他們做過了太多大事,也可能他們早已經拋棄一切,隻為了完成這個目標。反正,他們心如止水,一左一右,全都拿出了自己最強的神技,轟向方澤,務必一擊必殺!

整個世界在那一瞬間彷彿都安靜了下來。無數的目光全都凝聚在那個高臺上,想要看到那足以改變整個歷史走向的一擊是如何誕生的!

結果,就在這時,身處在風暴漩渦中的方澤卻是突然動了。他一臉雲澹風輕的看著突襲到自己身邊的兩人,然後澹澹的說了一句,“終於 讓我等到了啊....”

伴隨著方澤的話,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突然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降臨到了他們的身上!

那一刻,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感受不到自己身體裡的力量了!

他們的神力、信仰之力、法則之力全都憑空消失,甚至連他們的肉體都變得無比虛弱,像一個普通的生靈!

雖然他們兩人的神技還是沿著慣性,狠狠的朝著方澤砸去!雖然方澤確實好像身體還是不協調,動不了!但是,他們所有的力量已經全都憑空消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殺傷力!

於是,就在那萬眾矚目之下,霜白尊者和藍血尊者的兩招神技全都“狠狠”的擊中了方澤。但是....方澤除了身體晃了晃之外,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那一刻,諸天彷彿都安靜了。

而此時,方澤也緩緩抬頭看了驚詫萬分的兩人一眼,然後一抬手,道,“收!”

隻是一瞬間,這兩位域外最強大的尊者的身形就憑空消失,再也沒有了氣息!

這一幕可能實在太過於震撼:兩位站在域外頂點的人物偷襲全力一擊竟然連方澤的一根寒毛都沒傷到!而且,反手就被方澤給收走!

一時間,群龍無首的域外聯軍的士氣直接就崩盤了!

剛剛就被消耗到懷疑人生的尊者們直接開始閃身逃跑,而半神們見到尊者都跑路了,也全都跟著跑了。

原本黑壓壓,有著氣吞萬裡氣勢的域外聯軍隻是在幾秒的時間裡就徹底崩盤!

而到了這一刻,整個戰場就完全成了方澤一方的狩獵場,血鱷尊者他們也不恢復神力了,直接用剩餘的壽元開始追擊和捕捉那些逃跑的尊者!

而當追捕了四名尊者,漸漸看不到其他尊者影子以後,他們也直接回了半神監獄,補充完了壽元以後,開始通過次元追捕房進行挨個追捕!

這一夜註定是萬千生靈無眠的一夜。

就像是每個身處歷史洪流中的生靈在事情發生前都不知道自己即將見證歷史一樣,域外的生靈們也完全想不到為什麼白天一切都還好好的,結果晚上,突然間域外就徹底敗了,而且還敗的那麼徹底!

但是,這一夜,無數半神、尊者的哀鳴在域外的上空響起,證明瞭這一夜的血腥....

方澤的半神監獄位置是有限的,一共隻有72個位置。而域外半神總數卻接近200人,就算前期那30多名尊者得到了方澤的信任,可以暫時空出位置,那也註定有一百多名尊者無法被關押到半神監獄!

所以,這一夜,除了一些表現良好,直接自首求饒,自願當俘虜或者叛徒的尊者和半神之外,其他的尊者和半神幾乎都隻有被抹除的份兒!

這樣的血腥手段,直接讓整個域外都蒙上了一層層的血霧,也把所有還在逃亡的半神和尊者們給嚇破了膽!

尤其是當他們發現方澤竟然有著精準的定位係統,就算自己逃到天涯海角也可以找到以後,他們就更沒有反抗的心了!大敵當前,全力禦敵,不內部鬥爭。”說到這,大議長又看了看其他幾個人,然後說道,“如果沒問題的話,那我回去以後就讓助理開始草擬公文了。”排序第一,第二的長老都同意了的事,其他幾位長老當然也不會出言反對,所以全都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大議長確實看對了人。就像他所說的:大敵當前,方澤才沒有心思在人族內部鬥來鬥呢。此時的他,在調查清楚了這件事始末以後,心神就集中到了域外,開始謀劃收服第二個尊者。有了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