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0章

有幾分把握?”蕭令月微微蹙眉,“刺客的人數可不少。”戰北寒雖然厲害,到底也是血肉之軀,她嘴裡調侃著讓他為了兒子去冒險,卻並非真的希望他受傷。卻不料,男人冷漠地瞥了她一眼:“隻要你不拖後腿,本王自然有把握。”蕭令月:“”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白擔心這狗男人了。蕭令月暗自磨牙,語氣涼涼地道:“行啊,我就等著看翊王殿下的本事。”語畢,她就不想理他了,轉頭看著山坡下。戰北寒似乎毫無所覺,同樣看著山坡...慕容曄一時怒極反笑,手上用力,竟生生捏碎了磚塊。

“真是......不知死活!”

東宮是太子的住所,更是他的地盤。

這刺客往哪裡跑不好,偏偏一頭撞進了東宮裡,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慕容曄毫不猶豫地下令:“封鎖東宮,不許留下任何間隙,調集六宮禁軍,給我一寸一寸地搜,務必要將刺客給我活捉住!”

這時候,慕容曄心裡對刺客的身份已經起疑了,他倒想看看,是什麼人對宮裡的地形如此熟悉,竟敢跑到宮裡來搶東西!

“是!!”

禁軍高聲怒吼,霎時間調動起來。

一隊隊鐵甲士兵猶如潮水一般,朝著東宮四方包圍,與各處趕來的禁軍彙合,不出一刻鐘,便將偌大的東宮包圍得水泄不通,儼然是天羅地網。

慕容曄正打算親自帶人搜宮,偏偏這時,身後的宮道上傳來太監尖細的聲音。

“皇上駕到——”

慕容曄動作一頓,轉頭看到明黃的儀仗迅速而來,隱約可見鑾駕上南燕皇帝鐵青的臉色,擁堵在宮道上的禁軍紛紛跪下,往兩側讓行。

慕容曄隻得揮手停下動作,轉身朝鑾駕走過去,恭敬行禮:“兒臣參見父皇......”

趁著慕容曄被趕到的南燕皇帝拖住腳步。

已經衝進東宮的蕭令月片刻不停,靈活而快速地遊走在東宮之內,直朝慕容曄的寢殿書房趕去。

要說整個南燕皇宮裡,她對什麼地方最熟悉,那一定是這座東宮。

以前來過的次數太多了,閉著眼睛她都知道怎麼走,所有格局全在腦海中。

蕭令月一門心思往東宮跑,當然不是為了自尋死路,而是她知道一條藏在東宮寢殿裡的密道,可以直線通往宮門外,比闖宮門更快更隱蔽。

這是慕容曄隱藏最深的秘密,身邊心腹知道的人屈指可數。

以前的“衛少容”就是其中之一。

她甚至還跟著慕容曄走過幾次暗道,對此再熟悉不過了。

密道深藏於地下,一旦存在就幾乎不可能改變,尤其是在宮裡,哪怕過去了很多年,密道的位置、開口的機關也一直保持著原樣。

蕭令月闖入了東宮寢殿,不等殿內伺候的太監丫鬟反應過來,就直接出手打暈了他們,直奔書房而去。

書房正對門的位置是一整片的書架,上麵擺滿了各種書籍文玩,書墨飄香。

蕭令月看都冇看其他珍貴之物,直接衝到最右側的書架,將擺放在最上層的一套六冊古籍取下來,背麵書架拆開後,便露出一個巴掌大的暗格。

暗格裡什麼寶貝也冇有,隻有一個鐵質握手,像是被固定在牆體上。

蕭令月握住把手,狠狠往後一拉。

“哢嚓......”

整麵書架立刻震動起來,朝著兩側劃開,露出牆體後一人高的密道入口。

蕭令月鬆了口氣,正要走進去,忽然靈機一動,她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書,捲成團塞在書架的夾縫裡,然後才閃身走進去。

密道內側有關閉的機關,往下一按,滑開的書架便重新合攏,但卻因為夾縫裡塞了一本書,無法被完全合攏,露出一條清晰可見的縫隙。這種姿勢砸在她頭上。她簡直冤枉死了。太子心裡歎了口氣,他其實是不太相信“沈晚”會這麼乾的,但是現在,按照崔理的分析來看,她身上的嫌疑確實是最大的。太子凝聲問道:“沈晚,你有什麼解釋嗎?”蕭令月立刻道:“太子殿下,這巫蠱人偶真的跟我沒關係,我去藥鋪是為了買藥材治傷,去成衣坊是為了購買換洗用的衣物,這兩件事您可以派人去查,我根本冇買過硃砂!”“查什麼查?”這時候,一道冷冽低沉的聲音驟然響起。殿外的通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