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1章

蕭令月就急匆匆往臥室裡去了,讓周伯不禁一愣。戰北寒緊隨其後走進來,聲音冷沉:“怎麼回事?!”“王爺,您回來了!”周伯轉頭看到他,神情立刻放鬆了許多。隨即說道:“幾位太醫正在商議小少爺的病情。“戰北寒皺眉道:“怎麼突然就病了?怎麼病的?”周伯麵色有些為難:“這個隻怕說來話長,老奴現在也是一知半解,王爺還是讓幾位太醫解釋吧!”戰北寒一聽這話,立刻意識到不是簡單問題。他眉頭一蹙,看了眼匆忙行禮的幾名太醫...密道長而幽深。

蕭令月一邊快速往前跑,一邊扯下麵巾,脫掉身上的夜行衣,每隔一段路程就把這些東西往牆縫裡一塞,做出看似隱蔽、實則稍微搜查就會馬上被髮現的樣子。

做完了這些工作,她又仔細在密道裡找了找,最後在密道的某一段位置,將懷裡藏著的傳國玉璽,塞到頭頂的夾縫中。

“刺客跑進了東宮就消失無蹤,暴露了密道,同時又在密道裡找到了刺客穿的衣服和藏匿的玉璽,這下子,慕容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乾淨了。”

蕭令月不懷好意地笑著,“接下來,你們這對皇家父子就慢慢懷疑去吧,我就不陪你們玩兒了!”

戰北寒還在等她呢。

蕭令月可不想耽誤時間,雖然說好的是兩個時辰,但皇宮失竊,盜走傳國玉璽,這種驚天大案一旦傳開,整個南燕京城都會馬上戒嚴,挨家挨戶地搜尋刺客。

一旦城門封閉,再想跑出去可就難了。

所以,兩個時辰是極限,意味著在這之前,他們必須離開京城。

讓戰北寒帶著白玉蟾蜍先走,除了是為了安全之外,也為了能節省時間,好讓他出宮之後馬上傳信龍鱗衛,趕在封城之前離開。

剩下的,就隻等蕭令月脫身,再與他們彙合了。

這就是蕭令月對戰北寒說,兩個時辰內,在京城郊外彙合的原因。

時間隻能早,不能晚。

現在每一分鐘都很珍貴,蕭令月絲毫不敢浪費,立刻沿著宮道快速往外跑。

整個過程順利得不得了。

本來這條密道就是機密,知道的人很少,慕容曄也不可能想到她竟然會知道東宮裡有密道,所以更不可能提前派人設防。

半個時辰後,蕭令月順利逃到了密道儘頭,出現在宮牆底下。

此時已經是深夜,宮門緊閉。

深宮裡的巨大動靜,因為隔著重重宮牆,絲毫冇有傳到宮外。

京城裡依然一片安靜,大多數人都早早沉入了睡夢中。

蕭令月謹慎地避開巡邏的士兵,沿著房屋陰影快速往城門外跑。

京城麵積很大,冇有馬代路,又不敢在深夜幽靜的街頭使用輕功招搖過市,蕭令月就隻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跑!

這一跑就是大半個時辰。

因為皇宮位於京城最中央,無論往哪個城門跑,都有很長一段短路。

蕭令月選了路程最短的北城門,一路跑過來也足足有好幾公裡,中間還時不時要停下,躲避巡查的士兵,可謂是驚險又刺激,跟逃命捉迷藏似的。

好不容易跑到了城門口,距離她和戰北寒分散行動,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

大半夜的,城門自然早就關了。

蕭令月也不可能大搖大擺地出城,找了個隱蔽的位置翻上城牆,又一陣東躲西/藏避開城頭上的士兵,才藉著烏雲遮月的陰影,翻身下了城牆。

雙腳踩在京城外的土地上,蕭令月不由得長長吐出一口氣。

與此同時,一個半時辰已經過去了。

時間卡的很緊,幾乎就在蕭令月翻牆逃出京城的同時,她耳朵一動,聽到了城內傳來的咚咚馬蹄聲,無數密集的腳步集結,從城中往四周城門而來。己手上,她甚至有可能就是翊王殿下唯一的女人!日後扶正成為翊王妃,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不扶正。永遠隻是個側妃,那也沒關係,反正翊王府裡冇有比她地位更高的。等謝玉蕊日後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肯定要給自己兒子鋪路。這裡麵的運作空間可就多了總而言之。謝玉蕊的立場,是跟寒寒相沖的。而寒寒以前是太子妃照顧的,跟太子關係很親近,明擺著就是太子那邊的人。淑貴妃心裡一直藏著野望,渴望有朝一日能把太子拉下馬,讓自己的親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