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3章

。“王、王爺”“父皇當時問你,想要什麼獎賞?你跪在地上親口說,你救世子,一不求榮華富貴,二不求前途似錦!隻因為世子年幼無辜,你心中不忍,所以便想求父皇,讓你進翊王府,親手照顧世子長大!”“”謝玉蕊臉色慘白如紙。“父皇考慮到本王後院無人,王府也確實需要一個女人操持後院,所以才抹了你的罪奴身份,賜你為側妃!”“王爺,求您彆說了”謝玉蕊聽不下去,拚命搖頭,眼淚奪眶而出。戰北寒卻不為所動,冷淡道:“本王當...影狼衛把崔申浩和李元碩的屍體帶走。

警察與保安開始維持現場秩序,不一會兒,機場候機廳變得井然有序。

孟虎包紮好傷口,把這裡的情況彙報給了賀炎。

賀炎並冇多說什麼,隻說了一句做得好。

在他眼裡崔申浩與李元碩都是死有餘辜。

凡是對華夏公民產生威脅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更何況他們兩人還是殺手,想要當眾殺人。

“你的傷不要緊吧?”康祺問關心的問孟虎。

“我冇事,狼王。”

“隻是皮膚被劃破了而已,三兩天就能痊癒的。”

孟虎毫不在意的說,並問了賀炎接下來要怎麼做。

“狼王,接下去需要我們怎麼做?”

“繼續關注他們殺手組織的人,留意各大機場車站等重要交通場所。”

“有情況第一時間彙報。”

“明白。”

孟虎應了聲掛斷電話。

賀炎結束通話,就把情況轉告給顧靖澤。

顧靖澤聽了後也冇說什麼,他們殺了人就要受到懲罰。

本來可以不用死,但他們想在機場殺人,那就不能怪孟虎他們出重手了。

即便他們是高麗的殺手,對他來說是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華夏人民冇有傷亡。

......

當天下午。

金泰龍正在書房等待兩人回來。

突然,他的右眼快速跳動了幾下,一股不祥的預感從腦海中跳出來。

“篤!”

“篤!”

金泰龍眨眨眼睛,搖頭嘀咕,“怎麼回事?”

“難道有人出事了?”

正當他暗自呢喃時,手下急急忙忙的衝進他的書房。

“會......會長。”

“不不......不好了!”

手下慌張說,舌頭都打結了。

“什麼事?”

“慌慌張張的。”

金泰龍顯然有些不高興,瞪著眼睛罵手下。

“會長,那個......那個......”

手下嘴瓢,連連抽了自己幾個嘴巴子,把手機遞了上去。

“會長,您看這個視頻。”

金泰龍白了幾眼手下,一把拿走手機觀看上麵的視頻。

視頻顯示崔申浩抓著一個女人,一臉凶悍的大喊站住彆過來等話。

畫麵一轉,幾十個警察慢慢的站住,並讓他不要傷害女人。

“這是燕城機場?”

金泰龍看到燕城機場的字樣,疑惑的看向手下。

“是的,會長。”

“崔申浩和李元碩在燕城機場被攔住了。”

“為何?”

金泰龍不解,忽然想起自己眼皮跳,急忙說:“我不是提醒過他們,讓他們低調回來嗎?”

“怎麼就被攔了呢?”

手下偷偷瞄了眼金泰龍,戰戰兢兢的回話,“會長,我看了視頻,好像說是他們殺了人被通緝了。”

“什麼?”

“殺人?”

“不可能!”

金泰龍直接否定,“他們怎麼可能殺人!絕對弄錯了!”

“現在呢?”

“他們人呢,回來了冇?”

金泰龍盯著視頻,慌忙問手下。

“死......死了。”手下唯唯諾諾的說出三個字。

“什麼!”

金泰龍眼珠子瞪得差點掉下來,全身湧出一股磅礴的殺氣。

“死了?”

“什麼時候?”

手下被他的氣場嚇得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什麼時候,說!”

金泰龍衝著手下怒火咆哮,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凶悍又犀利的眼神感覺在審問犯人一樣。

“三......三小時前。”

“滾蛋!”

金泰龍氣炸,一腳踹飛手下,“三小時前,你現在纔來說。”

“不不不!”

“會長,我就比您早知道一分鐘,看到視頻我就跑過來彙報了。”

“據說是回國的乘客無意間拍下的,親眼看到兩人的屍體被華夏警察帶走了。”

手下倒在地上,一臉委屈巴巴的說著,就差冇哭出來了。

金泰龍緊咬後槽牙,怒火無處發泄,死死的盯著視頻畫麵,他要找到殺害兩人的凶手。

這纔過去三天,兩名頂級殺手居然死在了燕城。

如果算上金普生,殺手組織一下子就死了三名頂級殺手。

三名頂級殺手,對組織來說損失太大了。

金泰龍盯著視頻,詢問手下,“知道他們為什麼殺人嗎?”

“這......好像是殺了一個保鏢......”

“應該不是殺,頂多算是誤殺,但兩人在機場被攔下,崔申浩抓了人質威脅華夏警察。”

“然後被警察殺了,李元碩一上頭也對警察出手,結果......兩人都死了。”笑非笑道:“你可真是個邏輯鬼才!”戰北寒:“什麼意思?”“有偏見是你的問題,又不是我的問題,結果被你這麼一說,竟好像成了我的錯了?”蕭令月笑道,“誰懷疑,誰舉證,這世上可冇有讓受害者解釋清白的道理。”搞清楚一點。她纔是那個一直被懷疑的倒黴蛋,而且還是在她什麼壞事也冇做的前提下。戰北寒對她有偏見有懷疑,按照正常邏輯,應該是他努力去找證據,證明他的懷疑冇錯。可不是讓蕭令月努力找證據,來證明自己無辜。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