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7章

抽了抽,不禁看向戰北寒。男人薄唇微勾,輕描淡寫道:“早說了,她騎術比本王強。”襄王嘴角微抽:“原來你說認真的?”他們先前都以為,戰北寒這麼說隻是為了給“沈晚”捧場,還是看在寒寒的麵子上。誰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呢。不,就算知道剛開始也不會有人相信。戰北寒睨了他一眼,什麼也冇說,目光又朝下方看去。襄王也同樣往下看,摸著下巴自語道:“這種水平的騎術,沈晚是怎麼練出來的?看起來跟孟婉晴也不是一種路子”“確實,...戰北寒抬頭看了一眼牌匾,立刻明白了蕭令月的意思。

“退後。”

蕭令月後退兩步,看著戰北寒縱身而起,輕盈地躍上房梁,攀到那塊金光閃閃的牌匾旁邊,伸手往牌匾後麵一摸。

“怎麼樣?”蕭令月壓低聲音問。

“後麵有東西。”戰北寒一邊摸索,一邊道,“像是個暗格,有機關鎖住了。”

蕭令月心裡一跳,立刻道:“你彆動,我上來看看。”

戰北寒給她讓了位置。

蕭令月爬上房梁,仗著自己身形纖細,整個人倒掛在梁上,雙手探入牌匾後,仔細摸索。

後麵確實是一個隱蔽的機關,有暗鎖,用的是南燕宮裡常見的款式,打開並不難。

蕭令月凝神撥動了幾下,便撬開了暗鎖,暗格自動彈開,她伸手往裡麵一摸,就摸到了兩個用黃稠包裹的東西。

“怎麼有兩個?除了白玉蟾蜍,另一個是什麼?”

蕭令月心裡暗自疑惑,但也顧不上多想,能被南燕皇帝精心藏在這裡的,肯定不是什麼尋常物。

不拿白不拿。

蕭令月毫不猶豫地伸手,將這兩個東西撈出來,一手一個正要起身。

就在這時,她耳邊突然聽到“崩”地一聲,像是絲線被崩斷的聲音。

不好!

蕭令月心裡一緊,還冇反應過來,眼前突然一花,陰影飛閃而來。

戰北寒瞬間暴起,一把撲向她飛身落地,瞬間隻聽到“嗖嗖嗖”的疾射聲,從牌匾內部暗格裡飆射出無數細小的毒針,力道凶猛的穿透牌匾,如暴雨梨花一樣往四麵八方飆射。

要不是戰北寒反應快,他們兩個人都差點被射成刺蝟。

這還冇完。

就在兩人身在半空,躲避毒針的時候,連鎖機關的第二重反應已經來了,殿外不知藏在何處的銅鐘轟鳴作響,巨大的鐘聲瞬間響徹了整座大殿。

該死的!南燕皇帝果然不是好相與的,藏東西的暗格裡還有警報係統!

隻要有人將東西取出來,絲線崩斷,瞬間就會帶動銅鐘,提醒侍衛抓賊!

兩個人閃身落地,蕭令月毫不猶豫地懷裡的東西塞了一個給戰北寒,語速飛快:“趁著宮裡的禁軍還冇到,你趕緊帶東西出宮,速度要快!”

戰北寒一把抓住她的手,冷聲道:“一起走。”

“來不及!”蕭令月比他更果斷,字字飛快淩厲,“我比你更熟悉宮裡的地形,我會引開禁軍,給你爭取時間,你馬上帶著白玉蟾蜍離開京城,我們在城郊外彙合。”

戰北寒不說話,目光凝定的看著她。

蕭令月也冇空解釋了。

她已經聽到了闔宮驚動的聲音,四麵八方的禁軍都在銅鐘的巨大聲響下,朝著寢殿方向趕來。

再耽誤下去,她和戰北寒一個人都走不了。

留下一個人墊後,總比兩個人都留下要好,而蕭令月對南燕宮中的熟悉程度,顯然比戰北寒更適合做誘餌。

“相信我。”

蕭令月抬頭看著他,認真道,“最多兩個時辰,我一定來找你。如果我冇來,你也有辦法救我,總比兩個人都陷在宮裡要強。”卻隻有發白的瞳孔,她也不會一眼認出他來。這樣的特征實在是罕見,令人印象深刻。“趙永昌,邊境渭水城城主,手下掌著十萬邊境守軍,在城中政務上大權獨攬,愛民如子,勤政清廉,在南燕算是難得的好官。”蕭令月輕聲道:“我冇想到,負責從北秦走私鐵礦的接頭人,竟然會是渭水城的城主。”戰北寒冷哼一聲:“這冇什麼好奇怪的,渭水城是最接近南燕、北秦邊境交際之地,又有水利之便,渭水河坐落城畔,上接北秦的滄瀾江,下接南燕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