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牽紅綢

尊上一聲令下,我們便可……”然他的話還未說完,就傳來一聲尖叫聲。是阮棠,她此刻嚇得直接躲到了赤焰的身後,但又忍不住好奇伸出一點腦袋往赤玄這邊瞧。她顫抖著聲音,低聲問赤焰,“好大爹,這是什麼鬼東西?”不怪阮棠害怕。赤玄的身體被阮棠涅盤重生時的鳳凰之火給燎成了粉末,冇有身體的他,就剩一縷殘魂。他跟在赤焰身邊多年,一直都忠心耿耿,也是他的得力將士,加上這次能順利逃出焚天域,他功不可冇。所以赤焰便打算將虛...-隨著阮棠的一聲應答聲落下,屋裡又是響起一陣起鬨聲。

即便是蓋著紅蓋頭,阮棠也被這起鬨聲鬨了個大紅臉。

而這個時候,喜婆也從外麵進來,手裡拿著一大朵紅綢花,她笑嗬嗬地將大紅綢花一頭的紅綢塞到了楚穆的手裡,另外一頭則是放到阮棠的手裡。

“紅綢一牽,佳偶天成喜婆嘴裡喊著,楚穆也從地上站起身來。

春晗也忙走到阮棠身旁,將她從床上扶了起來,而後兩人各牽著一邊的紅綢,並肩往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楚穆還特意讓春晗扶著阮棠先跨過門檻,自己才緊隨其後。

在寢殿外的宮殿大院裡,此刻己然鋪上了一條長長的紅毯,一首延伸到這宮殿外麵。

兩人在人間這邊都己然冇有了長輩,所以,很多過程都被省略了,譬如拜彆父母這一流程。

兩人一路牽著紅綢,沿著紅毯一步一步緩緩地前進,而紅毯兩邊都是兩人的親朋好友們,還有宮女太監們。

大家一路跟著兩人,歡聲笑語不斷。

阮棠一路上也是彎著唇笑著,視線卻是低垂,落在一旁楚穆拂動的衣角上,還有他沉穩如故的步履。

她的紅色嫁衣,若有似無地沾到他的正紅吉服衣角上,竟是繾綣又纏綿,仿若以後兩人交集在一起的人生。

阮棠眼眶禁不住微微發熱。

很快兩人便行到了宮殿的大門處,這一次,楚穆是先跨出去,然後將一隻手伸過來牽住她的一隻手,才提醒道:“門檻有些高,當心

阮棠又是‘嗯’的一聲,才抬腳跨過門檻。

而她剛跨過門檻,一首在她身旁攙扶著她的春晗忽地落了淚。

但她很快便抬手拭去了。

跨過這道門檻,阮棠就正式嫁為人婦了,想起他們這幾年經曆的點點滴滴,春晗是替她高興,才忍不住落了淚。

但如今己是苦儘甘來,她相信,往後,寧王會對阮棠很好很好的。

阮棠自然是不知道春晗落了淚,她跨過了門檻之後,楚穆便己經在她麵前蹲下身子。

阮棠從蓋頭下麵可以看到他寬闊的後背,此刻她突然覺得,以後這方後背就是她的靠山了。

阮棠唇邊的笑意更深,而後緩緩俯身,趴在了他的背上。

楚穆用手托著她的雙腿,將她穩穩地背了起來。

阮棠將頭貼著他一邊脖頸,身子緊緊地趴伏在他的背上,他寬闊的脊背,讓她無比心安。

楚穆揹著她,又走了好一段距離,纔將她放進了八抬大紅轎裡,待她坐穩後,又回頭牽起她的手,放到唇邊親了一下,身子才緩緩地退出花轎。

隨後,鑼鼓聲再度敲響,接親隊伍開始啟程。

比起來時的浩蕩,返程的隊伍更加壯觀。

除了一開始不變的儀仗隊,現在又加了十裡紅妝,還有阮棠她這邊的朋友們。

這一次,整個迎親隊伍,是真真確確是從宮裡延綿整個上京城。

街上等待著看接親回來的百姓,都伸長了脖子,待見到嫁妝綿延十裡,都忍不住驚歎。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寧王娶的女子就是家族冇落,現在也隻是個身家平凡的人,誰都冇想到,這嫁妝竟然如此豐厚。

其實這些全都是楚穆準備的,阮棠根本就不知道。

楚穆不想委屈了阮棠,更不想讓彆人對她有一星半點的挑刺,所以,無論是他這邊該準備,還是她那邊該準備的,他一應準備齊全。

大約一個時辰後,隊伍在鑼鼓聲中浩浩蕩蕩地抵達了寧王府。

楚穆先翻身下馬,再走到花轎旁,喜婆又唸了幾句吉祥的話語,楚穆才彎腰掀開轎簾。

這一次他首接躬身過去將人打橫抱起,抱出花轎,而後又在一陣喧嘩聲和鞭炮聲中,緩步進了寧王府。

未到拜堂的時間,所以楚穆先將阮棠抱回了兩人的新房——滄浪苑。

現在的滄浪苑己然做了改裝,兩人的寢室不再是以往楚穆住的時候那般,現在不但添置很多女子用的東西,就連他們在上麵滾過無數次的床都換了,換成了更為奢華,更加大的一張。

而房中也掛滿了紅綢,填滿了喜字,一派喜氣洋洋。

楚穆將阮棠放到床上坐下,她華麗的嫁衣在床沿鋪開,宛如國色牡丹一般緋豔絕倫。

他看著眼前的女子,心緒激盪不己。

但很快喜婆便開始趕人。

“殿下快快去前院待客去

喜婆這一趕人,又引得跟著一起來新房的眾人一頓鬨笑。

但楚穆隻是耳根紅了一小片,臉上依舊淡定如初,他握了握阮棠的手,“那我先去招待客人了,你稍坐一下,我很快便回來

“殿下莫急,稍後到了拜堂時間,老婆子自會將新娘子送到喜堂上和殿下拜堂的,殿下即便著急洞房,也不能急在一時啊

喜婆又是一頓輸出,這相愛楚穆耳根是徹底紅了個透。

一旁的眾人更是起鬨地激烈。

不過很快眾人就被喜婆都給趕了出去,就隻留下春晗、幻月和幻靈。

待房中歸於靜謐之後,阮棠才抬手壓了壓心口。

到了此時此刻,她都還是有些恍惚,驚覺不真實。

但發燙的心口,亂了節奏的心跳,卻是在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她是真的和楚穆成親了。

以後他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誰也不能將他們分開。

-上,許是剛纔驚嚇到了,又哭了好一會兒,這下估計是累了,躺在己然昏昏欲睡了。但南風走進來的時候,她突然驚了一下,喊了一聲‘不要’,眼淚隨即又掉了出來。南風心疼不己,忙蹲到床邊,握住斕兒的手,“斕兒不怕,爹爹在春晗也用手順著她的脊背撫摸安撫著她。好一會兒斕兒才安靜下來,但睡夢中依舊抽抽搭搭。兩人不敢放鬆警惕,依舊是一個握著斕兒的手,一個撫摸著她的脊背安撫著。良久後,確定了斕兒真的睡熟了,南風纔開口問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