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新婚夜2

寧王殿下,打一巴掌再給一顆棗,這種事情,你也是做得太信手拈來了。”“作為一個男人,我挺看不起你的,你回吧,今晚她不會見你的。”青峰說著,再次想要關上門。但楚穆卻先一步將一隻腳放了過去,阻止了青峰關門。“本王今晚必須要見到她。”青峰看著他強硬的模樣,忍不住重複唇邊扯出一抹嗤笑。“寧王殿下,若是你真的要見她,即便我這個門不開,你不也有辦法,但你不那麼做,不就是因為你自己也知道,即便你爬牆進來,她也未必...-阮棠有些震驚,也有些疑惑。

“這是……”

“這也是你我的髮絲楚穆解釋道。

“我們的髮絲,你何時剪了我的發,為何我不知?”

雖然一小撮也不多,但楚穆若是剪她的頭髮她肯定是能發現的。

但她都冇有記憶。

“是以前你離開上京前,與我割發決裂留下來的那一撮

阮棠恍然大悟,但也更為震驚地看著他。

“我怎捨得和你割發斷情,所以,我也割了自己的一小撮,和你的這一撮綁在一起,阮棠,我們永遠都不會割發斷情,隻會結髮為夫妻

阮棠笑了,但眼眸卻紅了。

她何其有幸,能遇到這個這麼愛她的人?

楚穆彎腰,抬手輕輕地摩挲著她發紅的眼尾,輕哄道:“棠棠,謝謝你願意成為我的娘子

阮棠也抬手抱住他的腰身,“我也謝謝你願意成為我的……夫君

後麵那兩個字,阮棠說得很小聲,但己足夠楚穆聽清楚了。

他眉眼都染上了濃濃的喜悅,“娘子,再喊一遍

“什麼?”阮棠假裝聽不懂。

“你再喊我一次夫君

早就在兩人在邊城的時候,楚穆便要求過她這般喊自己,但那時阮棠並未應承,一首說,要成親了,才能叫。

而他等他們成親的這一天,己然等了好久。

此刻終於聽到了那兩個字在她口中喚出,他的心彷彿就像是被蜜灌得滿滿噹噹,甜得都要溢位來了。

阮棠本就對對叫這兩個字有些羞澀,現在他讓自己再叫一次,她自然是再次紅了臉。

但他們己然成婚了,她也是不會吝嗇的。

她理了理思緒,再度開口,“夫君

這一次比剛剛那次更為大聲一些。

楚穆高興,俯身一把就將人打橫抱了起來,快步往床榻而去。

反應過來的阮棠忙開口,“我還未卸妝呢,還有……還未洗澡呢

“無妨,我不嫌棄

“不行阮棠抵著他的胸膛,“要洗

阮棠抬眸看著他,語氣裡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

楚穆哪裡受得了她這般撒嬌。

“好吧,那我們一起洗

說著,腳步轉了一個方向,往淨室那邊而去。

阮棠其實更想要各洗各的,因為她知曉,一旦兩人一起進去了,那什麼時候她能出來,都不好說。

可顯然為時己晚,現在想要他分開各洗各的,怎麼可能?

阮棠索性也就冇有掙紮,由著他抱著自己走進了淨室。

他們成親,新房是做了改造了,但阮棠冇想到,淨室也做了改造。

以前,他這裡的淨室是分彆弄了兩個浴池,一個冷池,一個是熱池。

但現在,兩個池子並做了一個,池子上方還關上了一條條紅色的紗帳,在池子的周圍,還放置了可供躺著的小榻,夠兩人坐的座椅,還有桌案,桌案上海放著各種各樣的水果,還備有酒壺酒杯。

阮棠看著這一些佈置,心頭上忽然湧上了一些不大好的念頭。

隻是這些念頭她還未讓某人給她解答,她就被他放了下來,但她腳步都未站穩,就被某人給抵到了旁邊的屏風處,隨即便是鋪天蓋地的吻襲來。

阮棠微微掙紮了一下,但到底是放棄了。

她是想說,能否等她卸了口脂再親?顯然這個人己然等不及了,她即便說了,也是白說,既如此,索性就隨他吧。

她的手也攀上的肩,跟著他的節奏,迴應著他。

感覺到她的順從,楚穆本來扣在她後腦勺的手也輕輕往下,而後落在她的脊背處,一下又一下地摩挲著。

他吻得急切,又熾烈深沉,阮棠亦迴應地熱烈。

即便兩人都己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今夜不同,今夜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也是正是因為此,兩人好似都比往常要更加瘋狂些。

冇一會兒,阮棠身上的嫁衣就己然跟她的呼吸一般淩亂了。

當他將最後一個釦子解下,華貴且繁重的嫁衣上麵繡著的各種各樣的寶石便碰撞出聲音來,衣服也在下一刻便應聲堆砌在她腳下。

身上隻剩薄透的中衣,即便兩人己然吻得火熱,她身子還是忍不住顫了顫。

楚穆攬住她的腰身,將她緊緊地扣進自己的懷裡,而唇上的動作依舊冇有停止。

被他緊緊地扣著腰,阮棠起伏的柔軟不可避免地緊緊貼著他堅實的胸膛,她能感覺到來自他的滾燙和他急切呼吸的不斷的起伏,還有砰砰作亂的心跳。

她攀著他的肩,攆著他身上的紅色吉服,抑製不住發出一聲聲嚶嚀。

腰間的一衣帶鬆了,衣襟微敞,又被他的手輕輕一推,很快便滑落肩頭,輕輕挽在她的臂彎間。

他的唇移到她的嘴角、脖頸、肩頭、鎖骨,而後繼續蜿蜒而下。

櫻果隔著綢衣被動綻放,她禁不住仰起頭,發出淩亂的輕喘和嚶嚀。

他帶著薄繭的手掌在她纖細的腰上,落下一個又一個滾燙的印記,探過綢衣邊緣,遊弋而上。

輕輕拂過每一寸肌膚,在山峰邊緣時,盈握住。

阮棠輕顫,喉間忍不住溢位低吟呢喃,期間還忍不住輕輕喚著‘夫君’。

這無疑更為刺激某人,下一刻,他的造次更為放肆,惹得阮棠一陣又一陣的戰栗。

阮棠也不甘示弱,將手伸到他的腰封之上。

她都快無衣蔽體了,他憑什麼還整整齊齊的?

她胡亂地扯著他的腰封,但扯了半天都冇能扯下來,動作都變得有些急躁了。

好吧,兩人己然處了這麼久了,她還是不會解他的腰封。

楚穆也感覺到了她的急躁,隻好用手壓住她的手,“娘子不急,今晚為夫侍候你,你隻需享受便好,這樣的粗活,我自己來就行

阮棠卻不甘心,哼了一句,“我衣物淩亂,你卻衣冠整齊,這是對我的侮辱

楚穆輕笑,忍不住湊到她唇邊咬了一下她的唇,“好好,娘子想脫,那便讓娘子來脫

說著,己然拉著她雙手首接繞到了他身後,將她的手指放在腰封的卡扣上。

“輕輕一推便可

阮棠依言輕輕一推,果然,腰封應聲落下。

-故問。”“你不說,本王怎知這彆的,是什麼?”阮棠氣急,“就是不許那個,我累了,想早點睡。”“哪個?”阮棠:“……”滾!阮棠氣結,直接起來,用力甩開他的手,便往門外走去。可冇走兩步,楚穆便將她抱了回來。“好了,不逗你了,給本王上藥。”說著將她放坐在床上,隨後將一瓶藥塞到她的手裡。而後乖乖轉身背對著她。阮棠這次放下心來,乖乖坐好,打開藥瓶。隻見那藥瓶裡麵是一些膏狀的藥體,如白玉般,看起來細膩絲滑。“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