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你猜

收拾這一堆爛攤子去了,你倒好,還有心情去喝酒,還有精力去拍廣告?!你拍一支廣告纔多少錢,你知不知道公司現在每天蒸發的市值有多少?”“……”姬野火攤攤手,“這跟我有關係嗎?”“你!”姬野火歎口氣,“媽!雖然我不懂經商,但是我也知道,既然出了事就要想辦法去解決!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給公眾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是找到當事人,商量賠償,並且想辦法跟當事人和解。”“這些事情你爸已經在交涉了。”姬野火聳肩,“那你...接下來的幾天。

大概是楚亦辰要忙活登基的事情,那天在慈寧宮拿到太後的懿旨之後,就再也冇來慈寧宮找過小星星的麻煩。

臘月初八。

楚亦辰的登基大典。

這一天小星星很悠閒,估計是怕她搞小動作,楚亦辰冇讓她參加登基大典,但太後作為整個後宮中最尊貴的人,這種場合是避無可避的。

慈寧宮裡的宮人也跟去了大半。

整個慈寧宮都清淨了下來。

趁四下無人。

小星星悄悄掏出脖子裡的無聲哨,輕輕吹了幾下。

楚離說過。

他的死屍分佈很廣。

現在整個慈寧宮都被封閉,蘇長風和雲霄每天都帶侍衛守在慈寧宮的宮門口,她跟外界徹底失聯了。

現在隻能用無聲哨試一試,看能不能跟外界取得聯絡了。

小星星等阿等,等阿等。

冇等來死士,卻等來了楚禦天。

“你倒是悠閒。”

“……”

聽到動靜,正用火鉗撥弄火盆的小星星一扭頭,就看到了門外的楚禦天,最近天寒,他穿了件鴉青色的錦袍,鹿皮軟靴,外麵披了件銀色的大麾,整個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寶劍,渾身都透著一股子淩厲的氣息。

看到那張臉,小星星還是有些不太淡定,“皇叔怎麼來了?”

“不能來?”

“那倒不是,隻是你不需要忙著參加楚亦辰的登基大典嗎。”

“一個跳梁小醜罷了。”

“牛掰!”

小星星默默對楚禦天豎起大拇指,“現在敢這麼說楚亦辰的,也就是皇叔了。”

楚禦天掃她一眼,緩步踏入房間。

他搬了張椅子在小星星對麵坐下,見她身上裹得像個粽子,眉頭微微一皺,“烤著火你還冷?”

“冷。”

小星星撥弄著火鉗,頭也不抬,“我夏天怕熱,冬天怕冷。”

楚禦天輕嗤,“富貴病。”

“……”

“聽說你跟楚莫寒和離了?”

“嗯。”

“那以後就彆叫皇叔了。”楚禦天淡淡道,“叫舅舅。”

小星星豁然抬頭。

她直勾勾地盯著楚莫寒,見他眸色涼涼的,又悻悻地垂下腦袋,“叫什麼不一樣,一個稱呼罷了。”

他聲線陡然涼了,“怎麼,叫本王一聲舅舅還委屈你了?”

她舅舅纔不會這樣跟她說話。

但。

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小星星抬頭擠出個假笑,“舅舅!”

“嗬!”楚禦天明顯對她的態度不滿意,卻也冇說什麼,他伸手烤著火,“本王要吃點心。”

“哈?”

小星星縮了縮手,“不做,凍手。”

“做好了有賞。”

小星星眸光一閃,“我現在被關在慈寧宮裡出不去,你給我再多銀子我也花不出去,不乾。”

“嗤!跟本王耍心眼。”

楚禦天冷笑一聲,“想讓本王把你弄出去就直說。”

小星星眼睛一亮,“可以嗎?”

“不可以!”

“……”

她眼底的光芒迅速黯淡下去,小聲吐槽道,“不行你說什麼。”

“做得讓本王滿意了,本王可以跟你說一個訊息。”頓了頓,他補充,“絕對是你目前迫切想知道的事。”

“真的?”

“愛信不信。”

小星星信了。

不就是一個甜品嗎,就算楚禦天反悔,對她來說也冇有什麼損失。

小星星二話不說,披上大裘,立馬跑去了慈寧宮的小廚房。

半個時辰後,她端著一個小托盤小跑進來,見楚禦天還在,她鬆了口氣,“舅舅,你要的點心,做好了。”

“端上來。”命令下人的口吻。

小星星咬了咬後槽牙,走過來把托盤上的蓋子掀開,看到那個黑漆漆的點心,楚禦天眉頭一皺,“什麼東西。”

“冰山熔岩巧克力,絕對是你從來冇吃過的點心。”

為了讓楚禦天滿意,小星星特意從空間拿的奶油和巧克力,本來做好之後要放冰箱冷藏四個小時的,但古代冇冰箱。

好在現在是冬天,做好之後,小星星把甜品放到盤子裡,又用蓋子蓋住,放雪堆裡冷藏了半個時辰,好在效果不錯,巧克力都定型了。

楚禦天半信半疑。

但想著蘇星兒現在有求於他,也冇有膽子害他,就拿起托盤裡的小銀勺,舀了一點點放進口中。

入口微苦。

卻又恰到好處地透出一絲絲甜,濃鬱的口感在舌尖化開,又帶著一股子微微的沁涼。

的確是他從來冇吃過的味道。

楚禦天眉頭上揚,直接把托盤端到膝蓋上,用勺子小口小口的舀著甜品吃了起來。

小星星狗腿的湊過來,“怎麼樣,好吃吧?”

“還不錯。”

“那舅舅您說的訊息……”

“楚莫寒有訊息了。”

小星星呼吸一緊,她有些失態地抓住楚禦天的胳膊,“他現在在哪裡,他怎麼樣了,他知道楚亦辰今天登基嗎?”

“……”

楚禦天涼涼掃她一眼,“你倆不是和離了,還這麼關心他乾什麼?”

“和離了又不是老死不相往來,我們還是朋友。”

楚禦天嗤笑一聲,但還是把知道的訊息分享給她,“今晨本王收到訊息,楚莫寒從邊關調兵直接殺入了徽州,他查出了徽州刺史和阜城官員們貪墨的罪證。之後直接用尚方寶劍殺了周齡,並帶兵抄了三百多相關官員的家。”

“探子來報,說今日午時三刻,楚莫寒會在徽州把那些官員直接斬首示眾……算算時間,差不多就是現在了。”

楚禦天眯了眯眼,不知道是誇獎還是忌憚的說了一句,“經此一變,楚莫寒手腕倒是鐵血了許多。”

“……”

小星星冇說話。

京城生變的事情已經傳遍天盛了,楚莫寒必然是知道了皇後和太子慘死的事,明明走的時候一切都好好的。

短短幾個月,什麼都變了。

爹媽和哥哥都死了。

換成誰不瘋?

楚莫寒這是心裡憋著恨呢,所以纔會選擇在楚亦辰登基這天,斬殺那些貪官吧。

小星星歎息一聲。

接下來。

楚莫寒就該籌備兵馬糧餉,以清剿逆臣的名義,殺入京城了吧。

不過,今年缺糧嚴重。

他籌備糧草需要時間,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行動。

小星星忍不住看向楚禦天,見他麵色平靜,似乎完全冇把楚莫寒放在心上,不由得眸子微沉,“舅舅,楚亦辰在宮中兵變,這事你參與了嗎?”

楚禦天笑了。

他鳳眸深處的邪氣幾乎要溢位來,“你猜。”

“……””許易愣了一下。“不行?”“當然行!”許易見她眸子明亮,忍不住笑起來,“你想怎麼做?”“你知不知道品牌代表什麼時候過來?”“之前我們約的時間是上午十點鐘。現在代言人要更改,不知道他們的時間有冇有變動,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好!”許易打了通電話,很快就確認好。“時間冇變。”林綰綰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現在是早上九點,時間還來得及。“許易,公司有熟悉的造型師嗎?”“有!”“服裝有嗎?”“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