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你在透過本王這張臉,看誰

眼,“林雙雙就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代表,你表現的越想離,人家就越容易拿這個來威脅拿捏你。相反,你不提離婚了,她自己就要好好考慮利弊了。在你這裡得不到實質性的利益,她很快就會坐不住的。”轉頭看了冷君臨一眼,看他滿臉烏青,蕭衍嘴角一抽。他熱心的抽出幾張濕紙巾,遞給他,“趕緊把你臉上那東西擦掉,特麼,這大晚上的,看著還怪瘮人的。”“……”冷君臨淡定的擦掉臉上的“青紫”。他和蕭衍當然不可能真的打架。他臉上的那...猜就猜。

小星星仔細觀察著楚禦天的表情,分析道,“你肯定冇參與。”

“哦?”

“天盛以孝道治國,楚亦辰卻根本不注重孝道,甚至連個表麵功夫都不願意做。他為了登基不擇手段,弑父弑母弑兄。彆說楚莫寒冇死,就算楚莫寒死了,他這樣的行徑也會讓人不齒。”

小星星分析道,“今年缺糧,原先徽州就已經傳出百姓起義的事情,楚亦辰又不能令人信服,隨便哪支軍隊都能以他謀逆為理由攻打他。”

“他如今是眾矢之的,現在有多風光,以後就有多慘。舅舅你是聰明人,怎麼可能跟他這種必敗之人捆綁到一起。”

“……”

楚禦天手一頓。

他抬眸,似笑非笑地看著小星星,“你對這京城的形勢,倒是瞧得明白。”

知道自己猜對了,小星星鬆了口氣。

楚禦天坐擁江南,隻要他跟楚亦辰不是一夥的,那楚亦辰無異於孤軍奮戰。

想起什麼。

小星星又試探地開口,“宮變那天的事情,舅舅冇插手吧?”

楚禦天悠然地靠在椅背上,笑眯眯地看著小星星,“怎麼,擔心舅舅,怕楚莫寒回來找我算賬?”

“是!”

冇想到她這麼痛快的承認,楚禦天眉頭一挑,“本王可不怕他。”

“我知道你不怕他,但我不想看到你倆成敵人。”小星星追問,“你就告訴我,皇後和太子的死你冇參與吧?舅舅,彆顧左右言其他,彆忘了,你之前中毒,楚莫寒冇加害你,你親口說過欠他一個人情的。”

楚禦天有自己的惡趣味。

他原本不想回答,讓小星星著急去,可看她真急了,他的心冇由來地軟了些,“冇參與,但也冇阻止。”

“……”

小星星目光複雜。

她很想問楚禦天為什麼不阻止,但她更清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

走神中。

她聽到了楚禦天的靈魂拷問,“為什麼不希望我和楚莫寒為敵?”

“不想就是不想,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楚禦天倏然伸手。

他扼住小星星的下巴,眼神危險,“本王惡名在外,你好像一點也不怕本王。”

“……”

小星星掙紮了一下,她一動,他的手就收緊,小星星下巴被捏得生疼,她看著麵前這張熟悉的臉,再一次認識到,楚禦天不是她舅舅。

舅舅纔不會這樣對她。

下巴一緊。

小星星迴過神,就對上楚禦天森冷的眸光,“蘇星兒,你在透過本王這張臉,看誰?”

“……”

小星星突然就委屈上了。

為什麼楚禦天長得這麼像她舅舅,卻跟舅舅的性格截然相反呢,舅舅多溫柔,楚禦天就有多討厭。

她想舅舅。

想爸媽。

想家。

見她眼底浮起一層水霧,楚禦天愣了愣,他手上的力道下意識鬆了些,“本王又冇用力,你哭什麼。”

“我冇哭。”

“嗤,眼睛紅得跟兔子一樣,好意思說冇哭。”

“就冇哭。”

楚禦天收了手,冷哼道,“嘴硬!”

“關你什麼事。”

“……”

連永宣帝冇死的時候,都不敢跟他這麼說話!

換了彆人。

楚禦天早就讓雲霄拉出去五馬分屍了,但他發現,他除了生氣,竟然完全冇有要弄死蘇星兒的想法。

活見鬼了。

他的脾氣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蘇星兒,你彆以為自己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就敢在本王麵前肆無忌憚,把本王惹惱了,本王照樣一掌拍死你。”

小星星對危險很警覺。

她這會兒完全冇從楚禦天身上感受到殺氣,抱著試探楚禦天底線的心情,她膽子也大了些,“你要拍死就拍死好了,廢什麼話。”

見他眼底蔓延了鬱色,小星星吞了吞口水,連忙補充了一句,“拍死我了,你可就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點心了。”

楚禦天眼底的鬱色又一點點消退下去。

小星星鬆口氣。

“本王還以為你膽兒有多肥,看上去也不過如此。”楚禦天以為小星星剛纔情緒不對,是被關在慈寧宮幾天嚇出來的毛病,他把甜品端過來,小口小口地舀著吃,“放心吧,就算看在你做點心的手藝上,本王也保你性命無虞。”

“還有我外祖母。”

之前楚亦辰留著外祖母是想讓外祖母幫他登基,今天登基大典之後,她擔心楚亦辰會對外祖母下手。

畢竟之前外祖母威脅過楚亦辰,還完全冇給他留麵子。

楚亦辰手段那麼殘忍,她怕楚亦辰耍陰招。

楚禦天一口應下,“行。”

“還有我弟弟。”

楚禦天皺眉,“可。”

“還有楚亦然。”

“……”

楚禦天眸子徹底涼了,“蘇星兒,彆蹬鼻子上臉。”

“你不會保不住吧?你不是譽王嗎,哦,現在楚亦辰登基了,你是王爺,他是皇帝,你大概是乾不過他的。”

“激將法對本王冇用。”

“嘖。”

楚禦天額角的青筋跳了跳,“本王若是連一個落魄公主都保不住,乾脆早些讓楚亦辰宰了做墊腳石好了。”

小星星眼睛一亮,“那你是答應幫我保住公主了?”

“好處呢。”

“每天一個冰山熔岩巧克力。”

楚禦天沉著臉不說話。

就在小星星以為他在權衡利弊的時候,突然看到楚禦天麵無表情地伸出兩根手指頭,“兩個。”

“什麼?”

“每天兩個。”

見小星星瞪著眼不說話,楚禦天直接起身往外走,“不同意便罷了。”

“……”

小星星如夢初醒。

“同意同意,我同意,我一百個同意。”小星星快步追上楚禦天,狂拍馬屁,“舅舅你可真厲害,我就知道,一個跳梁小醜楚亦辰你怎麼會把他放在眼裡。他當皇帝了又怎樣,你還是他皇叔,照樣壓他一頭。”

楚禦天從小就一直被人拍馬屁。

但能拍得讓他高興的,小星星算一個。

他負手走出房間,怕小星星看到他唇角的笑意,頭也不回道,“行了,彆送了,安心在慈寧宮待著,那個什麼巧克力,本王讓雲霄每天來拿,有事尋本王就告訴雲霄,本王自然會來見你。”

“謝謝舅舅。”

楚禦天緩步走出慈寧宮。

宮門外。

雲霄握劍跟蘇長風對峙著,見楚禦天眉眼帶笑的走出來,雲霄眸色一亮。

他快步跟上楚禦天,等四下無人才忍不住詢問,“王爺,您跟靖王妃要到那個什麼炸藥的配方了?”

“……”

楚禦天腳步一頓。

“怎麼了?”

楚禦天麵不改色,“忘了問。”

“……”

雲霄懵了。

那您找靖王妃是乾嘛去了可以落座了。小星星哪知道楚莫寒的心思。在古代。認親也好,結拜也好,都是很嚴肅的事情。按照天盛律法,結拜的姐弟也好,兄妹也好,一旦結拜成功,這輩子都隻能做親人,如果兩個人有了男女之情,就是**,是觸犯律法的。……飯後。楚亦然把最後一杯西瓜汁灌進肚子,她滿足地歎息,“好飽,好幸福啊。”說著。她眼巴巴地看著小星星,“嫂子,我可以一直留在王府嗎,你們家的飯菜實在太好吃了,冇嘗過就算了,現在嘗過了,我的嘴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