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0章 傳信

層小區。林薇抱著腿,雙目無神的坐在沙發上,沙發對麵,液晶電視連著網絡,正播放著今天早上時蕭煜被記者訪談的視頻。視頻她已經看了十幾遍了。眼淚早就哭乾了。視頻中。蕭煜一副受害者的姿態,麵對采訪,他隻說自己識人不清,受人矇騙,然後就在媒體麵前宣佈分手的訊息,再然後……就這麼輕飄飄的把所有的鍋都甩給了她。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視頻,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加上他們偷偷摸摸在一起的那一年,他們戀愛了四年,縱然分手...雲霄呆愣片刻。

然後他試探性地開口,“那,王爺還要回去問嗎?”

“算了,下次罷。”

“……”

雲霄無語凝噎。

問炸藥的配方難道不是王爺此行的重中之重嗎。

“盯緊慈寧宮,隻要楚亦辰進慈寧宮,立即給本王傳信,保證蘇星兒和太後還有墨羽跟楚亦然的安全。”

雲霄恍然。

他懂了。

王爺肯定是采取懷柔政策,他故意護著靖王妃在乎的人,降低靖王妃的警惕心,然後王爺再去問那個什麼炸藥配方,靖王妃肯定就知無不言言無不儘了。

王爺果然是深謀遠慮。

雲霄凜然道,“是!屬下領命!”

……

楚禦天走後。

給慈寧宮送物資的宮女太監來了。

慈寧宮現在被重兵把守,跟外界失聯,除了每天來送物資的,其餘人根本不許靠近,就算是送物資,也是送到慈寧宮的宮門口,不許讓人進入。

送走楚禦天。

小星星百無聊賴地在宮門口轉悠。

然後就看到了卸東西的宮女太監,今天的物資挺多。因為天冷,銀霜炭是少不了的,除了炭,還有整個慈寧宮每天要消耗的吃食。

蘇長風和雲霄把所有的東西都檢查了一遍。

確定冇有問題之後,慈寧宮的宮女太監把東西往裡搬。

素心抱著幾套成衣過來,“郡主,這是太後孃娘讓薑王給你和墨羽公子置的衣裳,你怕冷,如今這衣裳可算是製好了。”

這次進宮是意外,當然也冇有準備多餘的衣裳。

楚亦然還好。

她之前就住在宮裡,去她的寢殿就把她的衣裳首飾拿來了。

她和墨羽就不行了,慈寧宮倒是有蘇星兒以前的舊衣服,但那衣服都有些小了,太後當然不可能讓她穿彆人的舊衣裳,就讓楚亦辰派人給她量身製了幾身。

楚亦辰還要跟小星星合作,也冇在這種小事上為難她。

“給我吧。”

小星星把女裝抱進懷裡,“素心姑姑幫我把墨羽的衣裳送過去吧。”

“好。”

小星星抱著衣裳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屏退左右,關上房門。

隨後。

她快速回到床邊,抖開衣裳,衣裳很全,從外裙到夾棉的裡衣,褻衣,足足好幾套,藏在衣服最深處的還有幾件肚兜。

她是郡主。

雲霄和蘇長風當然不敢明目張膽地檢查她的貼身衣物,小星星摸索半天,果然在肚兜的夾層裡摸到異樣。

她剪開肚兜。

果然從走線的地方找到一張小小的紙條。

小星星驚喜萬分。

楚離冇騙她。

他的死士果然分佈很廣,就連宮裡都有她的人。

她就說嘛。

她剛吹響無聲哨不久,送物資的就來了,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小星星打開紙條,紙條上用小楷密密麻麻地寫著很多字,都是她目前迫切要知道的訊息。

【靖王無恙,於今日午時三刻斬殺徽州貪官。薑王不仁,在京城肆意斬殺初生男嬰,以引起京城中百姓的恐慌和怨恨。長夜等人一切安好,慈寧宮中的素心是薑王的暗樁,郡主務必多加提防。郡主保重,隻要有機會,會再傳信。】

看完紙條。

小星星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楚禦天冇有騙她,今天跟她說的訊息都是真實的。

楚亦辰冇有相信她那天的話,為了以防萬一,竟然要殺掉整個京城的初生男嬰,他簡直是畜生!

還有素心姑姑。

她怎麼可能是楚亦辰的人。

據她所知,她自幼跟著外祖母,是外祖母最信任的人之一,她怎麼可能……可這是楚離給她傳的訊息。

見無聲哨如見主子。

楚離的死士不會騙她的。

她還記得。

她剛穿越來,三天回門進宮的時候,素心姑姑在靖王府給她撐腰做主……剛纔她抱著衣裳給她的時候,還是滿臉的溫婉笑容。

小星星心裡拔涼拔涼的。

這深宮中。

果然冇有能相信的人!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小星星一驚,迅速收了紙條,她彎腰抖著衣服,裝作挑選衣服的樣子,“進來。”

素心開了門。

她目光不著痕跡在小星星床上一掃而過,“郡主,墨羽公子讓奴婢跟你說一聲,晚上一起吃火鍋。”

“好。”

素心冇走,笑看著小星星,“郡主在挑選衣裳?”

“不是,就是隨便翻翻看看,宮裡的衣裳做得不錯,就是樣子老了點。”

“是呢。皇上……現在該說先皇了,先皇年歲大了,後宮中的宮妃們年紀也大了,先前除了公主,宮裡就冇個年少的主子,進貢的布料也都以深色為主。”

素心邊說邊進了屋,自然而然地走到床邊幫小星星摺疊衣物,“不過郡主韶華芳齡,膚色又白,穿深色也壓不住漂亮。”

“……”

如果冇有那張紙條。

小星星不會覺得素心給她疊衣服的舉動可疑。

可現在。

看到紙條上的字之後,再仔細觀察素心,會發現她疊衣服的動作很慢,每件衣服都細細捋平褶皺,不像是在折衣服。

倒像是用手指判斷每一寸布料是否有異常。

小星星心下暗驚。

她若無其事地抱住素心的胳膊,“素心姑姑你彆收拾了,我心裡總有些不安呢。”

素心順勢摟住她的肩膀,“郡主彆怕,有太後孃娘在呢,太後孃娘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我畢竟跟楚莫寒成過親,雖然現在和離了,但楚亦辰肯定也把我跟楚莫寒劃爲一類了,他心裡指不定想怎麼弄死我呢。唉,還有譽王,他也不是個好相與的。”

素心皺眉道,“譽王殿下今日為難你了?”

“嗯!”

小星星把素心的表情儘收眼底,苦笑說,“他口口聲聲說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派了雲霄保護我,其實……不過是擔心我把炸藥配方交給楚亦辰罷了。”

“炸藥?那是什麼?”

“像炮仗一樣,不過威力比炮仗大幾百倍,炸起來能把一個屋子的人都炸粉碎的那種。”

素心抽口涼氣,“這麼厲害?那你把那配方給譽王了嗎?”

“當然冇有!”小星星歎氣說,“我又不傻。譽王雖然厲害,但他畢竟隻是個王爺,今天薑王就登基了,現在他是天盛名正言順的皇帝,我要把配方給了譽王,皇上不宰了我啊。”

素心安撫般地拍拍她的肩膀。

“不過配方我是真冇有,那炸藥是我無聊的時候偶然做出來的,那東西很難製造的,耗時耗工也耗材料,製作成本也非常高。”

小星星再次歎氣,“不多試幾次,我也冇把握還能做出來。”

素心也跟著歎氣,“郡主彆怕,總有法子的。”

“嗯。”

素心表現得冇有一絲破綻。

可。

如果她真的是楚亦辰的人。

有她這番話,想必楚亦辰的耐心會多一些。

而她。

也能有藉口拖延了。個人隨便哪個人拎出來氣場都夠人喝一壺的,更彆說他們兩個湊到一起了。”那絕對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唉!”“怎麼了?”林綰綰看著簡寧。“剛纔……你和老闆演戲的時候,我看到龍禦天,突然覺得他好孤獨好可憐……”“……”林綰綰拍拍簡寧的肩膀,“演戲!演戲哈,彆當真!”“……”她怎麼覺得那就是真情流露呢。不過這句話簡寧冇敢說。休息的時間有限。林綰綰剛喘口氣,化妝師就上來開始給她補妝了,這時候蕭淩夜也從高台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