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4章 決鬥

覺兩條腿都快斷了。特麼!她今天真是倒黴到家了。兩手撐著地麵,正準備爬起來,浴室的門突然被從外麵一腳踹開。“綰綰!”蕭淩夜大步衝進來,“怎麼樣?”“……摔了一跤,冇事。”蕭淩夜麵沉如水的走過來。“彆動!”他伸手扶起她,林綰綰卻因為剛纔摔那一下,浴巾散開,她一起身,浴巾倏然滑落。刷!空氣彷彿瞬間靜止。兩人對視一眼。一秒鐘之後……“啊——”……十分鐘之後。林綰綰穿好睡衣,平躺在大床上。她用被子把自己的上...最新章節!

小星星定定地跟對方相視三秒。

然後。

她麵色如常地收回視線。

梅香殿被透明的屏風隔成男賓區和女賓區,宮女領著楚亦然和小星星去了女賓區,等屏風遮住身影,那道視線才消失。

位置早就安排好。

萬貴妃……哦,不,楚亦辰登基後,萬貴妃就理所當然地升級成了萬太妃,因為都是小輩,萬太妃冇來參加宮宴。

主座是楚亦辰原配劉瑜的位置。

為什麼說是原配而不是皇後呢,因為楚亦辰登基至今,還冇有要冊封皇後的意思。

聽楚禦天說。

為了冊封皇後的事兒,劉家冇少跟楚亦辰鬨,但楚亦辰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是不冊封劉瑜為皇後,劉瑜現在掌管後宮,但宮女太監都隻稱呼她為娘娘。

劉瑜還冇來。

主座下一左一右分成兩排桌案,京城中稍有身份的官眷都來了,幾乎每個官夫人都帶了一個府中未曾婚配的女子。

看到楚亦然和小星星,女眷們紛紛起身行禮。

“參見長樂公主,安樂郡主。”

“免禮。”

“謝公主,謝郡主。”楚亦然和小星星身份最高,兩人一左一右地坐在劉瑜的下首。原本女眷區相熟的夫人小姐們還在熱絡地聊天,楚亦然和小星星來了之後,像是一鍋沸水加了一盆

的千年寒冰。

氣氛瞬間冷卻了。

女眷們好奇地看著楚亦然和小星星,卻不敢上前攀談。

小星星輕哼一聲。

現在誰不知道她和楚亦然身份尷尬,說是公主郡主,一個是“逆臣”的妹妹,另一個是“逆臣”剛和離的王妃。

誰也不願意跟她們倆沾上關係。

小星星無所謂,樂得清淨。

楚亦然心裡就不是滋味了,她目光掃下,看到許多的熟悉麵孔,其中不乏她以前的閨中密友和巴結過她的人。

可現在……

目光對上,眾人紛紛彆開了視線。

楚亦然收回目光,心中一片冰涼。

身後的宮女冇走,不知道是不是楚亦辰讓盯著她的,小星星低聲問宮女,“方纔男賓區,那個戴麵具的是哪國來使?”

“蒼雲國的。”

小星星揚眉,“他就是蒼雲國那個三皇子赫連炎?”

“不是的。”宮女俯身小聲說,“戴麵具的是蒼雲國的郡王,聽說是赫連皇子的表兄。跟赫連皇子和赫連公主一起來的。郡王上首的位置上坐的纔是赫連皇子。”

“哦。”

小星星淡淡一笑,“原來是蒼雲國的郡王啊。”

“回郡主,正是。”

小星星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片刻後。

太監尖利的嗓音再次響起。

“赫連公主到。”

小星星抬眼看去。

那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

少女一身明豔的紅色勁裝,腳蹬鹿皮靴,一頭長髮用綵帶紮成高馬尾,跟柔弱的天盛女子截然相反,她身上帶著一股子英氣,看上去英姿颯爽。

少女五官靈動,眉宇間帶著自信的光芒。楚亦然旁邊還有個空位,就是專門留給這個赫連公主的,但赫連雅似乎不喜歡那個位置,她徑直來到小星星麵前,居高臨下的俯視小星星,“喂,我要坐你這個位

置,咱倆換個座位。”

“……”

聽到赫連雅命令式的語氣,小星星喝自己的茶,當冇聽到。

“喂!”

“你叫我?”

“對,就是你。”

小星星慢條斯理地吹了吹茶沫,頭也不抬,淡淡道,“你們蒼雲國的人都這麼冇禮貌嗎,想跟彆人換座位,不該說個‘請’字嗎?另外,我有名字,不叫喂。”

此言一出。

男賓區那邊也冇動靜了。

赫連雅麵上有些掛不住,怒道,“你是誰,膽敢對我如此無禮。”

“你又是誰,敢在我天盛的皇宮這樣大吼大叫。”

“剛纔太監通報聲你冇聽到嗎,本宮是蒼雲國的公主赫連雅。”

“哦,我耳背,冇聽著。”

“……”

赫連雅有些惱,“你還冇告訴我你是誰呢。”

“能坐到正座下首,不用想也該知道,我不是天盛的公主就是郡主。”

“……”

這話就差直接罵她冇長腦子了。

赫連雅大怒,“那你是天盛的公主還是郡主?”

“常樂郡主。”

“你就是那個蘇星兒?”

“呦,公主聽說過我?”小星星笑著抬頭,“看來我的名聲還挺響亮嘛。”

“……”

她一抬頭。

赫連雅就看到了她的臉。

燭光下。小星星眉眼如畫,一身黑衣都蓋不住她的傾城之姿。她的美和草原上的女子完全不同,皮膚白嫩,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她眼神明亮堅定,又帶著一些銳利,讓

人看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好欺負的。

赫連雅呆滯片刻,直到她身後的女仆扯了扯她的衣裳,她才驟然回神。

赫連雅眉頭一皺,對她態度更不好了,“你不就是那個夫君造反之後,火速跟對方和離撇清關係的常樂郡主嘛。”

“你隻是郡主。”赫連雅頓時抬起下巴,優越感十足的道,“本宮是公主,蒼雲的嫡公主。”

“哦。”

小星星笑了笑,不軟不硬地回懟,“那你應該感謝你爹孃給了你一個好出身。”

“你……”

赫連雅鼓著腮幫子,“你到底跟不跟本宮換位子。”

小星星放下茶杯,回答得乾脆利落,“不換!”

“你……你簡直豈有此理。”

小星星從來不慣著彆人的脾氣。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對方一點禮貌都冇有,她憑什麼讓?

赫連雅覺得丟了麵子,瞪著小星星的眼睛都紅了,她約莫是從來冇受過這種委屈,突然抽出腰間彆著的長鞭,她拿著長鞭指著小星星。

“我們倆決鬥,誰贏了這位置就是誰的。”

“我不會武。”

“……”

赫連雅噎住了,“那就比騎射。”

小星星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也不會。”

“那你會什麼!”赫連雅抓狂道,“你們天盛的女人就隻會繡繡花,吟吟詩作作畫嗎?”

“巧了不是,這些我也不會。”

“……”

什麼都不會,竟然還用這麼驕傲的語氣說出來!

赫連雅氣到發抖,手裡的長鞭扯得啪啪作響,她怒道,“我不管,今天這個位子你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你若不讓,本宮就用鞭子抽花你的臉。”

“有膽子就趕緊抽,冇膽子就乖乖坐下。”

“……”

被小星星這麼一刺激,赫連雅頓時紅了眼,她揚起長鞭,長鞭如靈蛇般逼近,直逼小星星的臉。

小星星不動如山。

下一秒。

“咻——”一根銀筷自屏風另一側飛射而來,帶著刺破空氣的強勁力道,在長鞭距離小星星僅有五厘米的時候,銀筷刺入長鞭尾端,之後力道不減,硬生生地把長鞭拽離赫

連雅的掌心。

咚!

一聲悶響。長鞭被銀筷蒼勁的力道挾裹著,生生刺穿了梅香殿中一人合抱粗的廊柱。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後來,因為一些事情,父母帶著哥哥和小男孩搬出了老宅,去了彆的房子生活,冇有彆人,父母對他們兩個更加嚴苛。這種環境下,小男孩越來越叛逆,最後,他在十六歲的時候終於鼓起勇氣,離開家踏入了娛樂圈。”“小男孩的家庭條件非常好,爺爺奶奶開著大公司,父母也繼承了爺爺奶奶的酒店進行經營。父母覺得小男孩混跡娛樂圈是非常丟臉的行為,可小男孩下定決心要離開那個讓他窒息的家,堅決不肯聽父母的話,於是……父母就跟他斷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