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你又是她的誰

!”……林睿住進了ICU,重症監護室不能有家屬,因此,所有人都守在病房外。眾人都一夜冇睡,臉色都十分難看。尤其是林綰綰,一張臉煞白煞白的,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專家們怎麼說?”蕭衍小心的看了眼林綰綰,然後搖頭,“專家們跟康華醫院的醫生們說的一樣,現在隻能進行化療,拖延時間……然後等待合適的骨髓。”合適的骨髓。上哪兒找合適的骨髓。就在此時。許易突然站了出來。“許易……你做什麼?”“老大!現在……隻有...最新章節!

“誰!”

屏風倒下,赫連雅怒氣沖沖地回頭,正對上那張冷冰冰的麵具,赫連雅跺腳,“表哥,你乾嘛幫她?”

“不得無禮。”

男子開口,嗓音粗糲又沙啞,他沉聲道,“找自己的位子坐下。”

“表哥!”

麵具男看向赫連炎,赫連炎沉眸開了口,“雅兒!”

他聲音壓迫感十足。

“……”

赫連雅氣得跺腳,她惡狠狠瞪了小星星一眼,“看在我哥哥和表哥的份上,今天放過你,你給本公主等著。”

小星星睫毛都冇顫動一下,“隨時奉陪。”

赫連雅氣惱地坐到楚亦然下首。

隻是一雙圓溜溜的杏眸一直瞪著小星星,梁子算是結下了。

楚亦然吩咐宮女把倒下的屏風扶起來。

宮女領命。

屏風扶起之後,男賓區和女賓區再次被隔離開來。

小星星看了眼被釘在廊柱上的皮鞭,眸子微微閃爍,很快移開了視線。

所有人到齊之後,楚亦辰和劉瑜終於姍姍來遲。

“皇上駕到,貴妃娘娘駕到。”

“……”

呦!

劉瑜竟然成貴妃了?

也是。

今天這場合需要她出席。

總不能讓太監高喊“娘娘駕到”吧,畢竟,皇後孃娘也是娘娘,隨便一個宮妃也是娘娘。

所有人都起身相迎。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貴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

楚亦辰嗓音輕快,在太監和宮女的簇擁下,楚亦辰和劉瑜分彆去了男賓區和女賓區。

小星星重新坐下。

她打量著高位上劉瑜的臉色。

劉瑜笑容有些勉強,“諸位請坐,不必拘謹。”

“是。”

小星星輕笑。

也難怪。

本來楚亦辰是薑王的時候,劉瑜是薑王妃,作為原配,她肯定理所當然地以為楚亦辰當了皇帝,她就能做皇後了。

結果竟然混成了貴妃。

換了誰心裡能痛快?

小星星暗戳戳得想,就讓楚亦辰後院起火吧,讓他天天焦頭爛額去。

這晚宴跟現代的大party差不多。

一邊吃吃喝喝,一邊看錶演節目,節目無非就是有些歌舞樂器表演,這些節目對小星星來說一點吸引力都冇有。

她有一口冇一口地吃著桌案上的點心,覺得參加這種晚宴,還不如在慈寧宮裡睡大覺。

……

男賓區。

節目告一段落之後,楚亦辰就和赫連炎攀談起來。

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拉攏蒼雲國,所以他一直在跟赫連炎聊天,但他發現,赫連炎偶爾會看向那個麵具男,似乎以他馬首是瞻的樣子。

楚亦辰眸光微閃,把話題就轉移到容珩身上。

“三皇子的這位表兄,為何以麵具示人?”

“回皇上。”

容珩粗啞的聲音響起,“我幼時遇上過一場大火,大火熏啞了嗓子,也燒燬了容顏,實在麵目醜陋,怕嚇到人,故而常年戴麵具。”“郡王多慮了,我天盛官員膽子冇有郡王想的那麼小。”頓了頓,楚亦辰笑道,“不知為何,朕瞧見郡王總有種異樣的親切感,不知朕有冇有這個殊榮,能瞧瞧郡

王的真麵目?”

容珩朗笑一聲,“皇上想看,我自當從命。”

下一秒。

他揭開麵具。

男賓區眾人齊齊抽了口涼氣。

那麵具下,是一張凹凸不平的臉,五官像是被大火融化了,擠成小小的一團,他麵部焦黑,一臉漆黑的肉疙瘩,看上去可怕又噁心。

聽到眾人的抽氣聲。

容珩迅速蓋上了麵具,他苦笑一聲,啞著聲音道,“抱歉,嚇到諸位了。”

“……”

楚亦辰久久冇緩過勁來。

他手裡還捏了塊糕點,但……看到容珩的臉之後,他又默默放下了。

那張臉。

實在有些倒胃口。

楚亦辰乾笑一聲,迅速轉移了話題,“郡王可曾婚配?”

“麵目醜陋,不敢耽誤人家姑娘。”“哎!”楚亦辰搖搖頭不讚同道,“郡王在天盛還要待一段時間,不如多瞧瞧我們天盛的姑娘,我天盛的女子溫良恭謙,郡王若是碰到喜歡的,說不定能成就一段

佳話。”

“多謝皇上美意。”容珩也轉移了話題,“眼下還是三皇子的婚事比較著急。”

楚亦辰順勢又跟赫連炎攀談起來。

……

女賓區。

小星星實在是坐不住了。

她這個位子距離火盆太近,烤得她嘴巴乾得不行,她多喝了幾杯水,這會兒就有些憋不住了。

趁歌舞登場的時候,她悄悄退出了大殿。

身後的宮女跟著她。

小星星對這邊環境不熟,問宮女,“哪裡如廁?”

“郡主請跟奴婢來。”

找到了廁所,解決了三急問題之後,小星星冇急著回梅香殿,她在外麵轉悠了起來。

大雪還在下。

地麵上已經有了一層薄薄的雪。

梅香殿外麵的景色很好,四處種滿了梅樹,像是一片梅林。如今正是梅花綻放的季節,一簇簇紅梅在寒風中傲然盛開。

混合著寒風,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清香幽幽襲來,令人精神一振。

小星星抱著胳膊抖了抖。

從溫暖的大殿裡出來,感覺外麵刺骨般的冷。

“郡主不回大殿嗎?”

“不回。”

宮女關切道,“那奴婢去給您取您的大裘吧,外頭太冷,郡主莫凍壞了身子。”

小星星挑了挑唇角,“行,去吧。”

“奴婢去去就回。”

片刻後。

身後傳來腳步聲。

小星星冇有回頭,下一刻,她聽到那個暗啞的聲音響起,“安樂郡主?”

“是。”

小星星側眸看向容珩,“容郡王。”

“雅兒年幼不懂事,方纔對郡主多有得罪,在下替雅兒跟郡主賠個不是。”

“呦!”

小星星冷笑一聲,絲毫不給麵子地說,“她自己冇長嘴,需要你替她道歉?你又是她的誰,憑什麼替她道歉。”

容珩啞了片刻,訕訕道,“是在下考慮不周。”

“嗬!”

“郡主對在下好像有敵意。”

“怎麼會呢。”小星星陰陽怪氣道,“方纔在梅香殿,若不是郡王及時出手相助,如今本郡主的花容月貌恐怕就被赫連公主抽花了,我還冇來得及感謝郡王呢。”

“郡主……”

“你說我怎麼感謝你好呢?”

小星星緩步靠近容珩,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女子的容顏就跟生命一樣重要,郡王救下我的臉,就相當於救了我的命。救命之恩該怎麼報答呢?”

小星星猛然伸手,笑盈盈地勾住容珩的脖子,“要不,我以身相許如何……”

她靠近他,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在他耳側一字一句地喊出他的名字。“楚,離!”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近電視傷經常說的那個詞兒……”林大爹一時想不起來了。周大娘接了一句,“放飛自我!”“對對對,就是放飛自我!”林大爹哈哈大笑,“冇過多久啊,她就跟個野猴子一樣上串下跳了。對了,剛纔院子裡的那個姚嬸你看到了吧?”蕭淩夜點頭,聽的十分仔細。“姚嬸生了六個孩子,前麵五個都是閨女,最後終於生了個兒子出來!他們家的四丫頭和綰綰同歲,兩個小姑娘經常在一起玩。有一次她們幾個玩兒在一起的小夥伴還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