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二次葬

點就是不能直接對著棺材呼吸。中途如果定棺燈滅,便必須立馬停止一切,將棺材填上,這證明墓主人不同意遷墳移棺,當然,這麼多年,我並沒遇到過這種況。每次遷墳回來,爺爺都會帶回一隻遷墳用的公,起初我以為這隻是謀利的一種方式,後來被爺爺教訓過,就不敢說了。回來後,爺爺會將公殺了添夥食,我卻每次都要喝一碗生,剛開始被爺爺著喝,後來慢慢也就習慣了。我不是讀書的料子,高中後沒考上大學,就跟在爺爺後打雜,但爺爺隻教...記憶中,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子就很不好,臉總是蒼白的不像話。

有時候多走幾步路,他就會累的直氣。

平日裡,我爸最多的時候,就是端著一凳子,手裡麵拿著一個旱煙袋,坐在我們屋子的門口,看著天空的遠,一口一口的吧唧著旱煙。

一坐就是大半天,不他吃飯,都不帶,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我知道,我爸肯定是上有什麼病才這樣的。

從小,我沒跟村子裡的小孩兒乾架,就是因為他們會說我爸是個沒用的男人。

沒了我爸這個勞力,我們家的收來源就隻能靠爺爺。

說到我們家,隻有三個男人,我爺爺、我爸、還有我,在我腦海裡,沒有和我孃的記憶。

爺爺算是我們村子的一個先生,但爺爺這先生有些特殊,他不給人辦喪下葬,隻給人遷墳。

有葬經言,風水流轉,小則半甲子回,大則甲子一轉,所以不管多好的風水墓,在經過一定的時間,都會有所損害。

遷墳就了很多人想要維持自己祖墳風水的辦法,所謂遷墳,便是將棺材挖出,另尋一風水寶地下葬。

我們村子坐落在黔省一個偏遠的山區,用鳥不拉屎來形容,一點兒都不為過,從我們村走到大馬路上,都得花兩個小時。

正因為偏遠,對於這些東西,村子裡大多深信不疑。

這使得爺爺這行當,收還算穩定。

我記得,六歲之後,爺爺遷墳,我都會跟在後幫忙。

手裡麵有爺爺給的一盞油燈,謂之定棺燈,墳墓挖開後,我須舉著定棺燈下墓,將繩子綁在棺材上麵,爺爺告訴我,這掌棺。

掌棺者,麵朝棺木,需憋一口氣,實在憋不住了,必須轉過頭,換氣之後繼續掌棺!說白點就是不能直接對著棺材呼吸。

中途如果定棺燈滅,便必須立馬停止一切,將棺材填上,這證明墓主人不同意遷墳移棺,當然,這麼多年,我並沒遇到過這種況。

每次遷墳回來,爺爺都會帶回一隻遷墳用的公,起初我以為這隻是謀利的一種方式,後來被爺爺教訓過,就不敢說了。

回來後,爺爺會將公殺了添夥食,我卻每次都要喝一碗生,剛開始被爺爺著喝,後來慢慢也就習慣了。

我不是讀書的料子,高中後沒考上大學,就跟在爺爺後打雜,但爺爺隻教我掌棺和點定棺燈這兩件事。

我曾經幾次要求爺爺教我遷墳的本事,畢竟我覺著我學會之後,也能自己接活兒,幫家裡分擔一些。

卻被爺爺拒絕,他說我能把掌棺弄明白再說,這讓我很是苦惱。

本以為我的人生就這麼平淡下去,到時候取個媳婦兒生個娃,在這村子待一輩子。

直到我二十歲那年……

那時候剛秋,我們村子的土老財找上爺爺,這傢夥王遠勝,在我們村老有名,聽說祖上是個大財主,雖然被批鬥過,但好在把大部分財產藏了起來,澤福了後輩子孫。

王遠勝正值中年,一副大腹便便的模樣,一進門,這傢夥平日臉上的傲慢便了幾分,出一臉笑意。

“三爺,有樁生意恐怕得勞煩您了!”

爺爺名陳三顧,悉的都會稱爺爺一聲三爺,但是這王遠勝在我們村子可以說人緣並不好,做了不缺德事兒,換過三個老婆,都隻生了三個兒,人都說這傢夥年輕的時候太缺德,糟了報應。

爺爺著旱煙,也不答話,王遠勝似乎有些著急,直接出五個指頭:“五萬,三爺,幫個忙!”

聽到王遠勝這話,我心中一跳,五萬啊,平日接一單也就幾百上千塊,我真想替爺爺答應下來。

同時我心中也奇怪,這王遠勝要求爺爺辦的是啥事兒?遷墳沒道理這麼高的價錢的。

這會兒,爺爺幽幽的聲音也傳了出來:“說說什麼事兒?”

王遠勝眼神略微閃躲,隨後靠近爺爺低聲說道:“二次葬!”

隨著王遠勝聲音落下,我明顯看到爺爺吧唧旱煙的作微微一頓,渾濁的雙眼也微微睜大了一分。

“你還知道這個?”隻是片刻,爺爺又恢復淡然,看著王遠勝問。

王遠勝訕訕一笑,並不搭話。

這會兒的我卻陷了沉思,二次葬?這個字眼有些悉,隨即我猛的反應過來,小時候有一次看爺爺的古書,上麵似乎有所記載,我印象很深刻,因為那次我被揍的屁開花。

那書上記載,二次葬乃遷墳中的一種忌,一般人不敢用這種二次葬。

因為這種遷墳,不單單是把棺材移位,還需要開棺,將棺材中的骸整理,從新穿打扮,方纔棺再次下葬,而其中涉及到的忌,就是損德。

我知道的不多,當時被爺爺抓住,隻記下這些。

“十五萬,無忌不小了,是時候蓋新房娶媳婦兒咯,這個數你要能答應,我走一趟!”

我突然聽到爺爺無所謂的聲音傳來,十五萬啊!我之前害怕爺爺不答應,看來爺爺胃口比我想象的要大。

現在農村蓋個二層新房大概十萬不到,還剩下五萬,我心中一陣,爺爺總算是要給我張羅媳婦兒的事兒了。

不過我心裡麵想著另一個事,那就是等錢到手,我想帶著我爸去市裡麵的大醫院檢查一下。

王遠勝一陣疼,最後還是點頭答應,爺爺定下日子,說今晚就能行,讓王遠勝張羅一下人手。

隨著王遠勝離開,爺爺滅了旱煙,從凳子上站起來,朝著我說道:“娃,收拾傢夥事兒。”

我趕將平日用的東西收拾好,臨出門的時候,我看到我爸從他休息的屋子走出來,他的臉還是一如既往的蒼白。

“當心點兒。”

我爸莫名其妙的對我吩咐了一句,我點了點頭,讓我爸趕先休息,至於帶他去大醫院檢查的事兒,我覺得等錢到手,再告訴我爸也不遲。

走出家門,此刻的我卻渾然不知,這個活兒,將我們一家推下了萬丈深淵……本以為我的人生就這麼平淡下去,到時候取個媳婦兒生個娃,在這村子待一輩子。直到我二十歲那年……那時候剛秋,我們村子的土老財找上爺爺,這傢夥王遠勝,在我們村老有名,聽說祖上是個大財主,雖然被批鬥過,但好在把大部分財產藏了起來,澤福了後輩子孫。王遠勝正值中年,一副大腹便便的模樣,一進門,這傢夥平日臉上的傲慢便了幾分,出一臉笑意。“三爺,有樁生意恐怕得勞煩您了!”爺爺名陳三顧,悉的都會稱爺爺一聲三爺,但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